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受保护语言

发表于  |  更新于

提到“受保护”这三字,通常这会使人们联想到“脆弱”、“濒临灭绝”、“受到严重威胁”等。这是为为数不多而缺乏自我保护能力的人、事、物提供的保障机制。

若从“物竞天择,适者生存”的角度解释则为,需要受保护的群体是因缺乏竞争力,无法适应自然选择而最终将被淘汰。从某种程度上来说需要“受保护”也可被视为歧视 (positive discrimination) 的一种。

早前财长使用中文翻译、柔苏丹怒斥中英文公函的使用、雪苏丹谕令撤下沙亚南区内含中文名的双语路牌。先姑且不论这些举动的合法性,但这些事件都无疑指向了一点——害怕马来文的地位受威胁。

把时间线拉到更早以前,为了巩固马来文的地位,《1963/67 年国语法令》的出台。在《联邦宪法》第152(1)条下规定马来文 (Bahasa Melayu) 为国语 。种种举动无疑都是为了保护马来人的语言。在守护马来人 “特殊地位” 的同时也造就了马来文的 “特殊性” ,这恰好局限了马来文的发展。

马来文自古以来便以其开放性以及词汇上能吸收多种异国语文为著,被专家视为世界语文 (Bahasa Dunia)。但是马来文在后期因有了“受保护”的特性而使它逐渐缺乏竞争力,进而实用性也大大降低。显然,意识形态战胜了长远的利益。

以英文为例,她作为世界上最广用的语言,其实用性早已超越其专属性。这是一场美丽的意外。英文的普及化是霸权主义和殖民扩张下的产物。从英国本土到日不落帝国,原本为英格兰群体作为沟通的语言被带到了英殖民地。当时的英文代表着上流社会与权力,谙英文者则享与一般人不一样的地位。

如今,身在一个全球化的时代,英文是通往世界的钥匙,一个大学生应有的“标配”。英文显然已经是各国不约而同所选择的商业用语;打开Microsoft word 选择文字的时候,会发现英文也会有因应各国的偏好设置,例如:英文(美国)English (US), 英文(新加坡)English (Singapore), 英文(津巴布韦)English (Zimbabwe) 等。

这是英文的包容性、多样性及可能性。“English for all” ,英文不只专属于英国或美国人,而是属于全人类。这就是为什么英文能立足于世界。英文因为历史机遇,再透过有效的传播使之成为最有价值的语言。

当马来文还局限于马来文 (Bahasa Melayu) 、当马来文需要被捍卫、当马来文需要被强调、当马来文有了专属性而非普遍性,这是固步自封。花粉需要被传播,语言文字也一样;包容能使语言走的长远并拥有更多可能性。

语言与文字要能海纳百川,那么其地位才能牢不可破。与其担心害怕马来文的地位被动摇而想着如何弱化其他语言,不如求同存异,融合发展,这才能让各语言和文字有机会拥有崭新的高度。期待能有 “Malay for all” 的一天。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