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金马仑补选:希盟败选的选前检讨

李建鸿  |  发表于  |  更新于

【读者来函】

根据笔者的分析与估算,国阵将在金马仑补选中,以3000张以上的多数票,小胜其余三名对手。补选成绩预测采有效数字2位,误差值在+-1000票(5%得票率)左右。预估得票数高至低依序为:国阵得票12000张,希盟8500张,及两位独立人士共1500张;总投票数约22000张。由于使用中文书写,且大多中文使用者(马来西亚非土著)在509大选时,多为希盟支持者,故本文将着重于希盟败选后应检讨之事项。

重炒冷饭错估纳吉

希盟这次竞选策略最大的失误,首先是错估纳吉的声势。509大选前,纳吉的确是希盟的选票保证,只要将纳吉的名号抬出来,选票就像是系统失误的提款机(ATM)一样源源不绝地吐出来。但509大选的政权交替后,希盟已经是国家立法及行政的掌托人,以攻击纳吉为主轴的竞选策略,只会让人看破其没有政绩可拿上台面的手脚。

1MDB案、蒙古女郎案等已经交由警方及法庭处理,执政党没有必要冷饭重炒,只会让人觉得小家子气。经党选及跳巢风波后,纳吉已摆脱其负面形象,而犹如王者归来。其公关魅力早已从网路扩散到现实、从乡区土著扩散到城乡、土著甚至是非土著。错以为纳吉还是人人喊打的负面形象的竞选策略,只会白白替对手增加知名度与选票,这是大大的失策。

执政后拿不出政绩

希盟的第二个失误是端不上台面的政绩。希望宣言最令人瞩目的主打——百日新政,十个中几乎十个都不能让人满意。有的是诚意不足让人失望,如:PTPTN、最低薪资;有的则是在百日内实行半年后U转,如:稳定油价、检讨外国大型计划。希盟虽是执政党,但政绩乏善可陈,只好回归过去在野时的竞选策略。

选前主张,选后却无法恢复的地方选举,更是带来了荒谬的现象。国会议员的职责应是在国家层级落实立法及监督国家行政弊端,但希盟、国阵、独立人士及金马仑选民关注的却是地方议题。荒天下之大谬,地方议题不该是国会议员竞选的主张。

希盟元老林吉祥还好意思提原住民蓝皮书这种不必胜选也可以做的建议。原住民的权益受损、有待政策保障可不只是这一时、这一区的问题。缺乏政绩及地方选举的缺席是希盟下错的第一子,结果满盘皆落索。

政策争议缺乏沟通

第三个失误是政策争议处理不当,如华教、废死、及禁烟等政策。笔者不作政策的价值判断,政策是好是坏暂且不表。要知道多数的民意并不就是伦理上对的事,如何避免民粹的不当影响,一直都是公共政策实施的难题,特别是在公民素养不高的马来西亚。

因此,希盟坚持做自己认为对的事,哪怕可能得罪选民,这一点值得赞赏。但是当群众与专业之间出现认知分歧时,掌有专业知识及行政资源的当权者,应负上协商的责任。以废死为例,所谓的协商可不只是发发新闻、文告或面子书贴文而已。

希盟应多多深入民间,在每个城市中举办公听会或说明会,告诉群众废死背后的伦理为何、效益为何,甚至是稍稍花点钱做些有趣的广告与行销。这样一来,即使民众仍不认同希盟的主张,至少还能感觉到政府沟通上的诚意。以上所说的沟通责任,希盟完全不及格,造成希盟在选民眼中,表现傲慢、一意孤行的形象,为这次贡献了不少补选逆反票(赌懒票)。

巫伊结盟希盟难敌

想当然尔,希盟还有很多待改进的地方,但碍于篇幅不一一细述。客观地说,希盟败选也不完全是本身的策略错误。其中影响最大的外部因素(非希盟的因素)即是巫统与伊斯兰党的结盟。

509大选期间,金马仑的多角战得票数分别为,国阵1万307票、希盟9710票,及伊党3587票。巫伊结盟后,即使双方的部分支持者因诸如原则或敌意等问题,不愿票投国阵,这509前就已选定立场的4000票差距,对希盟而言,也是难以跨过的山丘,高到不能用坎来形容了。但外部因素并不是希盟可控制的,希盟也没有什么可检讨的地方,笔者就不多提了。

在此提醒希盟的各位,走出同温层吧!不要再沉迷于批评纳吉及马华可以带来选票红利的幻想中了。脚踏实地地耕耘才是正路,有政绩自然就会有选票。如果群众与专业之间出现认知分歧,就想办法协商或说服吧!


注:败选检讨当然是要选前写才有意思,此文始笔于2019年1月23日。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