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困在不公缝隙里—大学生的心声

山头  |  发表于

近几日,教育部长马智礼频频上新闻头条,其言论引起四处燃烧,网民甚至发起联署,要求马智礼辞职下台,截至周五(5月31日)已超过14万人联署支持。原因很简单,马智礼被问何时会公平分配预科班给各族时,向来公关水平差的他即答,等土著不会华语都会被受聘,各族就可以被公平对待。

起初看到这个新闻时,即生气又好笑,还带着不解。这两者有什么关联呢?一个可改变(语言能力)、一个不可变(种族身份)。

我顺着马智礼,或是大部分土著的思路想,这意味着:要我们对你们公平,你们必须先对我们公平,不准不请我们!

青体部长赛沙迪之前为此事发言,扬言某些公司歧视土著,聘请条件竟然要求会华语,简直就是欺负土著,影响国家和谐。每次听到类似言论时,我都会心中一晒,觉得好笑,更觉得牛头不对马嘴,种族歧视抗议种族歧视。

我们诉求平等,但却这些平等都是建立在某些不平等上,马来西亚真是个奇妙的国家。这让我突然想起在大学修读多元关系课程时,教授曾讲过的一句话。他说,马来西亚有多元种族,我们要互相尊重,不应该歧视,但是其他种族不应该否认某些种族的权利。

听到这番话时,我感到可笑又无力。在大部分土著看来,他们给了非土著身份证,还允许他们信奉自己的宗教,已经是天大的恩惠。而你们这些非土著还不跪下来感恩戴德,竟然要求平等,简直是造反!

此外,该门课的作业还提出一道问题:是什么原因导致国家不和谐?我翻了同组同学的文章,发现有人提出,是因为教育政策的不同导致人民不团结,所以应该使用同一语言、同一源流的教育系统。而且,我发现班上大部分同学都是类似的想法。

先不说此举可不可行,想想马来西亚的境况,你即不允许我们受到公平对待,还要剥夺我们学习自身文化母语的权利,并认为学习自身文化母语是影响种族和谐,真的是贼喊抓贼。

话说回头,早前许多撰稿人都写明语文本身是个能力,与肤色不同,既能改变也能精进,因此通晓华语只是个工作条件,人们不会因为你不懂华语而歧视你。正如医院不会请工程师做工,技能不对口嘛!当然,如果你真的很想当医生,就去学罢。华语不需要学习5年,一年左右大概就能沟通。

实际上,教育部长不好当,毕竟马来西亚独立以来,教育课题素来是人民颇具争议的一个课题。不过,难得换了新政府,人们期待政府建立新的教育制度,岂料统考课题不了了之,预科班比例维持,所有迹象显示,新马来西亚只是换汤不换药。

然而,给事情添乱的是部长们的言论,尤其是马智礼。他上任一年期间,频频因言论上头条。他提出非土著富裕所以都选择私立大学,土著贫穷所以需要政府援助。而人权律师西蒂卡欣大力反驳他的言论,表示华裔学生无处可去,所以才被迫去私立大学。

学费与学贷落差太大

这也是我们非土著的心声。

我今年二十岁、大二。两年前,我的大马教育文凭(SPM)考获9A (2 A+, 4 A, 3 A- ), 马来文得A。不过,我申请预科班时被拒绝,于是打算读中六,却担心课程太难,时间太长,仍然拿不到大学学位。

如此,我就迷迷糊糊地被人推荐,进了私立国能大学(Uniten)。交了报名费后,才发现学费极其高。虽然它的学费不比双威泰勒等私立大专高,但我们家完全不能负荷。

每学期学费加上住宿生活费,需要8000令吉,但高等教育贷款(PTPTN)只能借到1500令吉,这点钱如杯水车薪。于是,我每个学期都在想办法筹钱,打工赚生活费,每一顿饭都不能超过5令吉,一天不能花超过10令吉,父母省吃俭用,不敢生病、不敢多花。

起初,大学基础班的费用仍算便宜,但到了学士课程,学费每一年翻倍,我一边兼职一边读书,压力极大暴瘦。我记得那时我教三份家教,一份补习中心.每到星期六日,搭来回四小时的巴士,去万津的学生家补习。因为距离远,车费高,所以我通常早上10点出门,晚上8点多才回到宿舍。不过,我到现在还是很感谢这份工作,帮助我减轻不少财务压力。

我一直申请奖学金,历尽千辛下,终于得到公共服务局的贷款(PIDN,注一)。这种学贷最终可按照一些规定,选择转换成奖学金。按我爸的话来说,这简直救了他的命。

亲眼目睹比例悬殊

但我为什么仍然写这篇文章?

因为非土著获得这个奖学金的比例,比大学预科班还来得少。2006年,《当今大马》曾报道,时任首相署副部长阿都拉曼和公共服务局坚称,PIDN并无落实固打制。根据前朝政府官员的说法,PIDN采用绩效制,即根据申请者的学术成绩、面试表现、课外活动和家庭社经背景而定。

不过,2006年上议会公布的数据显示,从2000年至2005年的6年期间,每一年的国外大学奖学金都根据80:20的土著与非土著2比例分配;而国内大学奖学金的种族比例则是70:30。此外,公共服务局的官员当时也声明,不断算将奖学金遴选过程透明化,也不打算公开申请者资料。

新政府上任一年,虽不期望经济快速飞跃,也不期待全面实行公平教育,不过,大部分的教育资源仍然偏向土著,丝毫不见改变。我亲身经历后发现,实际上获得此奖学金的人数,可能比真实的数据还来得少。

那天,我在大学提交表格时,由于缺漏了一些文件,需要临时改动而延迟提交,同时必须转到本地大学交表格。起初,我以为获得PIDN的国能大学的学生较少,毕竟就读我学校的非土著学生的家境并不差。不过,没想到本地大学获得PIDN的非土著更少。场内有400人,非土著不超过30个。

我握着薄薄的几张纸,感觉自己极其幸运,获得这笔贷款能够让我安心念书,也不需要每晚担忧钱从哪来。

朋友没钱进大学

不过,我身边还有许多没有像我如此幸运的人,他们连入大学的机会都很渺茫。某朋友告诉我,他完全没想过读私立,因为知道家里完全无法负担,是连辛苦打工都负担不起,所以干脆断了希望。于是,他把希望寄托在大学预科班上,结果不言而喻。

他转读中六,如今已毕业,但能选的科系和大学不多,质量也不高,甚至学位也不懂有没有。我问起他的打算,他说,如果真的拿不到政府大学,就先工作,慢慢存钱将来在拉曼读书。另外,我有个亲戚,既上不了政府大学,也完全没钱读私立,就连最便宜的拉曼也没办法,因为他来自单亲家庭。他们都是非土著,是土著认为“有钱的华人”。

除了马智礼外,大部分土著也都会认为非土著都是有钱人,非土著的生活好比土著好太多。许多华人会反驳再穷也不能穷教育,不惜掏尽家财就为送孩子入大学,我爸当时甚至想要把公积金的存款拿出来供我读书。

其实,不是大部分土著或非土著都是贫穷或富裕。我认识某些有钱的非土著,他们是真的有钱,很有钱的那种。他们有能力一年飞好几个国家,孩子入外国大学,样样用名牌,过着上层生活,享尽各种富贵荣华的生活。他们不考虑念本地大学,目标瞄准到国外念书工作生活和移民。

但是,有些没钱的非土著,或许从中学时期就开始打工。譬如,我中二开始,就在补习中心当“小老师”,时薪才2令吉50仙。我的身边也有不少华人同学在周末兼职,如在婚宴当服务生、做推销员、帮亲戚打工等等。

我们这些普通人家可以怎样呢?除了救命的奖学金和父母多年的积蓄,我们没得选,也选不了。

我们在不公的缝隙里苟延残喘。


附注

一、国内大学贷学金计划(Program Ijazah Dalam Negara,PIDN)是一种可转换成奖学金的贷款。这种合约共分为三种:一、工作满6年,可获全免;二、若为政府官联公司工作(不限年数),则只需偿还四分之一贷款;三、若为私人届工作,则需还二分之一贷款。


山头,来自森美兰,马来西亚国家能源大学,土木工程系一年级。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