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来函

慕尤丁百日没新政只有重重挑战

魏家颖

6月9日不仅是马来西亚有条件行动管制令的结束,也是国盟首相慕尤丁宣誓上任的一百日。

纵观历任首相都会给新上任政府设下百日新政的先例,慕尤丁的国盟政府上任后又交出了什么样的成绩单呢?

我不伪言,这位史上最弱势首相除了抗疫一环赢得民间好评外,其他方面可以说一无是处。大马对抗疫情的表现在全球有目共睹。新加坡一项对各国政府抗疫满意度的调查中就把大马列于排名前五的国家。最近的默迪卡民调也显示,近八成大马人民对政府处理疫情的表现感到满意,针对卫生部的满意度更高达86%。

大马抗疫大队长-卫生总监诺希山在这一环的确为慕尤丁政府加分不少。在2019冠病疫情蔓延,国家处于水深火热之际,凭着喜来登政变上位的慕尤丁在抗疫方面无疑是获得了诺希山的倾力相助,值得关注的是人民对“温水”卫生部长的满意度只有61%。卫生总监独挑大梁带领卫生部大队抗疫,每日召开的新闻发布会是国人期待关注的。诺希山也成了大马抗疫的信任保单。

除了抗疫表现,这个未经人民投选出来的政府所交出的成绩单可谓近乎零。百日过去了,疫情也逐渐平缓了,慕尤丁的噩梦才即将开始。当国家逐步走向疫情的复苏阶段,他已经无法继续一味以疫情为借口来掩饰国盟政府的无能及备受争议的正当性。我在这篇文章里就大概总结几项慕尤丁接下来将面临的挑战:

(一)国盟政府的正当性

在喜来登政变后宣誓就职的慕尤丁,其政府是大马史上最弱势的政府。在公正党鲁勃安都国会议员朱加慕央上星期退党支持国盟政府后,其掌握的国会议员人数也仅仅114席,这也间接造就了大马史上最强势在野联盟。

为了确保这个非民选政府能够正当又稳定的继续运作下去,慕尤丁上任后面对的最大考验,就是如何消除民间对国盟后门夺权的非议。然而,令人遗憾的是,慕尤丁一再回避面对现实中的挑战。或许人民嘉许他上任后少谈政治课题,但事实则比较像在回避。试问一个没人民委托的政府凭什么资格来谈政治理念?

审视5月18日的半天国会,理应是国会议员辩论关乎疫情的各项法案及额外预算案的平台,也是慕尤丁展现其正当性的最佳时机,他却错过了。从禁声议员到缩短国会议程,只剩元首施政御词,他明显在回避前首相马哈迪提出的不信任动议。

如果国盟政府的多数席是稳定的,国盟议员没有扯后腿的可能性,那为什么慕尤丁要挡掉了给自身一个认可的机会?他大可循英国历任首相丘吉尔刚从张伯伦手上接过首相一职时的先例,在国会给自己提出信任动议来巩固其地位。

正所谓”丑妇终须见家翁”,慕尤丁始终得面对这最大考验。适逢国家实施复苏行管令至8月底,他会不会再暂延或缩短7月份国会会期还不得而知。就算如此,他终究还得面对年尾的财政预算案。根据西敏寺制度,财政预算案被否决的政府是必须辞职下台的,因为这个政府在下一年将会没钱运作。

(二)国盟盟党的合作

慕尤丁其次的考验就是如何确保国盟各政党继续支持他。这个结合几个土著政党,为了实现大马来人团结及夺权的联盟,其组织比希盟来得松散。

慕尤丁虽然贵为首相,但是巫统显然才是国盟的大哥,是国盟里掌握最多国会议员的政党。巫统也在国民共识联盟得到伊斯兰党的支持,还包括国阵的马华和国大党国会议员。这联盟里的联盟,实际上才是最有话事权的,他们会把慕尤丁的土著团结党看在眼里吗?

慕尤丁为了巩固相位分猪肉,不惜扩大膨胀内阁,大派官联公司高职予国盟后座议员及牺牲土团党各州执政权。这只为抚顺身为国盟老大哥的巫统及伊斯兰党。巫统的任何要求慕尤丁敢于拒绝吗?他可是无法再承担三两个国会议员蝉过别枝的风险。

接下来的日子,慕尤丁的挑战将是无尽的满足国民共识联盟的诸多诉求,来确保国盟政府不会分崩离析。别忘了国民共识联盟现阶段极力主张提前解散国会来举行大选,说不定到时的国会会议他们会暗地倒戈支持马哈迪的不信任动议来推翻慕尤丁,进而达成解散国会的目标?

(三)土团党的未来

土团党虽是年轻小党,却也是时下最混乱的政党。慕尤丁为了巩固自身地位使劲法宝革除异己。先后开除了包括几位创党功臣在内的领导,如马哈迪、慕克里和赛沙迪等。这间接否决了他们参与即将到来的土团党党选,也否决了慕尤丁在党内证明自己能耐的机会。

他虽然是革除了马哈迪并以代总裁身份控制土团党,两人在基层的支持力还是得在土团党来临的党选一见真章。土团党为了保住慕尤丁的相位而牺牲的大小官职,基层干部也频有微言。

马哈迪在被革职至今看似还没什么大动作,但这位政坛老手的能耐终究不容小觑。土团党是他一手创立的,他岂可在有生之年看着土团党面临灭顶之灾?背后一套部署肯定暂时不为人知。

(四)第15届全国大选

巫统各领导已经明言,给予国盟的支持仅是有限度的。换句话说,国盟只是一个没有组织性,利益挂帅而结合起来的各政党。巫统及伊斯兰党对土团党的态度极为冷淡。

值得关注的是,上星期国民共识联盟竟然召开了排除土团党的会议来商议下届大选的议席分配。

为何如此?因为土团党在第14届大选是以希盟成员党身份硬撼巫统及伊斯兰党的。倘若这三党在来临大选以一个国盟旗帜上阵,议席分配将会是最大的考验。不仅如此,慕尤丁还会是国盟继续推举的首相吗?抑或是巫统的纳吉和阿末扎希?公正党叛徒阿兹敏难道不想竞逐凯觎已久的首相宝座?

土团党在国民共识及希盟的夹攻下能分到马来选票的一杯羹?想到如此,慕尤丁何不只为自身的首相仕途三思,也为土团党的未来恐遭灭顶之灾而焦虑。

(五)国家未来经济及就业率

2019冠病疫情显著的冲击力已经严重影响全球经济增长,大马经济自然不在话下。在管制令期间,慕尤丁推出了数项救市方案——经济振兴配套来抒解民困及赈救国家经济,大多都被评为之为收买人心而大派钱的方案,對刺激经济效应起步了很大作用。更何况,再多的救市方案,如果没有一个完善的施行机制及减少繁文缛节,国人必定无法收益。就如行管令期间的政策措施朝夕令改,令人民措手不及。

他在6月5日宣布总值350亿令吉的经济复苏计划是短暂性的。相比起邻国新加坡的总体经济方案占了国内生产总值的11%,大马的救市方案却还未能达成占国内生产总值的10%。大马接下来的经济增长趋势就得看慕尤丁和国盟政府的本事。财政部长也明言大马财政赤字已经很高。在复苏经济的当儿,慕尤丁政府也须确保国库的钱尽可能用在带有生产力的支出上。

除此之外,面对疫情冲击下,国家统计局公布3月份的失业率在3.9%,也相等于大约61万国人失业。该局也预测全年失业率将高达5.5%,也即是超过86万国人将面临失业。慕尤丁在拼经济的当儿也务必创造更多就业机会,否则失业率居高不下,国人必定民怨四起。

(六)内阁成员效率及政府大方向

在慕尤丁极力抗疫的百日以来,国人的茶余饭后话题莫过于他的内阁成员素质。最引人争议的非卫生部长、妇女家庭部长及高教部长莫属。一众内阁部长及副部长不是为了博出位,就是已经处于冬眠状态。相信是为了消除争议,近日大家都不再看到卫生部长和高教部长的踪影,难道是被冷藏了?

慕尤丁这参差不齐的臃肿内阁实际上源自于他的分猪肉犒赏模式。疫情复苏过后,这些大多都在冬眠状态的高官们又能有什么一番大作为呢?他们会为慕尤丁献策良计抑或是闹出更多笑话,都攸关慕尤丁接下来的政权稳定及民意测验。

此外,国盟这没经过人民委托的政府并不是凭着竞选宣言上任的。自然的,这政府在没有任何大方向下施政,岂能带领国家前进?慕尤丁上任百日内并无提出国盟的替代宣言及政府大方向,却忙着分配军粮来笼络议员支持,这岂是以国家及人民利益为优先的政府?

(七)国家制度改革

希盟民选政府在509赢得政权后,便致力于国家改革工作,来提高问责制及透明度。这包括成立机构改革委员会、改革选举和国会立法程序的选举行动计划、改革执法和政府机构、改革司法任命结构、限制权力集中和关键公职人员的审批程序。希盟致力打贪行动也深获嘉许。

然而,慕尤丁上任百日非但没见过国盟政府在这方面的积极和心思,报章头条却是纳吉继子里扎获释、涉贪的沙巴前首长慕沙阿曼获判无罪释放及反贪会被政府用来向在野党施压的这类新闻。单是委任在野党为国会公帐委员会主席一事,慕尤丁都做不到。

单凭以上七大挑战,慕尤丁岂不心力交瘁?所以我认为,慕尤丁的百日蜜月期并不舒服,接下来的日子将更为艰辛。迎面而来的重重挑战及考验将让他措手不及。慕尤丁,是时候面对百日后的现实了。


魏家颖,玻璃市公青团州秘书兼加央区团秘书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