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我们与罗兴亚课题的距离

方嫩

目前马来西亚讨论最热烈的无疑是罗兴亚人课题了。孟加拉海岸防卫队于4月15日在该国海域救起约莫400名奄奄一息的罗兴亚难民,并获悉船只本要前往大马,惟因2019冠病疫情严峻情况下,马来西亚实行严格的海岸巡防措施,使这批难民迫于无奈只好折返,在海上漂流历经2个月后,方才抵达孟加拉海域等待求救。

另外,随着大马行管令步入第4阶段,政府也逐步封锁疫情发生较多的区域,而聚集罗兴亚人较频密的吉隆坡士拉央斯里慕尼区就是其一。事缘,该区的批发市场接连爆出多位工人确诊,政府为保疫情不会扩散只能关闭该区,引来当地居民怨声载道,聚集该地的罗兴亚人更成为网络公审的众矢之的。

尤其在这自媒体兴起的时代,每人一部手机,只需花几分钟即能发帖、转帖,讯息真假难辨,如罗兴亚人宣布要占领士拉央、不照顾家居卫生在家养牛羊等。讯息如潮水般袭来。淹没了整个社交媒体平台;社媒充斥着怒的表情符号、各吹水站群组疯狂转发、有人发起网络公投、一面倒的负面评论等等,让人无法言喻。

一题各表,每个人都有权对罗兴亚课题有权阐述各自不同的立场。然而,利用网络大肆谩骂,宣泄内心的不满,并不能从根本解决问题,反之将怒火的雪球越滚越大。到头来症结犹在,举凡再次发生罗兴亚的课题,“咸丰”年间的视频和旧闻就会不断翻炒,无限循环。

很多人喜欢以第一既定印象去评断一个人,某个人若行为有误,即妄下结论其族群的平日行径一定亦是如此。如只要几位罗兴亚人的恶劣行径被无限放大,全部罗兴亚人都躲不过被人群起挞伐。当我们抱怨他族歧视自己的族群,是否曾扪心自问自己何尝也在歧视他族?

罗兴亚课题已经无关左不左、右不右的政治立场,而是人性在课题被无限放大检视之际,就犹如蕞尔的浮尘般变得渺小,令人不屑一提一概忽略。人人生而为人,我们面对受伤的猫狗尚且会伸出援手帮它们包扎伤口,更何况同为人类的罗兴亚人呢?

收不收留在海中飘沉的罗兴亚人,平民百姓没有主动权,朝野议员不管抱持什么立场,理应在罗兴亚课题寻觅出共识,并发挥东盟力量号召其他成员国,施压缅甸政府即刻正视罗兴亚课题。不管你对罗兴亚人抱持开放态度、抑或对他们嗤之以鼻,积累多年的课题还是犹在。当前整个社会氛围就是缺乏理性讨论,让主观意识左右判断一个人的优劣,这也是让人悲观的社会走向…..

台剧《我们与恶的距离》有一段台词:

“你知道什么样的病人最难痊愈吗?”

“没有病识感的病人。”

“他们明明生病了,却不觉得自己有病。他们明明可能错了,却坚信自己对。”

同理。

你知道什么样的社会最难痊愈吗?

没有病识感的社会。

希望大家能静下心来,停一停,想一想,共勉之。


方嫩,来自甲洞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