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白旗运动

陈秋茗

在需求层次理论金字塔(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中,处于最底层的是生理和温饱需求,而我从未想过在这个时代,本该是2020宏愿,本该国泰民安的年代,会因为疫情和失败的限制行动令,有人竟因为三餐温饱问题,无路可走而选择放弃生命。而随着时间的推移,后门政府的退场式处理,越来越多人走上了断的不归路。

刚公布的的助贫计划似乎不是糖果而是毒药,虽然仍然为了大选而派“糖果”, 可这“糖果”根本无法切实地解决问题,这些微不足道的援助金和派放速度根本无法帮助已经在勒紧裤腰带或已无米之炊的人民。而公积金提款更是个笑话,在今年头受影响的人士已经提款过一次,相信现在户头里也所剩无几,如果真的在这疫情中耗光所有未来的退休金,那往后的日子该何去何从?

在这场政府打算置之不理,闭上眼睛,甚至于遥遥无期的疫情,人民只能自己帮自己,网络上甚至发起了白旗运动(#Benderaputih),呼吁需要的民众在自家外挂起白旗,以便让丧有能力的人给予帮助,至少能让几乎对生命举起白旗的人给予一点希望,不至于彻底地对生命缴械投降。

但我们都应该知道这一些都不过只是缓兵之计,随着一家家公司难以维持而倒闭,失业的人只会有增无减,马来西亚已到了水深火热的阶段,人民只能在饿死和病死间做选择,以死亡概率推算,或许开放经济已经是势在必行,而我们最需终步入了美国的后程。

如今当下,为了挽救局势,政府必须立马推出长远振兴经济计划以鼓舞人民,股民和外国投资。但对于如今的部长人才们,我不认为他们拥有能力能让经济复苏,毕竟先前种种举措已经足够证明他们的无能与失败。所以作为人民,我们急需统治者的介入,强行终止后门政府继续糟蹋所剩无几的资源,国会必须立马重启,选举必须延后,宪法必须立即修改以防止跳梁小丑继续作恶。

人民都举起了“白旗”以证我们无路可退。执政党既已无能,在野党难道还要蒙上双眼吗?无论哪一个派系,如今的沉默,难道对得起人民手中曾投给他们都那一票吗?在这场再继续耗下去只会一败涂地,没有硝烟和病毒的战争,立场真的还那么重要吗?

曾经中国共产党和国民党无论多大分歧都至少能暂时放下立场统一阵线抵御外敌,我们为什么不能?如果在野党派系始终不愿意,人民能做些什么?继续作茧自缚吗?这是一个值得思考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