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沙巴人对民兴党的期望

发表于  |  更新于

此次沙巴得以改朝换代,以其说是民兴党主席沙菲益(Mohd Shafie Apdal)的力量,毋宁说是整体人民的力量,或全民海啸更为确当。

主要原因是,前朝政府实在太过腐烂,贪污滥权,横行霸道,施政不公,引发民怨。人民的怒火无处发 洩,大选时,大家便心照不宣,一齐把选票集中投给在野党,终于完成了变天的壮举。

选举前的沙巴,很多人都不看好在野党会有能力推翻国阵。因为在野党本身,各拥山头,无法团结。又有亲国阵的假在野党联阵(USA) ,从中揽局,故此不能一对一,单挑国阵。

不过,此点后来证明其遭人民所唾弃,毫无影响力,重要还是靠人民的力量,有以致之。

慕沙(Musa Aman)政权14年腐败无能的执政,竭泽而鱼,人民全都看在眼里。而大小通吃,贪得无厌的结果, 终于酿成天怒人怨,民心思变。

常言道:“得民心者得天下,失民心者失天下”,此乃古今颠扑不破的道理。

今沙巴一贫如洗

对西马人而言,花费了半个世纪的长期斗争,才能把一个专横跋扈,不可一世的贪腐政权推翻, 委实是弥足珍贵,值得庆幸的一件事。

但,对沙巴人来说,却并不会太感到意外。原因是早在烈火莫熄之前,即分别于1976年及1985年,勇敢的沙巴人民曾同样地通过“投票箱〞,否决国阵政权。只可惜当时的一些当选议员,在高官厚禄, 威迫利诱下臣服,出卖了曾经投票给他们的广大支持者。

此后,沙巴就这样在贪官污吏的治理下,予取予夺,不见天日,惨遭恶政、贪官所统治、糟塌、与肆虐达半个世纪之久。

时至今日,它正如一个富家少爷,床头金尽,由昔日腰缠万贯, 堆金积玉, 变得阮囊羞涩, 一贫如洗。 如果再不变天, 沙巴的下一代恐怕无以为继,要以乞食及 吃草根过日子。

民兴党上台后,沙巴人在雀跃之余,渴望对半个世纪来遭到忽视之基本设施, 老百姓日常生活中之一些基本需求,能够尽速获得彻底解决,步上正轨。荦荦大者如以下6点:

沙巴水门案震惊全国

首先,水电问题困扰沙巴人有如挥之不去的梦魔。直到今天,沙巴各地还是经常闹断水断电,人民日常生活受到极大的干扰。

虽然沙巴与马来亚、沙劳越、共组大马已经54年,也经过了 11个大马发展计划,然而此一基本设施,尚付阙如。 究其因,乃贪污猖獗,管理不当所致。

众所周知,过去的政府不是没有拨款,而是动辄亿亿声。但这些钱都没有被善用,反而中途被贪官污吏“骑劫”了。

相信大家还记得去年10月间所发生惊动全国的 “沙巴水门案” ,水务局正副总监及23名省县级工程师,全遭反贪局逮捕,彼等涉及窃取联邦拨款33亿令吉中之60%,即20亿令吉的贪污丑闻。

与此同时,反贪局也查封了水务局正副总监超过1亿1400万令吉的现金和户头、19。3公斤价值364万令吉左右的珠宝、大约值50万令吉的97个女装手提包、9部豪华汽车和大约127张地契。这些款项原本是属于向偏远地区乡村提供自来水供应“扶贫计划”中的拨款,结果全都“泡汤”了。

沙巴水务局在管理方面,极待大力整顿,主要是工作散漫及缺乏效率。举例,查水表人员工作怠慢,用户无法每三个月获得水费单。有些用户甚至整年或几年未获水费单。一旦补发单据,就要缴付天文数字的水费, 时常因此引发争议。

其他如对水源供应、保持水质清洁卫生、 更换旧水管、保持强力水压、以及供水区域的管制等方面,不是杂乱无章,就是松弛不堪,或根本没有管制可言。

举例说,供水区的河流,没有保护措施或列入禁区。一些人将垃圾、死鸡、死狗抛入河中,或将装载过化学肥料的车辆在河边洗涤等,在在影响食水品质卫生。

电力局非沙政府管辖

电力局方面,偷电问题,极为严重,迄今也无法解决,排名居全国第一。

偷电可分为合法与非法两种。合法偷电乃指私人住宅及商业用途方面;而非法偷电,全是在非法移民居住地区发生。尤其是后者,令各方头痛不已。往往今天取缔,明天又搭建回去,搞到当局束手无策。电流就这样白白流失掉,一年达数千万令吉以上。

此事长期无法解决,实在匪夷所思。外界传闻有内鬼作祟。试想一间数十年来都亏蚀的公司,其管理层肯定有问题,为何不大刀阔斧整顿一番?

简而言之,电力局与水务局,虽每年都获得政府大力拨款津贴,乃年年亏蚀。老百姓却深受停水断电之苦,而水电费又不降反涨。改善之方,只有正本清源,才能一劳永逸解决此一痼疾。

目前水务局仍由州政府所管理,电力局却于人民党执政时交予联邦,属于国能辖下之子公司。国能拥有82.75%股权,其余由沙巴州政府所拥有。

道路窄烂犹如豆腐渣

其次,沙巴道路破烂不堪,千疮百孔,可以说没有一条好路。纵使是耗资5亿6000万令吉的大道,如加拉巴干(Kalabakan) 大道,全因偷工减料的豆腐渣工程,不及一年便洞窟处处。

究其原因,多为前朝政府未经过公开招标,私相授受予政界相关人士,这些人全无造桥筑路背景,只靠关系得标。然后再转售予二手商,从中 捞取油水。二手商又转售予三手商,以此类推。到了最后一个承包商,已无多余油水好捞,于是只能偷工减料完工。

现今之计,唯有重建全州道路,因修补烂路已无济于事了。更加要紧的是,把工程交予可靠及有能力的承包商。 本地人如无能力兴建,何妨交予外人兴建?重要的是杜绝豆腐渣工程。

重新检视交通规划

第三,沙巴交通问题,日益严重,各大城市交通阻塞情况, 逐年恶化,其中以首府亚庇尤甚。究其因乃现有之公路不够使用。半个世纪来都没有增建多少条新公路,大多数城镇乃沿用过去殖民地时代的旧路。

这些道路狭窄, 路口多,而且又多安全岛,因而造成交通阻塞。近年来,亚庇不断兴建天桥,以分散车辆,效果也不见得太大。

有关方面,若有诚意改善交通,建议应请一位交通专家前来重新设计及规划沙巴各城市的交通。若放任不理,或任由一些本地“仙家〞,作出不专业性的规划,只有加剧交通拥挤及阻塞的问题。

现今之计,最好弃用安全岛,改用交通灯。并且减少开路口及把狭窄道路改成单行线交通。

仍无政府专科医院

第四,医疗问题。沙巴至今尚未有政府专科医院,更遑论专科医生,纵使有也如凤毛麟角。政府医院充斥庸医及实习医生, 医疗水平 ,如江河日下,惨不忍睹。人民有重病被迫要到外地去求医, 劳民伤财。

私人专科医院只有设在亚庇首府, 收费昂贵,并非普通人所能负担得起。

说真的,这可是一个急待解决的问题。不提高医疗水平,增建医院和派驻专科医生,人民的生命便无法获得保障。

还有一点要指出者,前朝卫生部长绝少踏足沙巴,希望改朝换代后的部长,不要重蹈覆辙,则人民幸甚!

市政问题一箩筐

第五,沙巴市政问题一箩筐,不知从何说起。简单一句话: 一塌胡涂,乱七八糟,可说没有一项工作令市民满意。

众所周知,市政局官员多为政治委任者。 据说有市议会,每月薪金开销超过百万令吉, 但其办公室人员却不见得怎么多,即使包括户外雇员在内,也与所付出之开支不符,其中是否有幽灵雇员存在,实在很耐人寻味。 因为过去曾经发生过,有市议会充斥幽灵职工,每月照支薪酬。

其他最受市民诟病者,包括市区内街灯暗淡、垃圾遍布、污水满地;市郊野草丛生,有些地方水沟盖坏了,也没有及时更换,影响行人安全。

我们看水沟的议员去了那里?在前朝政府时期,市议会根本对在野党议员禁步 ,不理不睬,这是可以理解的。但自 509变天后,就应该督促有关单位, 积极投入工作。

电子化简政利民

最后,行政效率。前朝政府最令纳税人不满者,乃公仆们办事懒散,毫无效率。 彼等对老百姓所呈交之信件、申请表及文件等,往往未予适当处理及回覆,有如石沉大海,不知所踪。

新政府应明文规定,公仆于接到人民来信后3天内应予以回覆,通知相关信件已收到,并将于两星期内给予答覆。

事实上,为了达致简政利民之目的, 政府部门应尽速电子化,充分利用电邮及电子收费系统,减少人民上衙门的麻烦,以及提高本身的行政效率。

目前的情况是很多设有柜台服务的政府部门及官联机构, 工作人员却并未全部到位,只是当作门面摆设而已,人民办事还是要苦等。有一些部门主管,经常都不在办公室,托词外出开会,其实是捞取津贴金。

有期望未敢厚望

由于过去人民党(Berjaya)与沙巴团结党(PBS)的 两次变天,并未对沙巴带来改变,反而越变越糟糕。因此,此回人民对民兴党上台也只能抱谨慎乐观的态度,并寄于殷切的 “期望”,但未敢存有太大的 “厚望”。

新政府成立后,各方都祈盼每一个政府部门及官联机构,先来一次大扫除,把内部的一些贪官污吏, 尸位素餐者撤换, 如此才能真正提高工作效率, 也不致于辜负广大支持改朝换代选民的期望。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