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金马仑补选:原住民选票定胜负

苏奕文  |  发表于  |  更新于

【读者来函】

明天就是2019年大马第一场补选——金马仑国席补选。这次补选和此前其他补选不同的是,这是509大选后第一次在国阵胜出的选区进行补选,而且也是法律上第一次判胜选人贿选而重新选举的补选,其意义可见一斑。而朝野重量级领袖如林吉祥、安华、末沙布、哈迪、纳吉等都积极参与金马仑的竞选活动,足以见得这次补选的重要性。

金马仑国席的选民结构是典型的混合选区,巫裔选民33.5%,华裔29.5%,印裔15%,原住民22%,选民结构表明没有一个族群占据过半人数,基本上是四族鼎立,虽然巫裔和华裔选民相对较多(各占三分之一),但印裔和原住民的选票也各占据五分之一,这表示四大族群的选票都很关键,但都不是决定性的,朝野无法靠“讨好”单一族群来获胜。

而509大选的结果显示,这是一个选战激烈,票数接近的选区,最终国阵国大党西华拉兹(42.3%)以微差597张多数票,险胜希盟行动党玛诺佳南(得票39.8%)。从上届大选的分析来看,国阵的得票主要是依赖巫裔选票(大概67%的支持率)和原住民票数(大约85%),以及部分印裔选票(少过40%);而希盟主要的支持率来自于华裔选票(87.3%)和印裔选票(超过60%),而原住民支持率只有11%左右,巫裔选票更是可怜,仅得3%。

哈迪站台或增巫裔票

而这次大选,由于部分马来社群认为,希盟政府试图动摇“马来主权”而让他们大感不满,在反ICERD集会以及一系列“维护马来主权“的议题下,促成巫伊联盟并紧密地合作,预计国阵的主要票源,即巫裔选票将会大幅度增加。509大选时,伊党出来搅局,并且得到了3500张巫裔选票,分散了国阵的巫裔得票率。不过,伊党和巫统将在这次补选合作,而且哈迪还积极为巫统候选人南利站台,呼吁伊党支持者支持国阵,因此,这些伊党支持者的选票,能否化成支持国阵的票数,是国阵能否胜选的关键。

也许有人会认为从509后的补选成绩来看,伊党支持者对支持巫统意兴阑珊,他们更倾向于不投票。但,这次补选是在反ICERD集会之后,此时,伊党支持者的心态已和当初补选有所不同。当然还有一个更关键的因素,是这次的竞选对手是一向被保守马来主义者认为是 “华人沙文主义” 的民主行动党。

因此,在拥有共同” 外部敌人” 的情况下,巫伊支持者结合是可以预期的。这将大大增加国阵巫裔选票的比例,至少达成85%的巫裔支持率。当然,这自然就成为希盟领袖游说华裔选民,投希盟以对抗巫伊联盟的论述武器。

拱手相让的代价

然而,国大党这次将原属国席拱手相让给巫统竞选,并派出原住民退休警员候选人南利出战,这一招可说非常高明。由于西华拉兹涉及贿选而导致其声望下跌,再加上最近发生的兴都庙骚乱事件,可能导致巫裔选民有反弹情绪,因此国大党为了大局不派出候选人,让巫统候选人巩固巫裔选票并且尽量争取原住民支持,这个战略极其正确。

但是,这个战略也有其代价,那就是将会动摇国阵原本拥有的40%印裔支持率。就印裔选民而言,希盟政府执政后,拥有了历史上最多的印裔部长,且国大党让位给巫统,将会让当地印裔选民倾向于支持本就是印裔的行动党候选人玛诺佳南。玛诺佳南的印裔得票预计将会增加至70%到80%,部分削弱了国阵巫裔支持率的优势。

游子投票率料下滑

那对于希盟来说,其原本主要支持者华裔的选票流向也备受关注。由于希盟执政后,部分华裔对政府的承诺“跳票”出现了不满的声音,再加上许多华裔选民都是在外工作的游子,他们是否拥有回来投票的意愿和热情将是希盟胜选的基础。所以,林吉祥等行动党领袖就在媒体上不断呼吁游子回乡投票,至少要达到80%投票率,希盟才有胜算。

然而,就最近补选的投票率而言,在加上临近农历新年,预计华裔的投票率会显著下滑。这些在外工作或念书的年轻游子,预计有上千人甚至到3000人(和支持伊党的巫裔人数基本持平),而他们几乎都是希盟的主要支持者。选委会预计会有70%投票率,但笔者认为应该会有60%到70%的投票率,但华裔的低投票率对希盟不利。

在对希盟政府不满的声音下,华裔选民会否选择投废票,或转而支持另一名为农民发声且土生土长的金马仑华农黄承毅呢?笔者预计,大多数华裔还是会在希盟鼓吹的 “支持希盟以对抗巫伊联盟” 的论述下,继续支持希盟,就算转向也只是少数,并不影响整体倾向,预计至少能得到85%华裔支持率。然而,黄承毅作为当地农夫,能够很好地为当地农夫的权益和困难发声,是应该被大家关注的。

原住民乃兵家必争

因此,希盟就把希望都投入在占据票数22%的原住民身上,国阵对此也不逞多让,让原住民选票成为兵家必争之地。原住民一向被认为是亲联邦政府,因为他们看重发展和资源,而负责原住民发展和权益的原住民发展局(JAKOA)则是隶属于联邦政府,因此分析预测,原住民会转向支持希盟政府。

对此,希盟领袖也就原住民权益和发展频频发声,如联邦政府最近就原住民土地问题控告吉兰丹州政府,林吉祥也在部落格上发表胜选后将成立原住民大会,希望可以提升原住民生活水平和争取原住民权益。由此可见,希盟政府极力争取原住民的举措;而另一厢的国阵,则派出了原住民退休警员南利当候选人。

南利是当地原住民,父亲来自闪迈(Semai)部落,母亲来自特米亚族(Temiar)部落,而且他还是半岛原住民协会的财政,一直积极推动金马仑原住民社群的权利,在当地原住民中拥有很大的影响力。而且,国阵还不断表示,如果胜选将会是马来西亚第一位原住民国会议员,希望这些经历和论述能够说服原住民社群支持国阵。

国阵或领先1000票

希盟政府希望能够有80%的原住民支持希盟政府(509大选只是11%),然而,这个比率显然太高。笔者预计,只要有65%的原住民支持希盟,那希盟就有不小的胜算。然而,到底是希盟的 “加强原住民发展和权益” 的策略,或国阵的 “支持第一位原住民国会议员” 的策略,何者更占优,这就难以预测了。

但,无论如何,在华印倾向支持希盟,而巫裔倾向支持国阵的选票胶着情况下,原住民的投票倾向将会成为造王者。如果至少有60%的原住民至少支持哪一方,哪一方就获胜。但笔者认为,国阵在派出南利的情况下,胜算会比希盟高,也许最终会赢希盟1000票左右。

但,不管最终结果如何,如果能够借由这个补选,让更多人关注并促进改善原住民的发展和权益,这或许就是这次补选最重要的意义(无论是为了政治利益或选票考量)。


苏奕文,毕业自南京大学国际关系硕士专业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