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谈独中、督学及校鞋

发表于  |  更新于

自希上台后,在教育上不但未见有任何兴革可言,反而引起了不少节外生枝,不是问题的问题。这些问题包括:承认独中统考 、华校督学及更换校鞋等问题。

相关事件经过纷扰一阵后,目前已暂告一段落。笔者无意再次挑起争议,只是就事论事,对此三大课题, 表达个人观点如下:

(一)承认独中统考问题

承认独中统考演变到今日,已是华人感情上的问题。老实说,承不承认,无关宏旨。理由是,60年都过去了。在前朝政府的歧视政策下,把华文教育及独中当作一项政治课题来看待,每当到了大选,为了骗取华人选票,讨好华裔选民,就把政策放松些, 让华人产生错觉,误以为政府即将承认独中统考 ,于是乎大家便把选票投向执政党。

国阵就靠此一烂招获取华人选票而维持其政权。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在505大选前的2013年4月2日,时任马青教育局主任的张盛闻发出文告,全面承认统考文凭指日可待。华人选民明知受骗,但当时在野党不成气候,没法子改朝换代。到了 2016年,时任马华副教育部长张盛闻说, 承认统考只剩下最后一里路,可是这一里路至今尚未走完。

迨至509大选, 在野党联合组成希盟,声言若执政将维持社会正义, 公平对待全民, 并在竞选宣言中,白纸黑字, 信誓旦旦, 把承认统考列入。此举获得华社热烈欢迎,大家都集中把选票投给希盟,造成大马历届选举中获取最多华人选票的政党联盟,总共囊括了95%的华人支持率。

大选过后,人们却听到承认统考似乎出现变调的说辞。虽然没有全盘被否定, 但比起前朝只差一里路说法,更加遥远。早前正副教育部长均声言,当局需要时间完成一些必要的程序。 好吧! 姑且相信一次,华社60年都能等,岂在争朝夕。

正如笔者所言,华文教育与独中是最能牵引华人神经的敏感课题。 华人传统上重视教育, “再穷也不能穷教育” 的观念, 根植每个华人的心坎中。谁人胆敢打华文教育的坏主意,将被视为有如破坏华人宗祠和祖庙,肯定不甘罢休!

想当年,华人先贤们,身无分文,只穿着一件单衣薄裤,南来充当 “苦力” 劳工。彼等所到之处, 都不会忘记兴学育才。你政府不理,我们自己来办学。从殖民地时代至独立后为止,华文学校遍地开花。今日大马60间独中,也同样在此一背景下开枝散叶,成为华人感情之所系。

那当局承认统考与否,在今日来说已不太重要的看法又如何?笔者倒先要反问一句:那承认了又如何?有何益处?在现有体制下,既使华人子弟拥有受承认的学位,要想进入政府部门工作,或在其他官方机构谋取一官半职,又不是照样难若登天。所以说,整个问题徵结在制度,不在于承认与否的问题。只要华人子弟不能得到公平对待,承认或不承认都没大分别。

回头我们再来审视一下独中统考不受承认的情况。数十年来, 华人子弟因在本国大学不得其门而入,被迫负笈海外深造。不错,所有华人父母都为了子女教育含莘茹苦,节衣缩食。然而,天无绝人之路,最终都能将子女们培育成材,拥有全世界承认的学位,或成为专才,或在海外创出一片天。

俗语说:此处不留人,自有留人处。人才流失,最终损失是那一方,不言而喻。反之,若整百万华人子弟留在国内, 其结局又当如何?成龙成凤?还是成犬成虫?只要看大马由早前“亚洲四小龙”沦落至与柬埔寨同级,至今债台高筑,国债超过一兆亿,便可得知其后果了。

总之,事到如今,承认或不承认统考,对华社来说,可有可无。承认固然欢迎,不承认也无多大影响。何况世界各国都早已承认统考了。但是,对一个政党来说,失信予民的后果将是不堪设想的,前朝国阵政府就是前车之鉴。

(二)华校督学存废问题

教育部把向来存在的华校督学职位,改名称为“助理主任”的问题,引发华社关注。当局的解释是,只是名称上的更改,相关职位并没有被废止,反而被升职了。此后,隶属于学校管理处(Sektor Pengurusan Harian)与教学语文科(Unit Bahasa,Sektor Pembelajaran)两部门,与其他语文督学(Penyelia) ,一道全改称〝助理主任〞 (Penolong Pengarah) ,原有之职责未变,还是照样操作。

在此,笔者不禁要问:华校督学的名称,由殖民地时期至国阵政权,近百年未曾改变过,何以到了希盟上台,就要作出改变? 其动机委实耐人寻味。特别是来自一个上台前,曾口口声声要公平对待华校及承认统考的政党。

副教育部长张念群的解释,充其量与前朝历任马华副教育部长一样,只是充当灭火员的角色罢了。 而华校督学名称更换后,已明升暗降了。昔日各语文督学,改名助理主任同归学校管理处及教学处语文科。骤看之下,好像华文助理主任(督学) 人数较以前增加,但实际情况有否填补?只有天知道,沙巴州就是一例。再者,此一重组是否向单元语文教育作更进一步靠拢?如果以此显示大马还保有多元教育,岂不是掩耳盗铃之举?

以沙巴情况而论,华校督学的职位经一贬再贬之后,至今已人去楼空,乏人问津了。在殖民地时代,英国政府曾特别保送一批华校高材生,赴香港崇基学院(今中文大学)深造,彼等取得英联邦受训合格教师资格后,加入教育部服务,并委任为华校督学。当时沙巴四个省分都分派有大学资历的华校督学。

大马成立不久后,随着这些督学们告老退休,后继无人。原有的制度遭到蚕食及破坏。开始时,以一些中学资历者填补空缺,过后,连不懂中文者也被委为华校督学。到了今天,只剩下一位在亚庇总部以助理教育总监名称的华校官员。至于华文科督学,相信早已不复存在了。既使存在,如果只有中学程度学历,不知将如何视察及督导中学华文?

众所周知,教育部中存有不少小拿玻仑,打从前教育总监阿都拉曼阿萨(Abdul Rahman Arshad)开始,各级官员对华校鲜有襄助。阿都拉曼阿萨退休后出任玛拉工艺大学副校长,曾公然倡议关闭华校,实行单元教育制度。相信教育部中像阿都拉曼阿萨这类具种族思维的官员,仍然为数不少。

笔者希望张念群不要像过去马华部长那样只是扮演灭火员角色,即听取部门官员汇报后,又转向华社解释。反之,应主动提出改善华校所受到之不公平待遇。

易言之,华校督学一职应具有大学资历者充任,并且应像殖民政府那样成为一级公务员。如此,才有望提高华校教育水准。

(三)更换校鞋问题

教育部在无预警下,突然宣布更换学生校鞋,由原有之白色更换为黑色。此举委实引发不少恶评。 问题是好端端的白鞋为何要更换成黑鞋,理由何在?此点,对习惯了昔日盗贼统治的民众,脑海里难免会想起这可又是一笔天文数字的大生意啊!还有课本呢?说实话,难怪纳吉也会嘲讽接下来是否要更换校服颜色?

教育部向来给人们的印象是朝令夕改,换了一位部长,又换一套新的计划 。苦的是教师们尾追不上,而教育部也把大量资源花费在重新培训计划上,最后结果都不了了之。 许多教改计划,更是无疾而终。例如:过去的3M教学法与教学评审制、英文教数理等。开始时,轰轰烈烈,最后沦于雷声大,雨点小,而告彻底失败。请问独立后教育部的教改有那一样是成功的?

殖民地时代留下的良好制度,高水准英语及名校,如今安在?就沙巴来说,殖民地时期的沙巴学院、诸圣、拉沙、庇中; 山打根的圣迈可、圣玛莉、双修; 斗湖的政中、圣巴特、圣三等,现在都已面目全非,风光不再了。

简言之,教育部给人们的印象是大事不做,小事添乱,朝令夕改,令人无所适从。要改革教育, 应先从教育部本身做起。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