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寻找街友:J伯消失36小时

发表于  |  更新于

J伯在街友圈子中是表表人物,不仅仅是因为他已在街头过了40个春秋,也因为他待人温文儒雅。认识J伯也是机缘巧合之下,某一晚例巡到吉隆坡派送日常用品时,正巧碰见J伯过来领取食物,我们俩就坐一块儿聊了一阵子。离别时,谁也没说再见,但也没想到,当我们再次见面时,竟是在扣留所内。

犹记当天星期日凌晨3点,J伯传了数封短讯给S,告知他被执法单位送至双溪毛糯扣留所(注一)。S临时组了个群组与大家商讨对策,我自动请缨前往有关单位了解状况。由于J伯提供的资料不多,我们也摸不着头绪,他到底人在哪儿、因何被拘留。

与S通了电话后,我决定先前往市政局问一问。无奈那天市政局公休,吃了个闭门羹。我上网查看双溪毛糯扣留所的所在地,随即驱车前往。想当然尔,在监狱门口前我立即就被拦着。

监所管理员给了我两组联络号码,查询J伯的下落,但需等到週一有人上班才行。他也好意劝告我走一趟警察局,以了解为何J伯被逮捕。我赶往附近的警局后,不料发现我们仅有J伯旧式的身份证号码,让整个寻人过程中吃尽苦头。

不连贯的查询系统

抵达第一家警局时,警员态度相当不友善,看了一眼身份证号码,马上摆起高高在上的官腔说道,现今的系统只有新身份号码才可以对证,旧的不行。二来,J伯也未告知我们他在何处被抓,因何事被抓,警员对我一问三不知的状况,更令其不耐烦加倍升级,在电脑敲打一番,她板着脸说查不到,便请我离开。

我突然想起第一次见到J伯时是在秋杰路,便贸贸然去一趟秋杰路的警察局查问。幸而这一次的警官相当落力,虽已知旧身份证号码能够查找的机率不高,但他们还是帮我去一家一家警局的资料库探查。

那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整个系统的连线并不完善。再一次查无此人后,警员还安慰我,至少J伯不是因为什么滔天大罪而被警察逮捕。他们建议,第二天再到市政局查问。

我把整个过程写下传送至群组,一律师友人W马上联络我,并告诉我通常会扫荡街道的单位有哪些,让我第二天一早尽快联络这些单位。W说,一般上被拘留24小时候,有关单位会把当事人送上法庭申请延扣。他还吩咐我明天预先准备3000令吉保释金以备不时之需。仓促间,跟好几位友人筹了些钱便回家休息。

第二早立马把所有的单位联络一番,但大部分电话一直没人接通,我又向W求救,W建议我试试联络福利部,但还是吩咐我尽快到法庭去等候,如需要律师马上通知大家。我赶紧到法院驻守后,继续拨电至各个单位寻找J伯的下落。

是拯救还是被抓?

经过无数次电话往来,终于在福利部找到了J伯的资料。问及J伯为何被抓时,福利部马上反驳“被抓”的字眼。按官方说辞,J伯是在前一晚的“拯救街友行动”中被拯救,原因是他被当局发现在市中心大街睡觉。

听完后,我愣了一愣,内心不住大骂一番,这理由分明就在惩罚赤贫人士。

由于我和J伯不是亲属,所以得呈交信函担保J伯有工作有住所,才能把J伯带走。不过,W认为,我还是先驻守在法院直到中午,确定J伯没被送上法院,才前往福利部。

期间,我开始联络数位友人,请他们以其单位名义发出保证书。匆匆在临近找了影印店把所有信件和证明列印,又赶去福利部。一律师友人F也一并前往。

尽管我们手上有各式信函,甚至亲身上门以资保证,但福利部仍不停要求我们提供各式保证,担保当局将来不会再看到J伯在街头溜达。虽然我们内心对公共空间的使用权存有不同看法,但还是乖乖把保证书签上。

近一小时的交涉,我们最终得到当局发出的“释放信”。我和F立即奔往双溪毛糯的收留所,所幸在收留所官员下班前15分钟抵达。可是,我们又历经一番问话,才终于见到J伯。近两天在不同部门交涉,所有的疲惫和无力感在见到他人后顿时烟消云散。

赤贫法与街友为敌

J伯脸色苍白,明显受了多时惊吓,略略告诉我们前一晚的经历。原来当晚在广场看完世界杯半决赛后,与三两好友在街头聊天当儿,正遇上当局的“拯救”行动。大家束手无策,唯有乖乖被“拯救”。

我总觉得《1977年赤贫人士法令》对赤贫人士是极大的讽刺。不仅谁该“拯救”,如何“拯救”的定义极为笼统,甚至当事人也无权拒绝被“拯救”。这次整个寻人过程,也见证当局如何无理地切断J伯与外界的联系,才让我们一开始如同无头苍蝇,一个单位一个单位查找,过程相当折腾。

甚至最后确定J伯的位置时,我们也无法马上顺利把一位没有伤害任何人,仅是在街头活动的自由人士带走。J伯的不自由也象征着我们的不自由,类似的事件也有可能发生在你我身上。

离开前,我们望了一望扣留所一眼,里头还有很多和J伯一起被送进来的街友。这些街友到底是谁,最后下场如何,我们全然没有答案。我们只知道当天晚上,有数十人在我们周遭突然消失了,可悲的是,竟也太没多人察觉到。


附注:双溪毛糯扣留所原是福利部收留所,专门收留老人和妇女,不过,其操作却按扣留所进行。譬如,扣留所官员会把人们的电话和身份证件,扣押在吉隆坡支部,并且,不允许他们联络律师或外界。当局只是假庇护之名,而行扣押之实,漠视街友的人权,故本文使用“扣留所”称呼之。


美玲,Kedai Jalanan的协调员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