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50年后,是时候解密“513事件”了

柯嘉逊  |  发表于

2007年出版的《513:1969年暴动之解密文件》一书,受到广泛回响,确实令公众和本书作者感到意外。马来西亚这段黑暗史一直让族群关系紧张,人民多年来的情绪受到压抑,此书显然已引起马来西亚人的共鸣。 如今,我出版此书的50周年纪念版,并为马来西亚当前的政治局势,撰写了一篇新的序言。

本书的主要论点是,1969年,华裔族群在吉隆坡遭遇精心策划的大屠杀,实则是新兴马来官僚资产阶级所制造出来的情境,以合理化他们在紧急状态后,推翻东姑政权的政变。此外,他们也警告,任何人此后若欲挑战现状,质疑“马来主权”的话,可能会面临513的流血事件。最近,时任副首相慕尤丁就曾在2014年7月发表类似的言论。

这本书为核心论点所提供的证据,已明显打破了巫统统治阶级所制造的神话。 这神话就是: “513事件” 的发生,是1969年大选后, “马来族” 和 “华族” 之间发生的自发性种族骚乱所造成的,而这起种族骚乱事件,是由华族为根基的反对党所进行的挑衅所造成的。

马来西亚掌权者宣称,513事件是1969年大选后, 在华基在野党缺乏敏感的挑衅下,导致巫裔和华裔发生突发性种族骚乱的事件。不过,此书所提供的证据已清楚推翻了这个迷思。

到底有多少人受害?他们是谁?

我们至少应该将这场大屠杀的罹难者一一记载下来,并提供他们的亲人一些赔偿。除了双溪毛糯墓园外,其他的乱葬岗在何处?而且,有人说,为了掩盖死者的种族身份,有的尸体遭人涂上柏油,而当时在吉隆坡医院值勤的医生,也证实了了这个说法。

由于很多尸体遭人涂上柏油,而且在没有办妥丧礼的情况下埋葬,所以,这些尸体应该像最近的旺吉连案一样,被挖掘出来并确认他们的身份。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只要通过听取受害者家属和朋友、在医院值班的医生和护士、扮演重要角色的红十字会工作人员、 值勤的警察和士兵、 政治人物和负责报道的记者的证词,即可揭露513事件的真相。而且,医院、警察署、和政治部等一些公共机构, 应向委员会公开他们的档案, 作为还原真相与达致和解的基础。

是时候解密513 事件了

如今,希盟“新”政府掌权了,或许它是时候表现为一个成熟开明和民主政府,解封内阁和政治部的官方机密文件。惟有如此,我们才能了解50年前发生513事件的完整故事。一般而言,官方机密文件将会在30年后解密,这也是为什么我可以开始研究各种“513”文件的原因。

巫统的一批 “御用文棍” ,针对2007年版的这本书,肆意大事攻讦,指责我的信息来源,只局限在外国 (英国) 的解密文件。 他们天真地认为,从事研究工作者无法分辨真假虚实。

马来西亚的历史学家,无论是官方的辩护士还是较为激进的人士都知道,英国人对马来西亚独立所提出的新殖民主义解决方案时,更倾向于支持巫统和联盟,而不倾向共产党或反对党。

事实上,我在书中指出了英国人虚伪的一面,那就是,当外界在谴责种族暴力,以及马来西亚保安部队有所偏袒时,英殖民政府正为他们所成立的组织 - 自卫团,提供军火。不过,这些文件暴露了英国官员的内心世界以及他们所拥有的情报网。他们的情报网有如目前能助我们能查获情报的 “维基解密” 情报网一样。

现在让我们谈谈一个难以处理的棘手问题,那就是,跟马来西亚1969年发生 “513” 种族暴乱事件相关的机密文件。如果巫统确实对事件真相感兴趣,那么,最简单的处理方法就是让相关档案解密, 尤其是政治部所保管的档案,更有必要解密。

我还记得,1987年,当我在<內安法令> 下被扣留时,政治部负责审讯的官员们引以为豪地夸耀说: 他们存放在武吉安曼警察总署的档案数量,要比国内任何一所大学图书馆的存档更为完整。这点,我相信。

那么,政府是否对1969年5月间发生的暴乱事件感兴趣? 谁是暴乱的始作俑者? 《马来前锋报》前主编赛查哈里,在他不朽的诗篇中所提到的“看不见的手” ,是暗指谁呢? 真正的伤亡人数有多少? 或许,他们对维持现状不变更感兴趣。 他们会继续老调重弹,一再重复人们已不再相信的鬼故事。

这本书会如此轰动遐迩,那是因为马来西亚许多人都认为,官方版本令人难以相信。 “513” 事件伤亡人数的官方统计数据,是最不可信的。虽然我本人不在现场,但是我姐夫当时是大学医院的教授,而我哥哥当时也是马来亚大学医科学生。还有,当时我有一位邻居,负责在场协助处理尸体。 他也是一名马来亚大学医科学生。

此外,自从出版了这本书后,我还听取了许多其他目击者的敍述。 他们都确认,为了隐瞒或掩盖死者的种族特征,尸体被涂上柏油,这些尸体的数目肯定远比官方所提供的数字多。这本书中所附录的文件,也证明了这个事实。

“513” 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C)

为了让马来西亚人民彻底驱除 “513” 的幽灵,我们需要成立一个 “513真相与和解委员会”(TRC, 来揭露负责策划大屠杀的罪魁祸首,并详细记录受害者的经历, 好向所有丧生者表示敬意。而且,也可以听取警察、军队、医务人员、和参与者的证词,以及听取1969年那几个星期內的蒙受伤痛者的意见。

现在不正是马来西亚的“513真相与和解委员会”,,让 “513”的幽灵安息的时候吗? 正如德国那样,,马来西亚应有勇气记录和正视马来西亚的真实历史,一劳永逸地促进马来西亚人民的和解。 这是一件意义深长的事。

在本书2007年版的发布会中,,我曾提到过,前政治部官员、退休人士、以及受害者家属等自动自发,,感动人心的反应,充分表明:有许多人热切希望能从各个不同的角度, 敍述他们的亲身经历,好让众人聆听。这些人士亲身经历过 “513” 的悲剧,,现已逐渐老化。 我们怎能剥夺他们诉说苦衷的机会呢?

“目前,恰是让我们正视历史真相的时候了。 我们应设法理解下面一句话的真谛”: ‘如果我们不敢面对过去,我们将无法走向未来’……”

1999年,卢旺达成立了 “民族团结与和解委员会” (NURC),作出努力,在促使 “卢旺达内战” 和 “卢旺达种族灭绝事件” 中,相互冲突各方之间达致和解,以便实现国家人民团结的最终目标。

除了听取受 “513” 暴乱事件影响的人士及其家属所作的证词以外, “513真相与和解委员会” 应有权查阅国家机密文件,特别是政治部图书馆內的机密文件(据说这是个极好的图书馆) 以及內阁所拥有的相关文件。只有这样,我们才能驱除 “513” 的幽灵, 最终使马来西亚成为一个和平相处的社会……

建立“513” 受害者纪念碑

最近,吉打州因修复第二次世界大战纪念碑,而引发了公愤。起因是,一个载有说明的路牌,把三名日本士兵描述为 “英雄” 人物。其实,在二战期间,日本侵占马来亚领土时,以极其残暴和无法形容的暴行见称,,尤其针对新马两地的华族,更是如此。

“513” 事件发生至今,,已有50年了。马来西亚应利用这50 周年的日子来纪念它,悼念这大屠杀事件的受害者。 “513” 受害者纪念碑应永远象征着人权的无比重要性,表示反对责成大屠杀的法西斯暴力。如果马来西亚真正要成为一个和平相处的国家,那么,这样的一座纪念碑象征性的价值,则不容忽视。

1943年,著名作家乔治奥威尔 (George Orwell) 写下了以下反西班牙内战的宣传文字:

“这类事情对我来说是可怕的,因为它常常让我觉得,客观真理这个概念,正在逐渐地从这世界上消失殆尽……我愿意相信,在很大程度上, 历史是不准确的,,有偏见的。但是, 我们这个时代特有的一个现象就是:如实撰写历史的观念,已被抛弃了,不复存在。”

马来西亚人民必须学会尊重符合历史背景的记忆。 不符合历史背景的记忆,可能令人对世界事物,作出不符合历史的诠释。 我们必须正视 “513” 事件。 那是1969年,马来西亚华人慘遭大屠杀的恐怖事件。 这起大屠杀恐怖事件,则被利用来掩盖一场反东姑的非民主政变。 这场政变竟然是由国家所主导的法西斯恶行。

马来西亚实质上奉行种族主义 法西斯主义则为胜利而喜悦

最近,由于希望联盟认同错误的论点,所以被法西斯主义者威胁要重施 “513” 的故技所吓倒。 新政府进而決定不签署批准 《消除种族歧视国际公约》 (ICERD)。 这项錯误決定明确地传达了以下的信息: 一。 希盟政府缺乏政治意志欲消除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 二。 在维护法律和秩序方面,希盟政府公然认可警方所表现的,具有选择性的效率。

国际刑事法院> 第7条特别适用于: 那些必须负起“危害人类罪” 的责任者,并 得将他们绳之以法。 犯下 “危害人类罪” 的例子有: 1969年,发生在马来西亚的”513大屠杀” 事件; 和1965年和1998年,发生在印尼的反华大屠杀事件。

今天,反对签署批准ICERD者竟敢大胆公开宣布: 如果政府決定签署批准《消除种族歧视国际公约》 ,他们将发动另一次 “513” 暴乱事件!这就令人联想起1987年 “茅草行动” 拉开序幕前夕的类似情景。

当时,巫统青年团威胁要在吉隆坡举行5万人抗议大集会,反击热心华教人士前些时候所发动的抗议行动。 这项抗议行动,是为了反对政府分派不符合资格的行政人员,到华校服务。当时,政府不但沒采取行动对付那些进行威胁的大集会组织者,却反而援引《內安法令》,逮捕和拘留那些参加进行合法抗议行动的民间团体成员。

如果当时法西斯分子真的诉诸暴力的话,警察和保安部队在对付他们时,会有称职的表现吗? 如果是否定的话,那就等于说,警方和保安部队承认自己无能,或者说,他们在执行任务时,采取双重标准。

除了首相是这个以种族为根基的政党成员以外,希望联盟的其他所谓“民主”和“多元民族” 的成员党,也令马来西亚人民感到失望。 这是因为,他们和马华和印度国大党一样,在纵容现政府实施前国阵政府所遗留下的种族歧视政策。

希盟政府不准备签署《消除种族歧视国际公约》 (ICERD)。 这么一来,希盟新政府就可以继续实施一切具有种族歧视性的政策和举措。 这些政策和举措是我们从1971年以来,就司空见惯的。 尤其是这些年来,车辆入口证 (APs) 丑闻及其他盛行的朋党资本主义; 滥用固打制,特别是马拉工艺大学 (UiTM) 所实施的“只准土著而已” 的种族隔离(“Bumis Only”) 政策。

这一切确实都是 “513事件” 所遗留下来的后遗症。只要马来西亚社会不宣布种族主义和种族歧视为非法, “513” 的幽灵将长期继续缠绕着我们, 永远刺激或触动着大家的良知。

可悲的是,今天的社会状況,和2007年那个时期的社会状況,还是一样。因此,这本书仍然具有现实意义和重要性。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