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来函

致选民:我们为什么不生气?

郑晖

自大学毕业,踏入社会,我已是三四届选民。历经一次又一次选举,从战兢,到怒火,到高亢,从希望到失望,再从希望落到失望,贯彻其中的情感,是生命成长的重要见证。

有了第一次上街示威,就有了第二次。该做什么,就去做。

净选盟(Bersih)2、3、4,陪在身边的友人,是越来越多。间中的反思也越来越深刻。在吉隆坡的大街上,随示威领袖喊口号,高亢地在雨中唱国歌,再到水泡车的烟雾弹,我身上似乎觉醒了什么。

我握着拳头,那些老叫我爱国的,正用国家机器的力量,打压我和我的朋友。之后的净选盟3、4,显得轻松,更仿若嘉年华。但看着新一批加入的友人,兴高采烈,我似乎更能肯定,我们国家并不只是有一群爱勾结朋党、搞徇私舞弊的政客,还有一个个像我像你这样,真的希望马来西亚变得更好的马来西亚人。

参加一场场集会,值得放心思反省的,太多。今天安华说,议员人数足够,要推翻慕尤丁领衔的执政内阁。

这不禁令人反思,我们到底做了什么?

而,我们为什么又让乱象继续发生?

龙应台有篇文,质问:你为什么不生气?

我又为何不生气,你又为何继续充当古时代那些天子脚下的草民贱民,高喊皇天在上,恳求天降一个好的父母官,一边收起愤怒,一边假装收拾包袱,像是要离开这片生你的土,却又无任何行动。

我不再是十年前的那个我。我身上少了少年时的冲动,少了义无反顾的踏前,少了情绪化的字眼。但我由始至终都认为,该离开这片土地的,绝对不是这个有意无意被党媒唤作”外来者“的我。该滚的,是那些拉人结党谋权篡位的卫道人士。

只能像赌徒般投票?

我不认同慕尤丁、安华这类拉拢一群不得宠的议员,以利益诱之,蛇鼠一窝,朝执政中央的大路迈进。这些人,在乎的是短期利益,他们会做的事,只有急着上位,然后利用权力套现,然后在下届大选前分配好议席及资源,以期继续执政中央。

这群卫道人士,四五年一次跟你握手寒暄,在演讲台上拼了命地煽动情绪,为的就是趁你心底不设防,攻其不备,让你、你家和你朋友的选票全都流进他的口袋里。

然后,他就可以冠冕堂皇地说自己是人民代议士,捍卫种族宗教。而不管你是华人,马来人,还是印度人。他的所为,其实和你无关。你,只是他黄袍加身的一缕金丝。你,没有行使否决的权力,因为你已经用了,下一次要使用,要等个四五年。而四五年后,你真的会理智投下一票?还是你又继续在各大政客演讲中,听着一遍又一遍的煽动言论,继续像赌徒般误入歧途,深陷泥沼,然后投下充满愤怒却没有一丝问责的选票。

马来西亚的政治乱象,不可能只有政客搞得鬼。

你我她这些选民愚民,皆有份。

下次大选,我们必须比上回,更谨慎,也必须更聪明。

我们的对手不是巫统,不是种族主义,不是国家伊斯兰化,而是那屡屡被煽动投下情绪化选票,却还是不能在一次次的政治乱象中,找到我们到底应该干什么的全民共识。

Share this stor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