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来函

18岁不成熟是道伪命题

陈韦宏

更新: 2021/4/2 9:13 上午

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以及自动选民登记的议题最近闹得沸沸扬扬,选委会以荒诞的理由告诉大家,在疫情紧急状态下无法进行工作故要延迟到2022年。身为执政党的伊斯兰党为了护航,更是抛出了可笑的理由——18岁青年尚未成熟,所以需要先培养他们的政治成熟度。一名说出“16岁就可以结婚”的领袖,现在却告诉国民:“18岁不够成熟”,这叫人如何信服啊?

降低投票年龄至18岁是毫无异议的,朝野阵营在希盟执政时期就取得共识,顺利以0反对票下修宪调低投票年龄。其中,支持调低投票年龄的不乏现任高官,包括现任首相慕尤丁以及高级部长阿兹敏。如今,显而易见,选委会为了政治操作,不惜以行政手段延迟执行国会的决议,赤裸裸地无视并践踏国会的立法权。

18岁青年已符合刑法中“具有行为人能力”的定义。譬如,他们已投入社会工作,开始需要履行报税义务,也符合了应聘公务员的最低年龄资格。从各种权利义务均等观念来看,公民参与投票的年龄降至18岁是合情合理的。此不仅可以扩展公民参与人数,还能让政府政策决定更重视年轻一代的声音。

与其说这些青年尚未成熟,倒不如给他们一个培养政治成熟度和拒绝政治冷感的好机会。年轻人通过资讯科技的掌握,早已对国内政治情势有所了解,如果他们在18岁时可获得投票权,将会更主动去关心和参与国家的未来发展,这所谓的政治成熟度绝对不比成年人差。

18岁的年轻选民是否足够成熟?这只是一道伪命题,如果说18岁不够成熟,那么如何确定其他年龄层就足够成熟了呢?如果说18岁容易受到操控,那么其他年龄层是否就不会受到他人操控呢?其实,年龄并非是成熟的唯一指标,而18岁就只是一组数字。 

法定成年人的未来

18岁在法律上已经是一个成年人了,年轻人必须为自己未来的路做出决定,而他们所做的选择将会影响他们的未来,他们也必须为自己做的决定负责任。同样的,年轻人是国家未来的栋梁,所以他们有必要投票决定哪个才是可以让他们未来过得更好的政府。

投票权是民主制度下最重要的一环,同时也是国民在民主制度下最基本的权益,参与投票更是全体国民的责任,事关手中的一票选出来的领导人将会决定国家未来五年,这当中更与每个国民的生活摆脱不了关系,所以绝对不能有任何人被排除在外。大家口口声声说青年是国家的未来,那么政府更加不应该将年轻人的声音排除在外,把国家的未来排除在外显得是那么荒诞。

前选委会主席失责?

疫情下的紧急状态,我们可以看到所有政府部门都运作如常,但是选委会却抛出 “受紧急状态管制令影响”这个理由。从国会通过修宪到现在经过那么长时间,选委会竟然表示相关准备工作仍在进行中,这不禁令人怀疑选委会是否无能失责。前选委会主席兼现任下议院议长阿兹哈,是不是应该为过去领导选委会无能而出来负责?

选举年龄降低以及自动选民登记皆是我国进入民主新篇章的重要步伐,如今却被有心人糟蹋民主制度。首相慕尤丁多次公开表示,疫情好转后将解散国会迎来第15届选举,若首相并无食言而肥今年真迎来选举,多达120万名青年选民们有机会透过选票,对当今政府施政进行反馈。

然而,随着选委会宣布延迟选举年龄降低、自动选民登记的决定,意味着这120万的青年选民可能因没有投票权而错过选举。选委会的决定已经引起社会,尤其是年轻人愤怒与失望,社会怀疑甚至深信这个决定当中涉及政治操作,国盟政府是有意通过这种方式来保住自己的基本盘,逃过被年轻选民问责的窘境。


陈韦宏,拉曼大学学院学生,学运团体拉大青年先锋TARANY副会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