《当今大马》 来函

马来西亚需要高效率的公部门

发表于  |  更新于

在2018年第14届全国大选中创造了历史性时刻,人民利用手中的投票权利成功让在野阵线希盟终结了长期执政联盟国阵连续多年执政的威权制度,迎来了61年后的首次政党轮替迈入政治的两线制,同时也掀开了我国民主进程的新阶段摆脱权威体制。无论是抱着胜选激昂或者落败忧伤的心情,现今局势已经尘埃落定并和平转移政局。

新政府也逐渐尝试完善架构并着手调整与改革每一个部门,但是改革不是三天两头就能成功,制度的改革是一条漫长的道路。过去的威权治理已被民主海啸击落,政府再也不是高高在上的在主导者或俗语说的“人民的老板”,而是回归真正的人民代议士,替国民服务的行政团队,如希盟领袖在执政后也提及表现不好人民依然能在下一届选举运用手中权力撤换政府。

这一次的民主进程可说是来的让人措手不及,也有许多专家学者从不同角度分析这次迎来政党轮替的种种因素,归根结底问题的核心在于制度的不完善导致不公平事件延伸至极大的民怨。简单来说,人民对于前朝政府的施政效率产生了极大不瞒,前朝政府的政策不仅没有达到预期的效率,还出现了许多糖果政策以及兑现不到的空头支票,导致人民对政府的信任度大幅滑落。

马来西亚是个三权分立的国家,原则上在三权独立的情况下能相互监督,而行政权理应有良好的集体问责制而产生良好的公共服务效率,但是基于制度上出现了偏差而导致许多权力融合的灰色地带,因而政府的公共服务供给效率出现了危机。国家的发展也停滞不前,基层社会除了发觉到更多的不平等待遇之外,还发现许多低效率的政府绩效如买贵了、做的不好、不合理的合约等等。

借鉴希盟竞选宣言的目标是推动永续改革的议程,实现一个具有共同核心价值即知识文化、自由、真理、社会正义、经济正义、尊严、文明、和平、团结、繁荣、民主、绩效促进一个进步、繁荣和幸福的马来西亚。为了达到上述的目标,就必须要有一个强大的行政团队,建立一个高效率的公共服务供给制度,维持社会、经济、文化、教育与政治的稳定与国家发展的可持续性。

犹如英国社会学家李格兰德(Julian Le Grand)提及,所谓良好的公共服务必须达到高效率、公平性、选择性、响应性的目标。李格兰德在20世纪80年代提出了准市场的理论,他认为政府管理机制要达到以上的效率目标就必须符合信任、命令与控制、发言权以及选择与竞争的原则。恰好这次的民主海啸正正反映了人民对政府的滥权操控、制止发言权、信息不透明以及缺乏竞争机制导致局限了人民的选择空间,而促成了民主的两线制克制过去的权威政权状况发生。

一个现代化的社会是必须经历近代化的进程,那是必须要经过科技化、工业化、市场化、法治化与民主化的元素。虽然我国距离真正的现代化还有一大段路,但是无疑的是国家无时无刻都往现代化的目标迈进,而带领着国家和人民迈进的重要前提是必须有一个可持续性的有效治理机制,只是在这过程当中出现了一些制度的瑕疵影响了国家前进的脚步。在准市场理论的视角下,要达到即高效率又可持续性的治理机制可分为下列三个层面:

(一) 国家的层面:建立一个专业化的管理团队、三权分立与行政管理团队的问责制度、官方信息透明化、设置响应性的回馈管道、维护公正公平的竞争原则促进多元化的选择权利、实施有效的再分配机制以及团队内的监督机制。

(二) 社会的层面:维护社会的和谐与正义、团结族群与化解社会矛盾、监督国家行政机关的效率与政策实施、协助政府的二次再分配。

(三) 个人的层面:提升国民的公民意识、个人道德素质与诚信、欲得到保障的前提是必须履行个人的责任与义务、遵从法治与监督国家行政机关的权力。

良好的国家治理机制必定产生高素质的公共服务供给,虽然政府在国家治理上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一旦没有社会配合与个人的支持,单靠政府单一的力量也无法推动国家的进步。因此,马来西亚未来的最大挑战是政府对体制内的改革与体制外推动,实施多元化的治理模式,巧妙运用市场、社会与个人的资源配合有效的行政管理机制治理国家,更重要的是挽回国民对政府的信心,因为人民才是国家最大的资本。


黄淑奕,中国南京大学社会保障博士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