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黄庆伟案:谈言论免除刑事罪

李建鸿  |  发表于

“告不告得成不重要,重点是我让你一直去跑法院”,“你搞我,我不只搞你,我还要告你,告到你甩裤”。随网路及面子书的普及,过去港剧中熟悉的剧情渐渐地走入大家的生活中,也许在咖啡厅看见,也许在手机的吹水群组看见。想不到一直提倡“言论自由”和“新马来西亚”的砂拉越浮罗岸黄庆伟州议员,竟也以这种滥用司法资源的方式维护自己的名誉。

网民“恐吓”尊贵的黄议员一案中,该网民是对“灰太狼污蔑一案”,作出短短12字的评论,即“死全家火箭狗打压言论自由”。熟悉汉语方言的都知道,前六个字的用词及语法,与超人丘光耀的“仆街冚家铲”相同。这是典型的以形容词/动词作名词的用法,而整句话的主干是:“他打压自由”。 不过,笔者并非鼓励网民发表类似言论,而是认为情绪言论无助沟通,但不至入罪。

尊贵的黄议员可以认为网民粗俗、无理,但黄议员身为经民意授权的州议员,即当权者,对公民的控诉本来就属可受公评之事。媒体伦理和联合国二公约——《经济、社会及文化权利国际公约》(ICESCR)和《公民权利和政治权利国际公约》(ICCPER)也有反对言论入罪的主张。若黄议员主张,这样的批判是死亡恐吓(刑事罪)的话,一是其汉语或理解能力有待加强;二则是其故意曲解滥诉,以达滥用司法和行政资源钳制言论的目的。

在前首相纳吉掌权的时代,也曾多次以诽谤、煽动、多媒体法令等诸多恶法,对媒体、政敌、公民等提出告诉。尤其是《当今大马》案让纳吉成了第一位起诉媒体的首相,更是让社论炸开了天。这些打压言论自由的作为,与随之而来的民愤,让炽热的寒蝉陷入“不吐不快、吐了就死”的两难。人权组织、媒体、及当时的在野党,也曾对此作出多番批评与谴责。

让人心痛的是,在选前提倡人人享有言论自由的“新马来西亚”的希盟成员,如今却忘了自身初衷与对前朝政府的批评,竟也运用了提告公民这种打压言论自由的政治手段。将过去对国阵政府“白色恐怖”、““寒蝉效应”、“迫害言论自由”等正义的发声抛阻诸脑后。

虽常有人用《国际政治和公民权利公约》(ICCPR)第19条3(a)中“尊重他人名誉”及“维护公共秩序,或风化”作为限制言论的理由。但早在2012年,联合国人权事务委员会已裁定,言论刑事罪与公约保障言论自由的目的相抵,故建议缔约国考虑对言论免除刑事罪。马来西亚司法体系的来源——英国,更早于2010废除言论刑事处罚。美、澳、台等地也如火如荼的开始了言论除罪化的进程。

除了站在保障人权的角度,以司法与伦理学的层面来看,一样反对因言论而入刑事罪。言论入刑可能将导致刑法被掌权者滥用以限制批评,甚至压制公共讨论。严厉的刑罚像是高昂的诽谤赔偿上限、或监禁的威胁,都会让公民感到严重压力不敢畅所欲言,甚至不敢作出正面建议。

其中,公权机关(如黄议员)对一般公民刑事诉求,侵害言论自由的效果更是显着。这些侵犯言论自由的行为,是社会追求真理及公义的绊脚石,更会妨碍社会进步。就如黑暗时代不能质疑教义、文艺复兴不能宣传日心说、专制国家不能提倡自由化等,这些都是言论自由受侵害导致社会停止的例子。

为保障人权、为保障言论自由、也为了希望联盟的声誉。希盟应落实希望宣言中签署ICCPR的承诺,并全面检讨国家法律,如前段提及的诽谤、煽动、多媒体法等恶法,并以适当的民法取代之。而尊贵的黄庆伟这种滥诉的卑劣行为,也可以从撤销刑事报案开始改正。若黄议员撤销报案后,心中还有不忿的话,就以民事诉讼处理吧!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