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爪夷书法课争议:论师资与华文书法

方佳仑 发表于  |  更新于

教育部课程发展司(Bahagian Perkembangan Kurikulum)拟将爪夷书法艺术(Seni Khat),纳入国民型小学(SJK)四年级课本,顿时掀起涟漪,引起华社极度关注。全国华小首当其冲,一面倒反对教育部于2020年,在华小施行该项措施,以免增加华小生学习负担。

华文教育组织如董总,教总和全国校长职工会等,也纷纷提出反对。教专(NUTP) 则表示赞同,该组织也有三名代表参与课程发展司,包括总秘书、雪州秘书及槟州分局委员。其他政治团体,不管在野或在朝,皆有不同论调。

董教总也号召华团、非政府组织、华教组织和泰米尔组织逾十个教育教育团体,下周一(8月5日)出席联系会议共商对策,以捍卫华小和淡小教育。

通过爪夷书法学成语?

根据教育部课程发展司编写的小学标准课程国民型小学四年级马来文《课程与评估标准》(2018年4月检讨)》,课程设计的内容和学习标准(见第39页)主要包括:

一、实践、鉴赏及产生(写出)爪夷书法艺术的优美元素

二、认识、辨别和读出单字母,并根据爪夷书法艺术的成语,将之呈现(写成)于文体

三、通过优美爪夷书法艺术写成成语

由此可见,教育部在华小和淡小马来文增设趣味语文(注一)爪夷书法艺术,期待学生必须认识、辨别、读出及书写,由爪夷书法艺术书写的成语,谈何容易。

爪夷书法艺术,并不纯粹是趣味语文那么简单。对完全没有学习爪夷文基础,即完全不懂得单字母、拼音及单字的四年级学生,去掌握认识、辨别、读出及书写,并不容易。而且,要学生看懂用爪夷书法艺术书写的成语,是有一定的难度,因此肯定会增加学生学习负担。

更何况,爪夷书法艺术跟学习马来文也没有直接关联,无助于提升马来文学术水平。学生如何会产生兴趣?没有兴趣,又如何鉴赏呢?

不过,根据教育部昨天(8月2日)傍晚最新发布的官方通告,教育部将会继续如期实行爪夷书法艺术,并采取最容易明白的方式,以及不加重学生和教师的负担。

教育部副部长张念群事后在其个人面子书专页贴文称,教育部长马智礼在昨天会议上,同意修改课纲和课本内容,同时决定不会通过书写爪夷文笔画来背诵马来成语。

不过,至于教育部是否会修改《课程与评估标准》、课本内容,或者不再以马来成语作为教材,并没有出现在官方的通告,让我们拭目以待吧。

悬而未解的师资培训

笔者1979年投身师训行列,当时师范学院马来文有教导爪夷文,也属于考试范围,占考试分数10% 。由于资质欠佳,学习爪夷文不果,考试只好放弃争取10%分数。

笔者于1992年,在语文学院(Institut Bahasa)培训马来文辅导;2005年进修教育领导者专业资格文凭(NPQH);2006年在教育师范大学(UPSI)修读教育行政管理;以及2012年培训马来文(PITO)等期间,都再也没有学习爪夷文。

由于华小师资短缺,现今华小有许多非马来文组的教师,被迫“偷偷地”教导马来文。这些老师在师训时,原本接受华文培训,却在进入学校时,被校方分配教导马来文。

除了师资短缺外,教育部也考量到教师双语教学,更能提高低年级学生的学习效果,因此也会作此安排;除非该校缺乏双语老师,才会由马来教师教导马来文。

后来,这些非马来文组的教师,因教导马来文多年,在校方推荐为马来文教师下,都已经被教育局视为马来文教师。当然,也有者通过参加教育部的增加选修计划课程(PROGRAM INTERVENSI TAMBAH OPSYEN,PITO),受培训为马来文教师,然后才教导马来文。

不过,无论是哪一种,相信这批华裔马来文教师,也没进一步再学习爪夷文,要如何去有效地教导爪夷书法艺术?

按照惯例,教育部在实施爪夷书法艺术课之前,会在各州属进行培训一些马来文导师(Jurulatih Utama),并由各校选派一位马来文教师去培训短短两三天。受训导师回校后,再给校内马来文教师两三个小时的校内培训(Latihan Dalam Perkhidmatan - LADAP)。

在如此短促的培训,教师岂能掌握基本教学,有效地教导爪夷书法艺术?

不如提升华小书法

今非昔比,笔者在华小服务36年,发现书法在华小逐渐被忽略,没有受到注重;尤其是书法属于非考试范围。再说,在华小真正懂得书法的华文教师,可说是少之又少。华文教师也不擅长教导书法,而且学生对学习华文书法的兴趣也不高。

笔者根据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小学标准课程三年级华文《课程与评估标准》说明,学生使用毛笔习写基本笔画和描红名家楷书字帖,必须做到坐姿、执笔、运笔、笔画和笔顺正确,字的间架结构均称,字体端正等。

在书写中,学生初步体会汉字的优美。教师必须培养学生正确的书写姿势何执笔方法,应传授学生有关书写工具和保护工具的一些知识,以教导基本笔画(横、竖、点、撇、捺、钩、折、提)为重点。

如今华小的书法,只不过是教师口头吩咐学生,每周定期交上来的家课 。教师打个勾,写个等级或加个日期,就算是批改完毕,哪里有根据《课程与评估标准》教导!

学校方面,也不热衷于推广华文书法文化,只注重考试范围。校内华文科小组举办的常年活动,如挥春比赛和书法比赛,也是为了应景或比赛而举行。书法水准也每况愈下,对学生学习书法也没什么帮助,也推广不了书法文化 ,一切只不过是流于形式。

有些华小还会以家协名誉主办书法收费班,作为课外活动;由外聘的书法老师教导,让有兴趣的学生参与学习,可是人数也寥寥无几。

有些民间组织或团体,基于热爱中华文化,也会开办书法班,让社会人士、教师和学生学习华文书法。不过,数量也不多。

笔者认为,现阶段,教育部与其在华小施行马来文增设爪夷书法艺术,倒不如修订及调整华小华文《课程与评估标准》;重新培训华文科教师,加强掌握教导华文书法技巧,以及提升教导学生学习鉴赏华文书法能力和兴趣。这才是教育部课程发展司(华文科组)的首要任务,与华文教育相辅而行,这才是上策。


【附注】

一、根据四年级马来文(以及其他年级语文科目)《课程与评估标准》,需要进行评估的是三个领域:(一)听说技能;(二)阅读技能;(三)书写技能;这三项领域,都是以六个等级(1-6)区别。至于(四)趣味语文和(五)语文基础知识,则不在评估范围,或者作为考试内容。


方佳仑修读教育领导者专业资格文凭,教育行政管理学士,服务教育界36年。

Share this story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