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沙砂希盟难兄难弟,当家自主路途迢迢

发表于  |  更新于

首相马哈迪的完整联邦内阁阵容千呼万唤始出来,基本上与早前广传的“走漏消息”名单相若。名单出炉后,几家欢喜几家愁,西马开始显现反弹,社青团总团长黄家和直批马哈迪阁员编排有欠妥当,不仅无法反映民意,更有不尊重盟党意见之嫌。黄家和表示不满行动党推荐的人选,如砂拉越主席张健仁和霹州主席倪可敏双双落选,而且行动党在大选赢下42席却只获得区区6个部长职。

黄家和没有提到的是,与并非希盟正式成员党的沙巴民兴党,喜获3正2副部长成强烈对比的东马希盟应该同样落寞。在月前大选前高喊自主权的沙巴及砂拉越的行动党及人民公正党,在这次大选中史无前例表现良好,总共赢得18个国会议席,为希盟在全国以124个国席之势,夺取联邦政权发挥了决定性作用,否则希盟将会对布城望门兴叹,大马更是无法创下诸多历史。

但是,为决定国家未来5年命运的最高行政机关之联邦内阁当中,只有区区一名来自东马希盟的代表,即是砂拉越公正党主席巴鲁比安。而早前一再要求出任东马事务部长的张健仁,虽然也获分一个“事务部”职分、却是消费人事务部,而且还是副部长,甚至无权参与国家最高行政机关决策。沙巴的行动党及公正党虽然也史无前例地赢得6个国席,正副部长通通欠奉。曾被公正党指为有别于西马各“州”的沙巴及砂拉越两“邦”的希盟成员,此时此刻,情何以堪。

  本人曾于早前以“联邦新阁与沙砂自主权”之题为文指出,沙砂必须要有“适当代表”进入联邦内阁,是因为大马政治制度使然,联邦内阁是国家最高行政机构,一切有关全国、当然也包括沙巴的事务,都得看联邦内阁的“脸色”,因此,把自己关闭在沙巴州政府这一道牆内,是无法有效捍卫沙砂权益的。

政治是现实而严酷的,权益与地位须以势力筑成;联邦新阁要有多少沙砂代表,须视沙砂有多少国会议员。这一回,希盟及友党沙巴人民復兴党在沙巴总共赢得14个国会议席,希盟也在砂拉越赢得10席,后来获得两名独立人士靠拢,以致希盟在整个东马共有26个国席议席,佔了希盟在全国议席的五分之一。若以此比例而论,20人的新阁当中,沙砂至少要有6名代表。

行动党秘书长林冠英在大选前夕公开宣佈,一旦来自霹雳、移师挑战民政党全国主席马袖强的倪可敏,以及张健仁胜出,将双双担任联邦部长,如今跳票,支持者如何回应,值得关注。

或许有一些“乌托邦派”认为解决国家当前问题如国债高企、经济低迷最为重要,谁担任部长“都一样”,“斗争了大半世纪、为此次变天主要推手之一的林吉祥,还不是选择云淡风轻”。但同样无可否认的,在政治现实而言,倘有沙巴希盟代表在联邦政府内当官,亦有助于进一步巩固公正党及行动党,这两个全国性政党在沙巴的地位,而不是把沙巴战场“全留给不在希盟之内的民兴党”。在前朝联邦政府内,巫统作为全国性政党,亦有3名沙巴代表担任联邦部长,另外3名部长则是来自沙巴本土党;如今政权更迭,沙砂有两个全国性政党,反而只有一官半职,令人费煞思量。(林吉祥曾经承诺“把行党结构改革成反映大马协议精神”。)

因此,政治观察家认为,领导只在西马有组织的大马土着团结党的马哈迪,这回组阁仅供民兴党独揽沙巴“代表权”,而且以8名国会议员之势,共获5个正副部长之职,颇有将沙巴政治“外包”予民兴党之势,更加突显两党作为“只弟党”的密切关係。马哈迪曾在筹组土团党之初邀请民兴党主席沙菲益,担任土团党全国署理主席之高职,惟后者加以拒绝,并选择以本土政党之平台而斗争。

大选前,张健仁及沙巴公正党主席刘静芝亦分别受委为砂拉越及沙巴的希盟主席,并且双双出任希盟全国副主席之一,颇有依据“大马三邦立国”精神担任有关职位,却未反映在作为大马最高行政机关的联邦内阁职位上。

沙巴希盟的两个成员党,即是行动党及公正党虽这回各赢得3国席,且州最高领导人虽同属国会议员却无心于争取上京当官,反而双双选择进入州内阁,其意何在虽然不易揣摩,但可以肯定的,沙砂希盟这对难兄难弟,要当家自主,路途尚且迢迢。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