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函

马派政局

陈秋茗

现今的政局虽混乱,分成多个派系,但上至历史悠久的国阵,下至创党不过几年的团结党,甚至如今的后门政府国盟,还有赛沙迪领军的统民党(MUDA),但论起曾带领他们的都离不开一个核心人物,便是那位曾让人敬仰可现在被万人唾弃的马哈迪。

马哈迪在大马政坛叱咤一生,他几乎能算是当今政坛所有核心人物的“伯乐”。打个比方,国阵里有他一手栽培的纳吉等厮;公正党、行动党里有他培养也由他之手送进监狱又救出的“工具人”安华,和为了谋政权而达成合作关系而后又背叛的林父子;国盟里当今首相玛希亚丁。他们的政治履历里都离不开马哈迪的影响。

即便他们身处不同的派系,但作风却如出一辙,最大的特点便是他们的“政棍”心理,表面虽大仁大义,说着为国为民,但他们更在乎自己的利益和放不下的权力。

在未有疫情之前,为了遏制安华的虎视眈眈,马哈迪一手策划“喜来登”事件,但鹤蚌相争却让另一个“政棍”,如今的玛希亚丁,曾经的慕尤丁占了便宜。而事件如果在回溯到更早之前,能让马哈迪忧心而决定策划这一切的,除了伺机而动的安华、公正党,也离不开一群始终期待并威迫马哈迪让贤的行动党支派。

如果没有疫情阻碍,或许在“喜来登”事件后,必会有场腥风血雨。而之后第一期疫情稍微控制后,安华与其支派不顾人民的安危,再次活动起来。玛希亚丁更是有了沙巴大选这一盘棋。

各党相争,但一败涂地的却是现在的人民。当今的马来西亚因为疫情不受控竟致民不聊生,沦为党争的祭品,实是人方为刀俎,我为鱼肉,毫无招架之力,只能任由摆布。

此外,另一个共同点便是各个政客的年纪,不夸张地说没有五十,都有六十,甚至于九十。这个本应该安享天年,享受前人种树,后人乘凉的年纪,但搞笑的是这一群人仍是活跃于政治舞台的人物。

或许马来西亚已成为他国眼中的笑话,马来西亚真的后继无人吗?我想不是的,而是光彩被掩盖。虽说年纪经验真的是不可或缺的一环,但年纪也离不开固有的思想老旧和精力上的力不从心,更何况他们都用了几十载来证明他们的失败。

我想经历这一场疫情的洗礼和其中发生的一切,无论是马、安、林、慕,任何一位都不再人民心目中的人选,也不再是适合的人选。人民希望改革也有过革命,但似乎因为从前就不见得是对的人选,所以徒劳无功。再下一场选举,如果仍是他们,人民真的还会有信心吗?

各位前辈们,请给后代子孙一条活路,趁早让贤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