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巫伊如何操纵5万傀儡大军?

郭于珂  |  发表于  |  更新于

12月8日,马来西亚爆发了史上首个单一种族和单一宗教集会,警方宣称有5.5万马来穆斯林现身吉隆坡独立广场和占美清真寺一带,他们高喊“真主阿拉”的名字,举着写了“联邦宪法第153条文”和“反对《消除一切形式的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的布条,庆祝希盟政府不再签署ICERD国际公约。

事发当时,我站在占美清真寺(Masjid Jamek) 捷运站的月台上,望着底下成千上万的白衣潮,实在不明白为什么大多数国家,都是少数群体走上街头捍卫自己的权利,马来西亚却是反过来呢?

想到眼前这5万人就是全国种族歧视者的总和,我的愤怒不知觉地就烧到全身,于是忍不住问身旁的马来大叔,心中酝酿已久的疑问:“为什么来参加反ICERD集会?”,没想到他竟然回答我,“因为如果我们签署了ICERD,那马来人就会失去国家元首,失去皇室,失去我们的特殊权利,而且你什么人都可以娶,这个对我们穆斯林来说,是不可以的!”

这时我才发现,现场大部分人,或许根本不知道,什么是ICERD。

事实上,ICERD是联合国在1965年,为了回应全球的种族歧视问题而拟定的国际公约,旨在推动其缔约国消除种族歧视和促进所有种族间的谅解。不过在马来西亚,这五个字母却被509大选后首度失去政权的巫统,联手伊斯兰党变成了一串污秽的英文词汇、一个禁忌、甚至与威胁马来人特权(联邦宪法第153条文)和伊斯兰教地位画上等号。

结果希盟政府才透露想要签署,马来人的不安情绪便随即引爆,迫使政府只能半途喊卡,并将其他族群一同拖入这股不安的漩涡里。作为全球仅剩14个不签署公约的国家和最后2个穆斯林居多国家之一,许多人民开始感到担忧,政府的让步,是否意味着马来西亚容许种族歧视,在这个拥有多元族群的土地上发生?又或者,更直接地提问,究竟联邦宪法里第153条文,是否为一条种族歧视条文?

针对此,马来西亚大学法律系教授阿兹米沙隆(Azmi Sharom)早前在隆雪华堂举办的一场≪迎拒反ICERD公约?≫讲座上,就亲自宣读联邦宪法第153条文:“马来西亚国家元首有责任保护马来族与沙巴州和砂拉越州的原住民的特殊地位,以及其他民族的合法权益。而此条文将赋予国家元首权力,并在他认为合理的情况之下,执行固打制、确保公共服务、高等教育机构保留名额给马来族与沙巴州和砂拉越州的原住民”。

他直接向在场观众坦承,这条宪法并没有允许马来人歧视其他种族,而是在国家元首认为“合理(munasabah)”的情况下赋予马来人特殊地位,同时也必须顾及其他种族的合法权益。

既然签署ICERD本来就是为了杜绝歧视,提倡各族平等,为什么马来人却认为它违反了第153条文呢?那是因为,里头所阐明的“特殊地位(Kedudukan Istimewa)”长期被误读成“特殊权力(Hak Istimewa)”,甚至被巫统刻意扭曲成“马来人至上(Ketuanan Melayu)”,即马来人是这个国家的唯一主人,其他族群都是靠承认马来人的特权而取得公民权的外来者(Pendatang),所以他们就这样不断被灌输种族主义,甚至被洗脑,一旦签署了ICERD,马来人便会失去自己的地位,而皇室也将因此被瓦解。

那伊斯兰党又是如何让这摊污水,越搅越浑浊的?他们告诉那些保守穆斯林,联合国在这份公约里,允许人们拥有“缔结婚姻和选择配偶的权利”,也就是说一旦签署了ICERD,选择伴侣的权利将超越男女配对,所以男人就能和男人结婚,女人就能和女人成家。

尽管自由派马来人一听就知道根本是一派胡言,但是对登嘉楼州和吉兰丹州这两个宗教保守、受教育普遍较低和相对贫穷的马来州属来说,要操弄当地人的无知,却再简单不过,而这就是巫统和伊党惯用的“愚民政策”。

“ICERD根本就没有违宪,因为它是要我们不要歧视种族,而不是宗教,所以它和宗教毫无关联,我们为什么要去反抗自己头脑想出来的问题呢?”阿兹米沙隆很早便看破这一切,并认为这摆明是巫统和伊党联手煽动马来人的手段,因为他们知道这些议题对马来人很敏感,并深信这群人是不会去读ICERD的。

在同一场讲座上,捍卫自由律师团主任拉蒂花(Latheefa Koya)也对伊党的谎言感到很无奈,并指这是误导性的解释,“如果我们重新閲读ICERD里的内容,里面所阐明的‘选择伴侣的权力’,提及的是种族和肤色,不是性别与性取向,或是宗教,因为以前的西方国家,是不允许黑人和白人通婚的。”

她强调,这就是误导马来人的争议点,让那些受教育低的马来人以为,如果我们有权力选择自己的伴侣,那同性恋就会被合法化,但是,“这是反对种族歧视公约啊,不是鼓吹不同的性取向,也不是推崇性少数(LGBTQ)。如果同性恋认为这是一个可以让他们同婚的公约,那就大错特错了。”

只不过,ICERD公约与柴米油盐不一样,它是一个菁英课题。再加上,马来主流媒体《马来西亚前锋报》从古至今都是巫统的喉舌,所以这些煽动性的错误资讯,就这样一直大量复制下去,以至于这5万傀儡大军,终究没办法知道事情的真相是怎么一回事。然而,这数字是怎样来的?

当时同样在≪迎拒反ICERD公约?≫讲座现场的回教青年运动总秘书莫哈末费沙(Muhammad Faisal)就事先剖析,如果我们重新审视马来西亚509大选的成绩,便会发现,只有25%-30%的马来人投票给现任希盟政府,35%-40%的马来人投票给国阵,30%-33%的马来人投给伊斯兰党,所以这个数据告诉巫伊,他们能够合作,并且利用一切能煽动马来人的议题,比如说伊斯兰教、宪法第153条文和皇室,去证明自己尽管已沦为反对党,仍然能在国会保有一股不可低估的影响力。

“对我来说,ICERD就是一个零和游戏,它是一个过程,从一开始希盟政府想要签署,到爆发反ICERD集会,你会看到两股马来势力在对打,再加上希盟政府没有好好的安抚种族情绪,所以反对的声音,是有可能压到政府的,这就是政治。”

莫哈末费沙解释,这场集会美其名是在捍卫马来人的权利,实际上只是为了让巫统和伊党试水温,看看自己是否能号召全国至少50%的马来选民,以奠定巫伊有没有足够的筹码,在下届大选合併并夺回政权。而事实证明,他们成功了,尽管必须赔上一切有可能让种族关系破裂的代价,但是仍有上万人愿意为他们精心包装的“种族歧视”买单。

无论如何,ICERD已经胎死腹中了,不过希盟政府的立场却始终不够坚定,也没有一个很好的论述,去告诉人民为什么要签署,又为什么不签署了?以至于今天政府决定不签后,巫伊还能荒谬地搞一场大集会,“庆祝”马来人和穆斯林的胜利,并让马来西亚沦为国际间的笑话。

集会当天,我一个人站在情绪高昂的叫嚣声中,肤色略显突兀,因而不断引起众人注视。或许是出自于少数族群的恐惧,让我只好一直举着相机观察这群人的表情。只不过让我诧异的是,我原以为能从他们的眼神中拍到羞耻、仇恨或歧视,可观景窗里看到的,更多的是让我无所适从的笑容。此时,耳边随即响起拉蒂花的一句话,“相信我,他们是无害的,他们只是被操控的军队,你要知道在他们背后搞这一出戏的人到底是谁。”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