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性少数滥用民主空间?谈希盟亵渎妇女节价值

王鑫业  |  发表于  |  更新于

内政部及希望联盟政府近日频频对妇女节集会,出现代表性少数(LGBTQ+)的彩虹旗一事,大作文章,甚至发表“弱势群体滥用民主空间”及“弱势群体应该先尊重多数人”的言论。这些言语再再地显示了希望联盟政府对于国际妇女节及民主价值的无知与亵渎。

为什么说这番言论是对于妇女节的无知与亵渎呢?国际妇女节的核心,一直围绕在人权及公民权益的斗争,而联合国之所以特别制定这样的节日,是为了纪念几个世纪以来,无数人为了达成性别平等而作出的牺牲与奉献。

除此之外,今年的国际妇女节的主题更是“Balance for Better”,期许在未来,世界各地的能够有一个更加平等的性别空间,不论是在商场、政治、工作、媒体、财富,甚至是运动的领域等等。

然而,想要达到一个真正合乎平等价值的社会,考验的绝对不单只是“女人”,而是需要整个社会、国家以及全球共同的努力的,这当中当然就包括了任何性别、性倾向、种族、宗教的人们一起携手。因为与平等价值站在对立面的是一个名为“父权”的社会结构。

必须要去注意的是,这个对立的对象并不是“男人”,而是一个绑架了男人与女人的老旧结构与思想。它在男人在最绝望的时候跟男人说:“你哭了你就不是男人”,也在男人追求梦想的过程中,用“这不是男人应该要有的样子”打断了追梦的可能性。

而性少数(LGBTQ+)与男人、女人一样,都是父权体制的受害者,因为性少数的存在破坏了“男人就是要阳刚,女人就是要阴柔”的既定方程式,也破坏了“男人要与女人结合、交配”的固定想像。

所以,性少数绝对不是如巫统妇女组主席诺莱妮或首相署部长姆加希所说的,“污染了妇女节”或“滥用民主空间”的群体,因为性少数也是这个节日里要捍卫的受害者,也是妇女节的伙伴。

何谓希盟的敏感课题?

内政部副部长阿兹加曼3月12日在国会外接受媒体访问时,直接谴责主办单位“应该考虑这种社会敏感课题”。在希望联盟成为执政政府以前,一直都会听到希盟的政治人物对于“敏感”这个词的疑问与质疑。

其中,包括前首相纳吉的1MDB贪污事件是不是敏感课题,以及行动党元老林吉祥也曾在他的书籍《马来西亚的计时炸弹》里质疑“敏感课题”这样的词语。不过,希盟在执政之后,显然在面对宗教、种族及人权议题时,不断地标签这些为“敏感课题”。

不仅如此,当希望联盟政府面对一些人刻意操作他们口中的“敏感课题”时,几乎都呈现噤声的状况,或者甚至是直接对自己的承诺反悔,包括是否签署《消除一切形式种族歧视国际公约》(ICERD)及废除死刑等议题。

那么,为什么刻意挑起族群纷争的ICERD大集会不被阻止或谴责,但一个以追求平等及人权等普世价值的妇女节集会,就应当被追究或究责呢?

双面人:选前选后不一样

希望联盟在希望宣言第27条提及,将会废除一系列恶法及撤除部分法律中不合理的项目与条款,当中就包括了《2012年和平集会法令》。

除此之外,从提出和平集会法的初期,一直到希盟执政以前,向来都有希盟议员挑战这项法令及其条文的“合宪性”,认为此法抵触了大马宪法所赋予公民的集会权利。

但在这次妇女节集会的议题中,内政部却搬出了这项法令,企图援引此法的条文来对付主办单位。

这不禁让我们质疑希望联盟政府选前选后不一样,如今尽可能引用甚至是利用前朝政府留下来的恶法,并没有真心诚意希望为马来西亚带来改革与前进的脚步。

一个和平的集会本来就是马来西亚宪法赋予公民最基本的权利,而性少数也是这个国家的公民,加上妇女节的核心抗争也与性少数(LGBTQ+)一致。所以,不论是从妇女节的宗旨或是法律层面而言,性少数出现在妇女节集会或任何其他集会,并表达其意见,是完完全全合乎“情、理、法”的事情。若希盟政府或其他人士执意扭曲这样的合理性,就是在试图破坏国家的宪制制度及社会安定。


延伸阅读】

看见父权体制—《性别打结:拆除父权结构》(一)

给所有受苦男性的十个建议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