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纳吉网红现象与社群舆论隔阂

阿尔文

1

从509之前,国阵与纳吉政府丑闻频传,在华社形象恶劣;到了政党轮替之后,先是曾被言之凿凿有罪的前首相纳吉依然没有锒铛入狱,再到其后纳吉在社交网络上活跃发文,通过大量数据与论证来进行论政问责,成功俘获一班粉丝,更是在接连几场补选中堪称MVP的表现。于是,华社不少人不禁百思不得其解,甚至也有不少论者撰文试图解构、探讨Apa Malu Bossku 现象。

要知道,509前夕,曾经意气风发的纳吉在助选活动并没有特别活跃,甚至当时有传言个个别选区不欢迎时任国阵主席纳吉出席助选活动。究竟纳吉与其公关团队如何在一沉百踩之后咸鱼翻生?甚至越秀越风骚……

如果说纳吉是在社会舆论中大面积地普遍遭到贬抑,那么他如今能取得如此高的声望,确实称得上传奇。不过,纳吉咸鱼翻生的起点其实并不低。纳吉曾经在舆论上遭到的一沉百踩主要是在华社,而非最主要的马来社群。从509选举成绩,再到多项民调可见,马来社群并非一面倒地唾弃纳吉与国阵,而是三分天下。

纳吉身上最大的丑闻即1MDB案,即使在1MDB丑闻最炽烈之际,街头巷尾乃至马来社群的社交网络,都可见马来社群信任纳吉的论调。一般上,不少马来同胞承认当时在国阵执政下生活并不是很好,但也正是因此,需要给纳吉更多信任与支持。(这和如今林财长支持者的论调是不是雷同?)

换句话说,纳吉的形象在马来社群中从来没有真正跌入谷底,如今卸下执政重担之后,纳吉有理有据的论政问责挽回声望,其实并不难理解。只是华社普遍上认为纳吉已经“跌入谷底”了,这才对Apa Malu Bossku 现象感到匪夷所思。这种认知差异来源于社群舆论的隔阂。

诚然,马来西亚是多元社会,各个族群之间各有不同社群舆论,自成生态。然而,自殖民地时期开始种族上的分而治之到其后多年国阵以种族为单位,作为施政依据,在在使得各族群舆论之间的隔阂。马来社群认为十分重视的课题,华社可能极度缺乏讨论;华社十分关注的课题,马来社群可能一无所知。

除了政府施政上的影响,最重要的因素还包括大马华社难以割舍的中华情意结,关注中国、台湾、香港的公共议题可能还甚于马来西亚自身的公共议题。“中华文化五千年”绵延已久的自傲,对其他种族的差异对待,也在在阻隔了马来西亚各族之间的融汇交融。

倘若华社能放低姿态与其他种族融汇交融,或许在马来西亚各社群之间就不会出现许多公共议题上的认知差异,国家社会少了许多隔阂,当然,代价可能是华社不得不放弃许多种族文化上的坚持。

纳吉从票房毒药到成为网红的过程,大概有不少华人感到幻灭,或无力感,“我们明明已经投票换了政府,就是要把纳吉投入监狱,为什么这家伙如今还逍遥法外、越秀越风骚?”。华人与马来社群的认知差异越大,可能那种幻灭或无力感越大。如何改善这种状况?或许唯有华社在大马政治上获得更多话语权(目前一点也不乐观),就越能改善这种状况。

最后,这篇文章的目的不过是点出大马客观存在的现象,不负责给出可能的解决方案,毕竟华社与马来社群的隔阂渊源已久,将会持续成为华社在马来西亚这片土地继续自处的大哉问。笔者不过一凡夫,民族社群之事是千千万万人必须长期思考的。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