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从科学社会主义者的视角看华教问题

丁劲雷  |  发表于  |  更新于

(-) 你前后写了几篇关于大马华教的文章,你一再强调以科学社会主义的思想原则和观点看待华教问题。科学社会主义与正确看待及处理华教有关连吗?究竟应该怎样看待二者的关系?

答:科学社会主义説到底就是人民性和科学性。说人民性就是彻底为人民的利益而奋斗,无论是在-个单民族或多族群的囯内环境都是如此 。对待语言教育问题,科学社会主义者也是既有人民性,也有科学性;也就是说,其观点和政策既是符合人民利益,也是符合客观规律的,都会在实现社会进步上体现出来。所以,科学社会主义与其语文教育的观点有-致性,都能在人民性和科学上统一起来。

(二) 你认为你在多篇文章中表述的观点能得到认同吗?

答:传统左翼的队伍中,有逐渐増多的老友萌芽反思传统的华教观点,扴受科学社会主义的语言观和教育观。善于联系实际的中青年一代,更由于时代的不同,实际上已经从思想和感情上摆脱了传统的华教观。

(三) 怎样从发展的眼光看待传统的华教观点和实践?

答:我在其他文章中曾表达过,我们的祖先来到星马,原来并不把自己当作本地国民,而是寄居并最后“落叶归根” 。他们把中国的教学媒介语丶课程内容丶教育制度和结构全都从中国照搬过来。移居新马及其后代的第一次思想革命,就是把新马当作自己的祖国,愿为这个国家和人民的繁荣幸福而奋斗。

传统的语文教育观在変化了的新情况下,面临了新的思想解放的挑战。这些新情况是:

1. 随着国家的独立,各族共通语言马来语 (在法律上称为国语) 的使用普及逐渐扩大。第二次世界大战后,英语作为国际职业语言的地位逐渐提升;

2. 从中国移居来的笫三和第四后代掌握英语和马来语的能力,为着适应社会谋生而大幅度提升;

3. 各族人口之间的交往和混居逐渐增加,使用英语和马语的普及性日益扩大。

在使用共通语言和国际职业语言日益普及的环境中,体现在非马来族群母语教育的内容和形式的笫二次思想革命,出现在人们的思维和实践中。

在这种新的局面下,我认为传统华族左翼的以下两种倾向是错误的:

1. 认为左翼运动的中心内容就是华教,把左翼运动等同于华教;

2. 认为以华文华语为学校一切科目的教学媒介语和行政语言才是母语教育。

(四) 你认为应该怎样正确定义华教呢?为什么?

答:所谓华教, 应该定义为对华文的学习和掌握应用,而不是片面地指为以华文华语作为唯一的学校行政语言和教学媒介语,并且生硬地规定除其他语文的学习教育外,各种学科的学习(主要指数理) 都必须使用华文为教学媒介语。

所以,所谓母语教育权利的底线,不是看学习其他科目使用什么媒介语,而是看从小学到中学的全过程,是否有必要和充足的学习和授课时间学习母语。其他学科的学习使用什么媒介语,是综合考虑社会谋生使用语言的普遍性和学习效率的难易,不是维护或反对华教的区别标准。

(五) 按照你的上述观点,怎样看待现存的华小和独立中学呢?

答: 首先,现有的华小和独中有教学质量的问题。由于教育行政管理等的差别,华小和独中有较之国小国中较高的质量,不但有实现母语教育高质量的必要保障,还有其他学科整体高质量的水准。

第二, 以华文华语为行政语言和教学媒介语也是民族情结的一种表现。民族情结的変化是-个必需经历的过程,有时是-个漫长的过程。

在这方面,马华两族之间,特别是两族的进步力量之间,负有双向互相理解的必要,并在应对具体政策和问题上,通过互相协商,寻找互为接受的结论。

(六) 你怎样看待各民族学生在同一学校屋簷下上课学习的倡议?怎样看待这种倡议会促进各族团结的观点?

答:华族中的许多华族情结者,也包括许多把华教等同于左翼运动的华教工作者认为,马来族和其他友族,虽然共居于同一国家中,虽然他们的子女也共同学习于同一学校,甚至同-族群不同社会阶层间,都有严重的不团结甚至对立的现象,不赞成各族学生在同一屋簷下共同上课会促进团结的观点,其原因是不能正确区别两种性质的团结。

一个是不同族群各自在民族感情上的差别。在一个多族群的囯家中,由于血统丶历史丶文化丶语言等的差别,在对待其他族群的感情上,存在着隔阂,甚至在极端情况下出现对抗和仇视。这也是民族主义得以滋生的原因。

另一种不同,是同一族群中不同阶层和阶级之间的利益冲突和政治立场丶观点的差异。

因为不能明确区分两种不团结的本质,以致许多人认为消除不同族群间的隔阂丶主张不同族群之间的团结是不可能和不必要的。

(七) 你认为马来族群主张消除族群间的隔阂的原因是什么?怎样理解马来族群中的科学社会主义者也认同这种消除民族隔阂的观点?

答:在我囯华族群体中,特别是一些华族左翼群体中,有很大部分人认为,自己是和中国一样的中华民族(由于地域丶经济生活丶心理素质等的差别,我国的华人不是中华民族,而是大马华族),在感情实际上是把中国作为自己的祖国。这很自然引起我囯马来友族的猜忌,也自然是产生狭窄民族主义和种族主义的土壤。

马来友族中的科学社会主义者,不但也与大多数马来族同胞一样,对华族某些群体所抱持的中国归宿感,也会产生正常和合理的不认同的心里状态。这同时让他们在推动马来族广大劳动群众和进步知识分子团结奋斗的事业中,感到这种归宿感的极大负面作用。

华族的科学社会主义者,唯有放弃以中国为祖国的认同感,才能消除与马来族科学社会主义者的民族感情隔阂,才能以此促进两族广大群众在争取社会进步中的互相信赖和团结奋斗。

(八) 怎样正确分析马来族的华教观?

答:首先,不能完全否认,马来族群的一些封建种族主义势力,会对华人族群学习母语採取仇视和反对的态度。这不是马来族群语文政策观的主流。

其次,马来官僚资产阶级基于统治政治的利益,不可能採取消灭同化的政策。在一人一票和华人族群占相当人口比例的我国政治环境中,尽管这些马来官僚精英会时而利用或煽动封建种族势力的言行,但实际上却不能长期一贯地採用这种不利于他们维持政治地位的政策。

再者,随着中国的囯际地位的提升,汉语迅速地成为国际社会重视和使用的职业语言,不但消灭华文不可能,也不现实。

(九) 你怎样看待现有与华文学习有关的各种型类中小学?

答:首先,上面说过,华文学习和以华文为行政和教学媒介语是不同性质的两个概念。鉴定华文学习是否得到保障,不是以华文是否作为学校行政语言及其他学科(数理) 是否以华文作为教学媒介语,而是看从小学到中学华文是否得到充分和必要的学习时间,是否能达到-定最低必要的使用读写水平。

其次,具体地说,现存的独中丶华中丶囯中都有连续6年的母语学习。以学习人数看,根据某教育工作者2011年的数字,华裔在独中有7万学生,华中(国民型) 有13万,国中有24万。那些口口声声维护华教的自认华教工作者,把独中作为他们关注和抗争的首选,对更多华裔学生所在的华中降级关注,对国中更是不闻不问。这究竟是在更广泛的范围上关注华教还是相反,答案是显而易见的。

再次,作为打下最初始基础的小学华教,我们固然同意,华小在教学质量和学生素质培养上,较之其他类型小学有极大公认的优势。为什么身为华教推动者,不能力争把华文学习作为国小语文学习的一个重要必修科目?(我曾说囯小有华文科目,这是一个错误,在此更正) 为什么有人在巫统常年大会提议列华文为必修语文课目, 却没有得到华教推动者的关注和呼应?

(十) 你认为华教问题上的主要矛盾的实质是什么?

答: 我认为现今的华教问题的主要矛盾,是两个族群的民族主义之间的对撞。

前面说过,华文教育的实质,不是过去的巫统当局甚至马来族群中的封建势力企图消灭华文母语学习和志在同化,与华人族群反对剥夺学习华文和反对同化的矛盾。

首先,是马来亚建囯的宪法就已经制定了马来族以外其他族群学习母语的基本权利。

其次,是马来亚的选举制度也说明,灭族同化的政策必将遭致其他族群通过选举投票奋起反抗。

马来族群中的统治阶级和政客,出于操纵选票和政治地位攀升的驱动,利用马来族群众希望囯家效忠认同和促进他族掌握囯语的民族主义感情,与非马来族尤其是华族维持华族向心力的民族感情,(这突出地表现于华族强烈追求自己建立以华文华语为学校行政语言和其他学科为教学媒介语) ,形成了马来族官僚压制华族民族感情和华族群众强烈抵制的矛盾。这种对抗,在马来族与华族都在共同的人民政权採取民族尊重和民族团结的正确政策情况下,是完全可以避免的。

(十一) 作为科学社会主义信仰者,应该採取什么正确的方针政策呢?

答:首先,科学社会主义者是以阶级分析和阶级联合作为自己的指导思想。在一个多族群的国家,科学社会主义者首先是着力于促进各民族劳动人民及其知识分子的团结斗争,以争取一个代表绝大多数人民政权的建立。为实现这一点,应该创造各民族学生通过共同的学习生活,使用共通的语言,才能消除各族群中的上层阶级制造的民族隔阂,才能在根源上铲除种族主义的流毒。在新马的历史上,在我国反对殖民主义和消除贫穷的斗争中,曾发生各族学生紧密团结的斗争和运动。这两个运动都是在不同族群学生使用共同语言,在同一学校的共同环境中实现的。

1954年新加坡马大校园的各族群学生,成立了社会主义俱乐部,他们的联合团结,促进新马的反殖斗争,也培养一大批优秀的各族社会运动领袖。

1975年前后, 马来半岛各族学生通过所掌握的马英语言,在马大和其他大专校园,互相信赖,亲密团结,共同推动了反饥饿反贫困的斗争,有力地冲击统治当局,涌现了后来各族推动社会进步的中坚力量。

理论和历史实践告诉我们,摆脱民族主义,推动各民族青年和进步力量的阶级联合, 才是推动社会进步的根本动力。

(十二) 有什么理论和实践的指引和借鉴,可以作为我们在语文教育方针和政策的参考吗?

答:我们许多华教运动者,甚至一些社会主义理想的信仰者,不是实事求是地学习和运用中国在其本囯条件下的一些决策和论断,而是不顾我国条件照抄照搬,却在我国教育政策上,对中国与我国强调共同语文问题的认知上,採取了双重标准的态度。以下是一些例子:

1.胡锦涛在一篇题为《推进新疆跨越式发展和长治久安》文中写到∶“到2012年基本普及学前一两年以国家通用语言文字为主丶本民族语言文字为辅的双语教学,并加快对少数民族中小学生实行国家通用语言文字教学丶加授本民族语文字的双语教育步伐,到2015年基本普及双语教育。”

2.在一所半数召收藏族学生的国家首先创建的西藏民族大学里,除汉语普通话共通语文学习,及其他少数科目如藏族史等可能使用藏文教学外,其他大部科目都以汉语为主要教学媒介语。

3.2017年拉萨中学(全自治重点高级中学) 引进教师公告中有下列要求:“ 语言表达能力强,普通话表达能力强,普通话达到国家二级乙等及以上水平。”

4.《2018年新疆自治区面向社会公开招聘普通高中教师简章》中,在招聘岗位的普通话水平或汉语水平要求中,对笔试和面试都作出以下规定:

笔试:“均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命制,考生使用国家通用语言文字答题”。

面试:“ 主要考查考生国家通用语言文字应用能力. 对国家通用语言文字运用情况考核不合格的,视为面试不合格” 。

5.《新疆维吾尔自治区2018年度幼儿园办园行为督导评估报告》中提出:“ 坚持从娃娃抓起,突出国家通用语言教育和国家认同教育”,“ 激发幼几学丶讲国家通用语言的兴趣” ,“积极为幼几学习国家通用语言创造良好环境”,“ 幼几国家通用语言听学能力 发生可喜変化”,“ 为持续接受通用语言文字教学奠定了良好基础。”

关注中国西藏和新疆民族问题的人们都知道,中国国内外都存在一股藏独和东突的势力。为了抑制这两股势力的扩张,中国政府在语言教育上採取了加强共通语文教学时间和课程,这除了有助于汉族以外其他民族的谋生能力外,也在中华民族认同和国家统一意识上起着关键的作用。

从以上胡锦涛对少数民族学前及中小学国家通用语文教学所提出的要求;和西藏大学使用囯家通用语言文字作为主要教学媒介语; 新疆自治区中学招聘教师对普通话笔试和面试要求; 以及新疆幼儿园行为督导强调“突击国家通用语言教育和国家认同教育” 看,这些少数民族幼儿园中小学都不是以新疆民族语言文字作为行政语言和教学媒介语。西藏新疆少数民族也不以此认为,这是汉族的所谓“同化单元” 政策。

(十三) 在 科学社会主义看来,语文教育问题上的本质是什么?

答:为了正确回答这个问题,首先要分别(尤其在多元族群的国家里) 阶级性和民族性这两种社会现象。必须区别这两种社会现象,才能正确认识和解决我们的社会问题。

科学社会主义者强调用阶级分析的方法看问题,那就是说,各族劳动阶级及其知识分子的利益是-致的, 他们之间联合斗争是社会进步的主要推动力量。

民族性是多元族群国家的另一种社会现象。在一个资本主义社会里,在思想意识上起主导作用的,是-个族群中的上层阶级。他们只会从本民族的利益看问题,也当然不会重视跨民族劳动阶级及其知识分子的联合。

以这种区别阶级性和民族性的分析作为指导思想,在语文教育政策上,应该掌握这两方面原则:

-方面,在多元族群的国家里,由于共同经济生活谋生的需要,必然要产生共通的语言,各民族劳动阶级及其知识分子必须共同掌握一个共通的语言,才能促进和实现他们之间的沟通和在这个基础上的联合斗争。这是一个不以人们的意志为转移的客观规律和关键性的原则。在这方面,必须用对客观历史规律的正确认识取代民族感情的主观不实际愿望。

另方面,一个民族学习和掌握母语,是一个民族的神圣权利。必须支持和捍卫任何民族学习和使用本民族语言文字的权利。学习和使用母语的权利,不意味就是任一民族开办以自己语文为行政和教学语言的教育机构,但也不能压制某一历史时期可能或必然会存在的本族群主观愿望。

(十四) 现在人们都在议论着华小和独中生源受到国际学校的威胁,你怎样看待这个现象。

答:华小和独中这类以华文为行政语言和教学媒介语的学校,之所以被广泛地认为在学生来源方面受到国际学校的威胁,除了国际学校在教学方法和管理上的创新(这在-定程度上是可以被借鉴和採纳的)外,主要是这些国际学校採用英语为主要科目和主要教学媒介语,符合了英语作为国际谋生语言的发展趋势。

董教总基于英语被广泛使用的趋势,也开办以英语英文为主要教学课程的班级,也说明了这种客观趋势。

(十五) 我国种族主义的主要社会根源和阶级根源是什么?

答:我国两个最大的族群是马来族和华族。由于马来族是马来亚封建王国的缔造者,也因为国家独立后朝向资本主义社会发展,马来族群的地位在宪法中得到了确认,使得马来封建官僚阶级在向马来官僚资产阶级膨胀发展的过程中,既滋生了马来民族主义,也由此提供了利用马来民族主义煽动种族主义的土壤。

马来宪法中一人一票选举制度及其向乡村马来族群政策倾斜的规定,使得马来官僚资产阶级利用民族主义煽动种族主义成为其维持统治地位的重要手段。

这种以马来官僚资产阶级利益为基础的政策,既不是基于各民族劳动阶级联合斗争所必然要实行的民族平等,也是族群关系紧张的主要来源。

我国的华族人口原来曾与马来族不相上下(包括新加坡在内的马来西亚时期) 。华族来自于较早进入商品社会和悠久历史文化的中国,以及人文地理形成的刻苦耐劳的品德,因为种种差异和矛盾,尤其是面对马来种族主义,也会产生民族主义的情绪和视野。

这种社会和人文背景,在华族的先进力量脱离科学社会主义理论指导的情况下,具体地说,就是没有正确掌握多族群国家语言发展的规律的情况下,会认定捍卫和发展本民族建立本民族语文为学校行政语言和教学媒介语丶并建立和巩固从小学到大学的本族群教育机构,作为一切斗争的中心和使命。这本质上不是科学社会主义,只是资产阶级民族主义。

(十六) 按照你上述对我国华族语文教育和族群关系的看法,你怎样解释过去和现在华族丶华教工作丶和华基政党环绕在华教问题上的种种现象?

答:由于历史上的种种原因,特别是作为华教运动领导者和组织者的左翼思想信仰者(实际上他们之中许多只是自认为与中国的中华民族完全相同的中国情结者) ,并不能掌握以阶级分析作为指导思想,也不能科学地认识多族群的资本主义民族国家语言发展的客观规律,以致国家独立以来至今,华教运动者在华教问题上,出现了各种偏离推动社会进步的正确轨道的各种现象:

1. 以华教(实际上却是以华语华文作为行政和教学语言作为标准,而不是学习华文母语的必要课程及其时间段作为必要条件) 作为-切斗争的中心,脱离以各族劳动群众(包括其进步知识分子) 的联合斗争作根本的政治方向。

2. 在脱离各族群劳动阶级联合斗争的背景下,不能对各种围绕着母语教育的各种课题,作出科学和实事求是的解释和分析,以至于发展到心怀私念,打着维护华教的旗号,动辄进行无休止的滥缠恶斗。

3. 由于错误地定义母语教育的内涵,以致一方面,既看不清华族各阶层群众和党派维护本民族语文文化的共同民族感情; 而另方面,却是某些华基政党政治上与马来族执政当局结盟,这两个性质的区别。以致过去和现在在华教问题上出现以下各种错误偏向:

• 错误地把捍卫母语教育的斗争,无限上纲定性为反对同化和反对消灭母语教育;

• 对政治上与马来族执政当局结盟的华基(无论是过去的国阵和现在的希盟), 不是在母语教育问题上採取既联合又力争的方针,而是自己联合争取有理,别人联合争取有罪;

• 以独中作为推护华教的唯一标准,却对拥有更多生源的华中和国中贫困的华族学生学习母语的不利条件视而不见,更不用说力争国小列华文为必修科目。

• 广大华族青年(尤其是进步青年) 早已对华教队伍的内斗反感生厌。那些高唱华教“生死存亡” 的内耗醉心者和支持者,既不深刻警戒自己脱离政治斗争方向的错误,也不从中认真调查硏究思考,从中找出母语教育的真正含义和规律,却継续顽固地坚持荒谬的老路。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