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与民渐行渐远的行动党——从爪夷书法课谈起

李建鸿  |  发表于

其实,刘镇东已经不是第一次失言了。两个月前,“中文系不用花太多心机搞“被报道而闹出负评后,他就急忙让助理贴出讲稿否认,说是污蔑云云。然而,记者事后公开录音,确实刘真有此说后,却又转口辩解未曾否认。

经“放话、否认、未曾否认”的千回百转后,刘落得一身骂名,最后只得在媒体向大众公开道歉。刘是中文系及智库出身,相关言论必有其专业考量。然而,经种种政策U转,及恶劣的公关处理后,刘镇东与民主行动党逐渐失去民心。

“爪夷文小题大作论”一事也是如此。如果刘镇东主张《星洲日报》此一新闻的总结、摘要、下标题是恶意捏造、无中生有的话,那刘又该怎么看待《火箭报》以大大的标题《撤回爪夷文书法课》报导2020年增设爪夷书法艺术一事呢?

在各大报章都以“落实、照跑”作标题报导的同时,民主行动党斗胆在官媒《火箭报》标上 “撤回”二字,内文还美其名说“不是学习只是认识“。是当公众的眼睛都瞎了吗?还真是只许火箭放火,不许公民点灯呢。别忘了政治人物在检视媒体的同时,公众也在检视着你。

但近日来已有相当多人补充爪夷书法课的正反看法,故本文并无意讨论爪夷书法课之政策。只想藉此讨论民主行动党是如何把一手好牌玩烂,一步步失去民心。

其实,民众对爪夷文字的恐惧,行动党要负上大部分的责任。1980年代行动党反对爪夷文列入华小课程、2008年郭素沁的“爪夷文迈向伊斯兰国论”、2017年方美铼因华小学习爪夷文质问张盛闻“搞什么?”等事件都是证据。

爪夷文课题不过是伪命题,真问题是,火箭取得政权以前,把爪夷文课题当成是洪水猛兽,也“教育”了很多华人爪夷文是蚕食华文地位的手段。草根也因此对爪夷文反感,并恐惧伊斯兰。取得政权后,火箭不敢得罪掌握多数选票的巫裔,不敢撤回爪夷书法课,还敢要求非土著们理解互信开放地看待爪夷文?这种没脊椎的态度转变才是真正的问题。

其实,民主行动党的U转早有迹可循,从希望联盟拥抱老马的时候就开始了。过去火箭是怎么批评老马的,大家难道会忘了吗?上至领袖林吉祥冠名贪污之父,下至爪牙邱光耀诅咒不得好死。希望联盟接纳老马后,火箭立刻为老马漂白,成了发展之父、成了维护历史功名的善人。

509当权后更是变本加厉,裙带主义疑云的国产车卷土重来、土权固打制的战胜回归;相较《ICERD》、统考课题的遥遥无期,何其讽刺。但凡碰上作为多数选民的巫裔反对的无不U转,能讨好巫裔政策全都高高举起,非土著有意见的全都轻轻放下。这是巧合吗?没人知道,但可以知道的是行动党已经因此失去民心,支持火箭多年的粉丝到火箭服务中心扔鸡蛋就是明显的警讯。

民主行动党应确定自身路线。民粹就民粹到底,调查和了解草根,并向上层反映民意。以爪夷书法课为例,投火箭的选民反对爪夷书法课,代议士及阁员就应如实反映并采取行动,这才是对得起其选民的做法。抑或,精英就精英到底,哪怕面对无知者的埋怨反噬(backfire)也要尽力说明及教育。

还是以爪夷书法课为例,若要推行爪夷文字也未尝不可,但应广泛举办说明会,充分沟通以化解疑虑。即使得罪选民也要坚持到底,这才对得起精英的专业。选前说为民发声、代表民意;选后说小题大做、回归专业、尊重专业。这样的行为叫取巧,叫不一致、叫失信。

种族课题也是如此。拥抱多元主义就多元到底,民族主义就民族到底。选前面对非土著,说维护少数族裔争取平等,选后为了选票讨好多数。刀切豆腐两面光,在明眼人看来,就只是平权自助餐而已。

这样两面光的做法即使可以保得下届政权也是可耻的,毒树所结的只能是毒果,缺乏政治伦理的做法,只会让马来西亚走向不归路。更何况这么无耻的做法,带来任何好处了吗?民怨就有!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