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来函

多刺的榴莲

苏淑桦

更新: 2021/7/14 7:28 早上

厚实和金黄色的果肉,带着浓郁的香气,味道甜中带苦。大多数食评网页是这么形容猫山王榴莲,当然也不会忘了提它娇贵的身价。但要品尝个中滋味,却不得不剖开多刺不讨好的外型。就像要探知真相,不能不历经更谨慎严谨的思考,才不会根据既定印象或感官而妄下判断。

这不是一篇榴莲食评,只是想把自己曾听闻的事写下,也算是为棘手的榴莲课题留下一些注脚。

照片里的场景据说没有40岁的双溪兰人都不会有任何印象。木屋前身是米较厂,业主锺谭发在1957年以其碾磨谷机仓执照招人承标营业,而每月收取335令吉的租金则交给双溪兰华小董事部作为行政费,一直到1977年。米较场较后由地方议会接管出租给小摊贩,后来在90年代拆空了。

山区环绕的劳勿又为什么会有米较厂呢?原来劳勿农民曾经种植高山米,这叫我非常惊讶,因为只知道原住民会种高山米供自己食用,从来不曾听说过任何华裔农民也曾种植高山米。七十年代产量最高时,小小的村子里还有两家较米厂。

但种高山米相当吃力不讨好,不能在原来的土地翻种而需要开发新的土地,所以农民后来二、三十年间跟着当时流行的农作物种了可可、橡胶、油棕;到后来种了榴莲。

其实许多农民都有类似的经历,什么农作物价钱好,即纷纷跟进种植,然而果树种植需要时间,等到开花结果了,越早种的人会尝到甜头,而后来才改种的又因为市场已经饱和而卖不到好价钱,几年投入的心血会得不偿失。这也是为什么D24榴莲即使是名种榴莲,也有批发价跌到每公斤不到一令吉的时候。此时农民又会希望另寻出路,又赶着流行去种其他作物。

这些都是历史。猫山王在成功闯出名堂后身价百倍,榴莲农像是捡到生鸡蛋的母鸡,收入跟之前不能同日而语。但这并不是天掉下来的金母鸡,而是几十年间守住农地的辛劳,还有从种植、照护、培养、开发技术、找到出口通路等等付出所累积的成果。

日前森林局和彭亨州政府进入农地砍掉一大片的榴莲树而再次把目光聚焦在劳勿榴莲农身上,州政府和榴莲农对被清空的农地是否属于早前农民申请到的暂缓庭令范围内而各执一词。

许多环保组织齐声赞扬州政府严厉对付在森林保留地的芭场,却忘记了同样的政府把5357英亩(约3000个足球场大小)的土地颁布给了要“协助”漂白非法农民的Royal Pahang Durian Resources PKPP Sdn Bhd。2018年,临近名胜福隆港的集水区Hulu Sempam共近3000英亩(约1700个足球场大小)被开发作为种植猫山王的用途。

这边厢把原始森林集水区开发成新的榴莲芭,那边厢彭亨州政府官联公司砍下已经在收成的榴莲树,如果这不是自相矛盾的政治戏码,还能是什么?非法开垦需要严厉执法,这样的选择性执法动机存疑,公民组织不应该随着州政府的举动起舞。

也有者因为榴莲农对执法单位出言不逊而对他们诸多指责。自清早开始就被警察挡路,几经调解仍然没有任何结果,急切之下由山路步行到园地,看到栽种多年的榴莲全部倒地,无权无势的农民除了发泄情绪咆哮,事实上并不能阻止这一切的发生。

政府鲁莽清芭和选择性执法,很容易就被视为刻意挑衅。难道就没有更好的解决方案?在没有一纸通知、没有任何会谈协商,因为手握大权而恣意妄为,这是霸权的表现,而不是严厉对付所谓非法开芭的表现。

也有者把榴莲农等同于赚取暴利的资本家,执法就是不容许任何人占用公共土地资源牟利,甚至说成是纠正多年以来贪污滥权的正义行动。

如果榴莲农是所谓的资本家,日前大费周章的清芭行动就不会出现。榴莲农人数众多、背景各异,有经营超过二十亩地的大园主,有耕耘四亩至八亩的小农;有几代人辛苦经营一片土地的原居农民,有近几年因为看到赚头而想要在市场占一席地的后进者;有已经开垦种植几十年的老芭,也有在近几年才被推掉的森林。

人可以不诚实,但环境和树会说话,骗不得人。作为政府,官方当然洞悉这一切,也有足够的资源去一一鉴别和执法。但手握大权的政府不做这些事,利用政府资源去和其他财团一起把所有农民打黑,用漂白榴莲农的理由而提出不合理条约,还把其他原始森林集水区颁给这些财团。谁才是已经跟政客打通财路的资本家不是一清二楚吗?

关于合法和非法的问题,这是马来西亚土地政策的偏差,也不止发生在榴莲种植,许多菜农也面对同样的问题。我们的土地法承自以殖民政府利益为依归的英国,在现有的制度下,州政府绝对权力将地契颁给任何人,却没有任何条文赋予在土地上居住或劳作多时的普通公民任何公平的权利。暗箱操作下,跟政客关系匪浅而财雄势大的财团或发展商可以声称他们能够给政府带来发展,甚至和州政府的子公司合作,拿到土地的经营权或发展权。

所以在霹雳州有历经几代人开垦的菜园被视为非法,在彭亨有财团要收割几代人经营的榴莲园。这些农民几十年间也曾向土地局申请地契,而各路政客更是每五年就拿着颁发地契的幌子来拜票,但就只有少数人真正得到地契。

我们在市场上吃的菜和榴莲没有非法和合法的标签,但孕育这些菜和榴莲的土地因为农民苦心经营后价值不能同日而语,成为某些人眼中垂涎的肥肉。

马来西亚的土地和森林需要完整和符合时宜的法令来管理,而土地争议也绝对不能无视历史脉络和农民生计。问题棘手多刺,越是强权霸道,越叫人不得不怀疑其中的猫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