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华教新论述

郑晖  |  发表于  |  更新于

小时十三四岁的我,第一次在课堂老师播放影片中,知晓族魂林连玉的事迹。伟人的身影,值得反思:当下的我们,到底做了什么。从叶新田的董总斗争,到当下的统考不受承认,我们似乎更多的派系斗争,而非从立足当下,思考华教未来,在多元教育格局中,寻找自身定位。

过去,因为华教的存在,华社得以凝聚。经国阵政府打压,华教越挫越勇。董教总对华教的坚持功不可没,同时华社的支持,更让华教得以继续维持,成为中国港澳台以外,另一华文教育的发展基地。

华教的历史是悲壮的,也是勇敢的。但如果华教只能沉浸于过去辉煌历史中,无视当下的政治,国际,现实,未来格局,能否在未来二三十年继续茁壮,这就是未知了。

华教新论述,非是否定过去,而是立足当下,展望未来。

朝向多元与友族对话

何谓当下?

马来西亚历经种族政治50年,国阵政府倒台后,希盟执政中央,但在承认统考一事上悬而未决,甚至一拖再拖。希盟政府空投诺言有责,但华教显然可以对马来西亚多元文化付出更多努力:不再孤芳自赏,理应选择与友族更多的对话,主动打破巫裔对统考,对独中,对华小华教的错误认知。

当承认统考在网络上被闹得沸沸扬扬,各自活在自我圈子的华巫裔各执一词,在自己的族群共鸣着统考话题,却多数不愿伸出橄榄枝,向友族沟通与了解。华教在种族矛盾的格局下,理应用更多的主动去打破族群的误解。

不只是与教育部的政府官员洽谈,而是利用民间力量,让更多非华裔理解华教,理解统考,华教的存在并没有破坏种族团结与和谐。我想其一方式是把翻译成马来文的统考考卷,向各大报章媒体派发,引起社会舆论,并组织教育界的专家团,客观审核大马教育文凭(SPM)、大马高级教育文凭(STPM)与统考之间的差异在哪儿。

开放统考予非独中生,是华教融入本土多元教育的重要一步。惟有让他族清楚明白华教不是在分裂大马国民,承认统考以及对华教的拨款才可以从种族矛盾的漩涡中撤离。而向更多非华裔族群开放名额,甚至办技职夜校或中文班迎合其他族群的需要,从长期而言,对打破种族隔阂是有百利而无一害。

何谓当下?

国际学校的竞争。国际学校近年来雨后笋立,独中华小在面临竞争当儿,更理应把反思的方向确立在自身填鸭式的教育体系中。政治评论员潘永强曾提及,中学教育普遍出现两个值得焦虑的问题,一是课程偏重知识,但缺乏培养能力,二是学生即使上学,却学习不到知识。

现有课程以灌输刻板知识和运算能力为主,但对未来社会需要的软实力,则没有强化培养,造成中学生缺乏知识的应用力、创造力、沟通协作力和问题解决能力。

华教未来为何?非是用过去的悲情历史再一次号召华社的大团结,让华裔子女入学华小独中继续中文教育的香火。而是正面迎向未来的机遇与世界格局,进而调整自身的教育方式。我们的小孩,在未来的十年里,还有那些技能值得被华教栽培培养,这是华教在世界格局中寻找定位定点的方向。

资源匮乏影响教育素质

何谓当下?

独中面对的现实问题。撇开国际学校的竞争,看资金来源,就理解独中的难处。当取之于华社用之于华社,独中若未能满足华社的意愿,资金来源或可能受阻。在父母家长的期待下,小孩在三语并重,及数理杰出的期盼下,渐渐变得三语病重,数理成绩节节败退。世界潮流,从过去的集体主义,走向个人主义。目光注意力从群体转向自我。教育也因此变革,从你必须知道进化成你对这些知识有没有兴趣啊?

教育罔如服务般,向社会兜售。显然一味迎合市场,只做肤浅表面的包装,只能弄得自己四不像。华教的顶层目标设计,必须被更多的民众学者参与讨论。其中离不开国民基本智能与公民素养的提升。

智能,必须着眼于未来,非是填鸭灌输的纸笔计算,把一群小孩改造成计算机或翻译器。而是在协作,沟通,情绪调控,创意和批判性思考等等当中,让受教的小孩在踏入大学,甚至步入社会时,不仅仅是在就业方面提供基本的技能,而是让其人格能够在多变的社会中确立脚步,不至在变革的洪流中迷失。

把公民素养纳入华小独中课程中,则刻不容缓。对社会大小事件的讨论有助于批判精神的确立,同时也拉近对社会的距离。若父母送小孩来求学,仅仅为了考好统考,考好成绩升大学,我认为这是对社区文化建立的破坏。由父母家长组成的教育市场,未必是正确的。

身处独中前线的教师行列,我对独中的资金来源伴着深深无奈与感慨。像我负责的班级有7班,一班平均40人,约280人,近300。按人头计,扣除假期,我一天单独见一名同学,大概一年至多只能见一次。外加教学以外的校务,我休息的时间已所剩无几。

班级人数若能调控在二十几,我想填鸭式教学有可能被改变。但在资金匮乏的情况下,在校务中会议中校方已诚实相告,班级人数控制在四十几,已是极限。与其他独中老师交流,班级人数六十几的,也不见少。

在资源匮乏下,教育政策的不友善下,独中教育多半向填鸭式,纪律式,普鲁士教育靠拢。工业化教育体制,强调纪律,统一,而非养成批判式思考及知识一体化。我们离未来越来越近,但我们离趋势越来越远。

如果伤种族情绪,承认统考不妨搁置一旁,先把独中纳入教育大蓝图中,让政府拨款成为既定政策的一部分,其实更为实在,更为迫切需要。


郑晖,毕业于中国暨南大学。任建筑工程师十余年后,转职当教师,现于母校居銮中华中学任高初中教师一职。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