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雨后彩虹——见证台湾三读通过同性婚姻

汤明越 发表于  |  更新于

不少台湾同志运动的朋友爱说这句话:”迟到才是同志运动最大的敌人“,因为许多同志朋友很晚才睡,很难早起参与早上的动员。5月17日是国际不再恐同日,一早大雨滂沱,我原以为会影响同志朋友们参与立法院前的动员,但显然没有。

同婚进展六十年

这一天是立法院准备表决同性婚姻相关法案,为了让立法委员看见同志社群的存在及需要,婚姻平权大平台号召同志社群一早集结,希望表决不能输。台湾同性婚姻的历史最早可以追溯至1958年,有一对女同志伴侣投书法院请求办理公证结婚被拒绝,因为根据民法,婚约应由男女当事人自行订定。

接近三十年的岁月后,一名男同志祁家威也开始走上争取同性婚姻的路。他在1986、1994、2000多次向国家机关诉求,但都不被受理。2001年,法务部拟定人权保障基本法草案,其中条文有保障同性恋者组成家庭及收养子女的权利,但这部草案因内阁成员的反对而没送出。2006年的萧美琴立委提出同性婚姻法草案,但连一读也都无法通过。

2011年陈敬学与高治玮这一对男同志伴侣为了争取合法婚姻开始诉讼,当时尤美女立委也准备民法修正草案,但后来被法务部阻止。2013年陈高二人为考量人生安全撤销上诉。同年,伴侣盟推出历时两年完成的多元成家立法草案,内容包含婚姻平权、伴侣制度、多人家属制度等,引起正反双方的许多讨论。但这些讨论并没有让同性婚姻相关的法案能够顺利审查通过。2015年伴侣盟决议走司法途径,向大法官申请释宪。同一时间台北市政府也向大法官释宪。

2017年5月24日,大法官公佈748号释宪结果,表示民法没有保障同性伴侣是违宪的,要求相关机关在2年内修订或订立相关法案。这项消息让同志社群感到振奋,可是次年却受到全民公投结果的重重打击。幸福盟在2018年的公投中,提出”民法婚姻应限定一男一女“、”以其他形式保障同性伴侣权益”两案,这两案分别获得765万、645万票的同意票。

为了因应公投结果,政府搁置了修订民法的念头,改由订立专法。为了安抚反同团体与同志社群,行政院今年提出了《司法院释字第748号解释施行法》,名称即避开同性婚姻,也避开同性家属或伴侣之类的字眼,本法草案其中许多条文准用民法。”准用“的意思就是套用另一套法律相关的规定,所以在这法案就不再写得那么详细。

但此时幸福盟却跳脚,控诉政府罔顾公投时展现的民意。随后国民党立委赖世葆及民进党立委林岱桦分别提出自己版本的同性结合相关法案,但这两个版本都对同志社群不利,前者只视同性伴侣为”家属“而非”婚姻“,后者加上防伪条款,三等亲可以拆散当事人的关系。这三个版本的同性法案都迳付二读,于5月14日进行党团协商。由于协商不成功,因此立法院订定5月17日进行表决。

为了同性婚姻,这几年同志社群多次走上街头,聚集在立法院或者凯道,例如2014年的彩虹围城、2016年底也在立法院前聚集过、以及在凯道办理婚姻平权音乐会,2018年公投前一週也在凯道聚集,呼吁大家为爱返乡投下一票。

2016年底、2018年,许多年轻朋友也自主站在全台湾各个街头,两三人一组或二三十人一团,跟路过的民众解释婚姻平权、性别平等教育的意义。同志团体不像保守团体资金庞大,可以买平面及电子媒体的广告,只能动员社群每一个人(包括友善的异性恋伙伴),为性别平等尽一份心力。5月17日,立法院准备进行表决,同志团体也呼吁大家一起走这”最后一哩路“。

雨中赴会,终局之战。

前一晚雷雨交加,我半夜惊醒,对次日的集结有些忧心。早上7点半,我赶到桃园火车站的时候,已经有好几位伙伴已经集合了。这些朋友都是我在桃缘彩虹居所(桃园市的同志健康中心)服务时认识的,大家都很关心这一次的法案结果,都请假来声援。

我们桃园的朋友会合后,便带着彩虹标识及旗子搭火车北上,我身上也带着了马来西亚的国旗。大家在拥挤的火车上,交流着从前一晚到早上的心情,雨不停地下固然让我们感到紧张,但我们在网路平台上看到蔡英文总统、苏贞昌院长、林佳龙部长、郑丽君部长、郑文灿市长等人的温情喊话及祝福,深受感动。

到了台北后,我们拿起旗子往立法院的方向走去。到了现场发现青岛东路已经爆满,主办单位请陆陆续续抵达的朋友往中央南路、暨南路方向移动。我很惊讶,因为大家都克服早起的困难,已经来这里淋雨了。眼中所见不是撑着雨伞,便是穿着轻便雨衣的人们。

青岛东路上是主舞台,除了转播立法院开会情形,婚姻平权大平台的伙伴也在台上跟大家说明目前立法院内的进度。主办单位也在中央南路、暨南路设置大萤幕及喇叭,同步转播,现场也有很多人打开手机观看新闻媒体的直播。

本次表决的有三个版本,第一个便是行政院提出的748施行法草案、接着便是赖、林两位立委提出的版本。立法院採用逐条表决的方式,若行政院版本的先通过,便不再表决其馀版本的同一条文。

每条条文开始表决前,立委可以登记发言,三分钟后麦克风会消音。因此我们有机会看到友善的立委如尤美女、萧美琴、黄国昌、林静仪、林昶佐等发言,捍卫同性伴侣应有的权益;于此同时我们也看到赖世葆、沉智慧、费鸿泰等,不断以公投结果为由反对行政院版草案。

当场内性别友善的立委发言时,场外的民众都给予热烈的掌声及欢呼。像是林昶佐委员说明今天立法院审同婚专法而非修订民法的原因时,他怒斥在场的反同委员如赖世葆、费鸿泰、沉智慧等人,跟着外头的人传播扭曲、恶毒、抹黑、错误的资讯,造成社会对立。无论场内外都响起了掌声,我们都为林委员欢呼叫好。

可是反同的立委没有想要对话的意思,他们前几天放弃协商、绑架了协商,今天却指责政府不顾公投民意、强行通过法案。听到这里,场外台上主持人及台下的民众都气坏了,我们高呼口号:”我要结婚、不要结合“、”赖世葆!下台!“、”沉智慧!跳针!“等等。

值得注意的是,民进党为了本次表决,几乎动员了所有人脉以及关系,希望说动立委在关键时刻投下一票。区域立委有选民的压力,所以要让他们给行政院版投票,有可能危及他们的政治生涯。在前一晚风雨飘摇的时候,我们还无法确定民进党中有多少人是可以顶住压力投票的。

而国民党此时也甲级动员,要求旗下立委不得赞成行政院版本的草案,虽然有少数立委可能是比较友善的,但同志团体并不乐观。时代力量虽然全员支持行政院版本,但在立法院的人数不多,无法起关键作用。在表决过程中,我们可以看到谁在第几条投赞成,第几条投反对,若仔细条列应该是很有趣的。

748施行法中,大家最关注的便是第二条及第四条。第二条原本有定义什么是同性婚姻,但行政院后来微调,避开同性婚姻的字眼,套用大法官释宪文说明同性两人结合的永久关系是亲密且排他的。后续条文则持续沿用”第二条关系“指涉同性间的婚姻,藉此规范其他事项,例如第四条的登记。

由于原有版本的同性婚姻字眼遭到删除,所以第四条也增加说明两人可以根据大法官释字748的核心精神去政府办理同性婚姻的登记。这里可以看见行政院为了避免引起立委及民间的反弹,一再退让但又坚持遵守宪法,以曲折的方式保障同性婚姻。当第四条通过后,大家开始松了一口气,陆续在网路平台欢庆。

雨过天晴,彩虹绽放?

接近中午时,舞台主持人告诉大家立法院不打算休息,让立委持续表决到结束为止。主持人提醒大家照顾身体,这时候有些人开始去吃饭了。我们一行也大约在下午一点到附近的餐厅用餐。再回到现场时已经停止下雨,我们不必再撑伞,也趁机挤进去青岛东路,遥望主舞台。

这时候立法院已经表决到第20条,配偶收养另一方子女的规定。这里的规定还不够详尽,配偶双方没有办法”共同“收养”其他人“的小孩,目前只能单方面收养,所以另一方跟孩子的关系可能只是法律上的陌生人。

场内表决的过程中,婚姻平权大平台也在场外说明相关法条的背景,让民众较为了解。有时候反同立委上台跳针时,场外主持人后来就不再聚焦跳针内容,以免台下朋友持续伤心难过,他们会邀请一些名人如蔡明亮导演、灭火器乐团主唱杨大正、妇女新知代表瞿欣怡等上台跟民众喊话,给大家打气。现场四万民众除了在台北生活的朋友,也有来自桃竹苗、中部、南部、东部的朋友,有些人在半夜乘坐专车前往台北。

当然除了本国人士,也有像我在台湾生活的外国人在场声援,许多人正在跟台湾人交往。但可惜这一次表决并没有让跨国同性伴侣拥有更好的结果,如果依据行政院748施行法,来自承认同性婚姻国家的人民跟台湾人结婚没什么问题,但如果是来自其他国家可能卡在一些程序无法完婚。现场有不少台湾人的伴侣是来自亚洲国家,包括马来西亚、中国、香港、菲律宾等,这些国家都没承认同性婚姻,连带影响跨国同性伴侣的权益。

为了改善跨国同性伴侣的权益,时代力量最后提出修正动议,但除了时代力量党团,仅有国民党许毓仁立委支持,国民党、民进党其馀立委全都投反对票。当结果出来的时候,场外寂静一片。许多跨国同性伴侣不禁哭了出来,因为权益依旧遥遥无期。舞台主持人见状,邀请大家为跨国伴侣打气加油”我们为他们继续加油好不好!继续努力好不好!“。

我在青岛东路后方,听到这里时也流下眼泪。虽然我现在单身,无法结婚这件事短时间也不会影响我。让我感动的是,还有很多人其实没有放弃我们,依旧关心我们。我理解民进党不敢在本次表决中处理跨国同性伴侣议题的难处,但我知道我们不会被遗弃,就像是爱滋感染者、BDSM圈、身心障碍同志等更为边缘的群体,会被许多性别团体照顾着,在同志运动中不会缺席。

二读通过后,立法院马上进行三读。当议长拿起议事锤敲下去,象征法案通过。那一刻全场欢呼,每个人都拼命摇曳手边的旗子,不断高喊:”婚姻平权!亚洲第一!“。此时烈阳高照,全场朋友兴高采烈。因为从过去几年到现在多次参与动员,从早上淋雨到现在,很多人在乎的就是同性伴侣的感情是否能被国家认同。虽然社群历经去年公投的挫败,但民进党政府在今年的国际不再恐同日送来了礼物。这礼物是不够好、不够精緻,但对于同志社群来说是有着振奋人心的效果。

同性婚姻通过后,许多人忙着筹备婚礼,这是值得祝福的事。但我们也别忘记,反同团体仍旧想要打压同志权益,否定多元性别的样貌及存在,所以性别平等教育是另一个重要的战场,我们得守护得来不易的幸福。


汤明越,来自马来西亚怡保,目前任职于桃园同志中心。除了服务在地同志朋友,也关心马来西亚多元性别处境。

Share this story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