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当今大马》 来函

民主不只是投票——谈降低投票年龄制

郑晖 发表于  |  更新于

如果说18岁不适合投票,是大人们说的“不成熟”“不适合”,那三四十岁人们的民主意识难道就成熟了吗?我不禁自问:什么叫做成熟?

成熟似乎是幼稚的反义,但要我确切地指出民主成熟的状态,我概括不出来。也看出我对民主的认知仍显幼嫩,处在幼儿期。

若把成熟定义成为自己为自己群体发声的同时,也愿意接纳他人不同意见,能从他人角度思考问题,从异议者身上秉持求同存异,寻找共同点与平衡点的意见交流状态,那在报章上的言论中,鲜少存在这类“成熟”。

18岁投票,与自动登记成为选民,我想后者是必先实施,也比前者重要。而投票年龄的降低至何岁数恰当,我想这不应该只是单纯修改条款,而是落实一整套政策,从学校教育到地方选举,到强调法治,认同普世价值观等为基础,而殿造成的民主国家。

单纯降低投票岁数,却不谈学校教育对公民意识铸造,这本身或许就陷入流于表面的数字游戏中。

我觉得降低投票年龄的课题,其反思的关键在于,我们从未在中小学教育体系中,附加一丁点民主投票的讨论,更别说民主价值,普世价值等的价值观认识。

投票这事儿,像是长大了,你就会。有点像掉进水里,你自然会游泳这般。也像是骑脚踏车,久没骑车,跨上单车,那还是能熟练地驾驭单车,沿笔直的道路中加速来去。

小孩就是努力上学,认真听课把书读好。和考试以外的事儿,就不关你们学生的事儿——这似乎是普遍家长的态度。毕竟升学看的是考试成绩,若民主教育没学分,为何要花时间投入?

功利角度看,啥都是利益博弈,选择与机会。

根据媒体报道,一些十七八岁的小孩受访时,坦承自己不知道什么是投票,该怎么投,应该投给谁。这是值得赞赏的诚实表现。值得反思的是,受过大中小学教育的三四十岁大人们,有什么理由就觉得自己比小孩在投票这件事上更理智,成熟,且客观呢?

普遍家长或社会对投票的态度,似乎是不管你对民主有感或无感,反正你长大、有工作了,你就知道什么叫政治,什么政党应该支持,选票、该怎么投。

其实,这样的思考其实也有凭有据。想象踏入社会步入职场的职场新人,因为工作关系而开始接触各类人群及社会大小事儿,对于政府的施政方向和社会舆论等,都会投于更多的关注与更多的讨论,因为他们的未来与政府政策和社会舆论直接相关。他们在乎未来,看重未来,身为选民的他们也必然深陷其中。

但踏入社会才接触民主,寻找民主意义,其缺陷在于 :我们可能侧重民主的某一方面,却罔顾了对民主整体的认识。民主不只是投票,它还关于法治,有相应的三权分立,而分立的意义在于制衡,从制衡的角度出发,又延伸出第四权第五权,媒体监督与通过游行集会表达自身看法的行径。

民主不可能只是投票,它是一篮子项目。我们不会说一个国家实行投票机制,就是民主国家。它必须附上相应的法治,与人权等民主内容,才能被划为民主国家。且投票也分层次,像地方选举屡屡被阻扰,这本身就称不上是民主国家该有的成熟行为。

若对民主无概括的认知,人们单单依靠踏入社会,以自身片面接触理解民主,猜想民主,就容易受环境支配。若生活的环境皆是煽动种族情绪的言论,贬低法治和普世价值,强调朝里有人好办事的朋党官僚处事态度,这样只能让国家社会陷入更深一层的官僚腐败与官商勾结。像前阵子一些政党领袖扬言关闭柔佛的污染企业,这本身就是把选民赋予的公权力,企图超越法治,用情绪煽动的言行,阻碍社会舆论,理性探讨工业污染的缘由。

法治社会,是以法为执行准绳。他人在地方建厂须依从相应法规,如定时缴税,处理污染物等等。若不合规格,就必须受法律条文约束,或接收警告信或罚款,严重者则被提告上庭,接受法律审判与制裁。

我们必须法律程序,而不是看得民怨四起,就乘势指着对方要污染企业离开,此举不外乎是为了收复民意,同时也老实地诋毁越见脆弱的民众法律意识。

法治是民主的基础之一,若只谈投票,罔顾其他民主条件的建立, 这不会让我们的社会和国家的未来,伴随着民主制越见光明。

当下的政界,我感受到更多的是政客间的口舌之争。你怨我来,我怨你。口舌之争争执不下,就往往为了满足民众心底需求,设计反驳理由,以期在舆论中获取民意。就像过去的政客们诚信遭受质疑,为了让民众相信自己的清白,于是到清真寺神庙宣誓自己是清白无辜,不然就遭天打雷劈。

这些看似闹剧的背后,其实是政客为了利用民众对宗教的虔诚信仰,而示范的吸纳民意之举。到庙堂宣誓,对当下的民主建设有帮助吗?神,是往生后才以神的准则惩恶,而普世价值指的是今生的债,今生的恶就当下清算,因为我不认得来生的你是谁,你可能来生也不记得你犯了何错。法治的边界,在于今生今世。来生,法治跨不了。

试设想,你若是一自由市场经济下体制下的工厂老板,你见你员工业绩不好,招他问话,他不跟你解释,反倒拉你去神庙教堂,宣誓自己没偷懒,是尽责的员工,你能接受吗?但我们的政界,就可以屡屡拿宗教经文当盾牌,最近强制申报议员财个人产,却遭伊党以可兰经为名,驳斥相关法令。这本身就值得社会反思:与宗教经文相冲突的法律条款,该以何者为准?且译出经文含义,是否存在太多的主观认知,缺乏客观理性?

希盟政府若单只是把投票年龄降低,而没开展公民教育(不是爱国爱政党教育)那或许只是为政绩使出滥竽充数之招术,导致的最坏的后果或是让更多的蛇鼠政客利用各种下三烂招数,或利诱或蒙骗或煽动情绪,收刮18岁选民手上的一票。

鼓动情绪、煽动情绪、制造矛盾与对立,是对18岁少年最大的思想伤害,更是对国家未来埋下冲突矛盾的种子。但如果借着降低投票年龄制度,向人民施以公民教育,举办地方选举更符合民主国家的成熟态度,或能培养年轻一代对社会大小事的积极讨论,与不同意见者的妥协与求同存异。

若学校的部分政策方向,可以由学生老师投票决定,这其实很益智,也很有助于国内民主制的成熟化。或中小学,可模仿大学的学生会。让学生投票选出学生会主席,让他们能与校长老师董事平等交流,就这点,我想我们可以诞生更多客观理性的声音,与原意倾听他人,寻找彼此共同点与差异,再寻求平衡发展的发展道路与施政方针。

大马的下一个十年,或许可能不一样。

Share this story

向下滚动到主站点

2020财案

2019年10月11日

2020财案
  • 图表分析
    图解2020财案
  • 互动测验
    2020财案:有什么康头?
  • 投票
    2020财案:是赞是弹?
  • 滚动报道
    《当今大马》滚动报道
  • 视频
    财案2020公布视频
  • Telegram频道
    最新报道发送至你的手机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