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以直报怨,以德报德

发表于  |  更新于

死刑存废议题近日成舆论热议的焦点。不只社会意见两极,连各政党议员,内阁阁员的看法也不一样。负责提案的法律事务部长刘伟强,信誓旦旦地说绝不U转;但内政部长慕尤丁日前却说,废死议题内阁尚未定案。这突显出此议题无论在政府或民间都存在着严重分歧。

支持废死的主要论述是,大马签署了联合国两公约,必须逐步落实废死刑罚,保护人权与公民生存基本的权利;还有各种宗教信仰教诲,预防冤错假案,无法遏止罪案等等。况且,废死是时代趋势,全球共有142国已落实,也是新政府的竞选宣言,无法违诺。

然而,反对废死者则忧心,若一旦废死,是否会让本已暴戾的社会氛围,更动荡不安。特别是一些涉及残暴命案,杀人偿命天公地道;针不刺到不知痛,由有甚者,更诅咒主张废死者亲人被杀,尝尝个中滋味。何况废死不是普世价值,竞选宣言也不是圣经。双方各执一词,似乎谁也说服不了谁。其实也不必然如此激烈。国外一些例子或许能给我们一点启发。

2016年3月,台北市街头发生了一起残暴的命案。被害者是个年仅4岁的小女孩,小名小灯泡。她与母亲在街上遛逛时,冷不防被个暴徒突然手持利刃的往其颈项狂砍,直至头盧身首异处。其母亲救援不及,亲眼目睹整个过程。

凶手虽然当场被捕,但由于凶案在光天化日众目睽睽之下,手段之残暴实属骇人听闻,故引起政府,媒体及社会大众震惊。且当时台湾适逢政党轮替,由主张废死的民进党上台,废死的议题因此也被炒得沸沸扬扬。小灯泡的母亲(王婉谕)被揭露本身也是主张废死者。案发后,其立场受到高度的关注。尔后,甚至被蔡英文总统邀请成为司法改革委员会的成员之一,探讨废死议题。

当案件开始在法庭审训的过程中,一件件的证物,一幕幕的案情重建,对被害者家属而言,妨若遭受一次又一次的凌迟,其心灵挫伤的痛楚,并不比其女儿肉体所承受的伤痛来得轻。然而今年7月,法庭二审宣判被告无期徒刑。小灯泡的父母亲闻判,当庭崩溃,其父在接受采访时说,希望被告判死。

民进党上台后,法理上虽然维持死刑判决的空间,但实质上已废除死刑,以致这些年来社会治安不靖,凶杀案层出不穷,且手段越趋残暴,分屍溶屍案时有所闻。有些凶手似乎肆无忌惮,甚至在法庭上狂妄的挑衅法官说,反正在台湾杀一两个人也不会判死。社会民情疾愤,纷纷炮轰政府无能。

蔡英文政府在选举及舆论压力下,终于在今年8月底执行了第一起死刑处决,以平息民怨。

政府在还未形成更大的社会共识,且尚未经过国会辩论前,就冒然宣布废死议题不可逆转,显见新政府不仅行政立法缺乏经验,也鲁莽与急燥。若到时又屈服于舆论的压力,食言而肥,只能令新政府的公信力再次的耗废。

其实,政府更有说服力的做法,应该是废除强制性死刑的判刑,特别是一些不涉及具体残害人命的刑案,让法院拥有更大的裁量权,毕竟大多的冤错假案都是此类型的。而谋杀案则需经过更严密的调查,结合先进科技的印证,错误的判例几乎微乎其微,政府不该因噎废食。

论语宪问曰:以德报怨,何如?子曰:何以报德?以直报怨,以德报德。有问:以慈悲与宽容来回答怨恨,是对的吗?孔子说:那你要如何对待做好事的人呢?用公平正义来回答怨恨,用慈悲与恩惠来回应善行,才是普世的价值。

很多被害者家属,终其一生必须活在痛不欲生的阴影之下。即便凶手得以正法,也无法消弭被害者家属痛苦多一点,但正义终得以伸张对家属而言是却是仅存的抚慰。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