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马来西亚的历史教育,到底出了什么问题?

发表于  |  更新于

马来西亚的历史教育,催生出一批对历史—尤其是自己和自过的历史—毫无兴趣的后代。其中,固然是国民教育的历史一环处理不当,其政治意识形态过度以马来人为唯一的论述主轴。

对历史有兴趣的我,至今对诸如乌迈亚王朝(Kerajaan Bani Umayyah)等词汇留下不好的印象。念中学时,我为了应付考试,而不得不硬背下这些陌生术语,心里始终难以对这些历史产生共鸣,不禁想着:读了这些,背了这些,到底有什么用?更何况对历史本就没什么兴趣的人,如何能从中感受到什么呢?

最近,马来西亚华文理事会成立历史专家研究团,发现华小历史课本出现很多问题,其中包括内容错误和翻译等技术问题。然我们的国民教育中学历史课本,也急需被重新反省。

中学历史课本—马来西亚历史(Sejarah Malaysia)的大部分内容,过度聚焦于马来人和伊斯兰的论述观点,缺乏其他族群文化的历史视角,导致马来西亚历史更像是一部马来史(Sejarah Melayu)。

譬如,华裔族群和印裔族群的基本历史渊源,他们如何迁徙,以及与马来亚半岛之间的关系等,几乎不见于课本内容。此外,课本内容画上大篇幅,叙述伊斯兰教历史,尤其又以中东地区在中古时期所发生的王朝更替过程为主,其他宗教的历史却没有受到同等关注。

当然,我绝不是要挑战马来人的历史地位。马来人确实是马来西亚人口比例中占最多的族群。可是,与他们同时共存于同一共同体内的,还有华裔、印裔,以及其他族群。当我们呼吁要多元族群和谐共处时,其最大前提是,我们要认识其他族群的过去,然后去理解他们。

目前的国民教育历史课,不只是以马来人历史占最多,甚至其论点是马来人中心论,尤其是多篇伊斯兰朝代史,恐怕不只会让其他族裔感到纳闷,就连马来人自身也会好奇,近东伊斯兰王朝与我们有何相干呢?这股纳闷之情和无历史认同感,其实也表明了我们的历史教育,不只是内容有问题,观点也有问题,无法让学子们理解,我们读了这些有什么意义呢?

读好历史理解他族

所谓历史,一般被认为是引据史料而书写出来的史实,以让读者能够透过这段叙事文字,尽量全面性地还原过去的原貌。因此,历史被认为是可以让人们去想象,过去其实是和我们接近的,是我们有连接的。然如果我们愿意仔细去思考,其实历史不只是让我们能够透过想象去看到过去,犹如看着一幅数十年前留下来的黑白相片一样。

历史是为了让我们去理解过去,在这段理解的过程当中,我们才能够产生出属于马来西亚共同体的共存意识。唯有透过历史,我们才能认识他族,理解他们的想法。譬如我们从马来人的历史中认识到,他们为什么会排斥政府承认独立中学的统考?为什么他们是与伊斯兰宗教被紧紧地绑在一起?马来人也可以透过华人历史去理解,如英殖民时代的分而治之政策,如何塑造出马来人与华人间的阶级二分化。在英殖民时代及其后,华裔在中产阶级以上居多,是因为英殖民政策安排和鼓励华人从事工商业,而农业、渔业等则仅由马来人和印裔去投入。

教育部长马智礼上任初始,一度表明人文历史教育的重要性和他的改革之心。目前为止,教育部究竟做了什么,或打算做什么?我无从得知。但是,如果他们要下手,首先就必须从历史教育做起。如果新生代的马来人继续读马来人中心论的史观,他们以后会对华裔有什么看法?如果华裔和印裔,也仍旧只能学到的是与自己的族群毫无关联的历史,他们又会如何凝聚起与马来人共融的力量呢?


林嘉培,台湾国立政治大学哲学所,研究政治哲学、种族理论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