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来函

大选战情分析:雪州火箭如何能冲天?

蓝天狼  |  发表于  |  更新于

盛传下届大选华印裔将出现反风,最高兴者莫过于依靠华裔选票的行动党,最担心的则是将在华人区硬碰火箭的马华民政。

日前,郭素沁带领潘俭伟和刘永山探访刚刚车祸受伤的周美芬,虽然有意淡化两个阵营之间敌对气氛,但却依然掩盖不了下届大选,两党在雪州的激战气氛。

火箭马华大战灵北

八打灵北区(前为八打灵国会选区)在1995年以前都是行动党的堡垒区,之后在柯嘉逊提名表格出错而拱手让给马华后,这个堡垒区就失去了12年至今。行动党肯定耿耿于怀,因为失灵北等于失掉雪州的半壁江山,事实也的确如此,95、99、04年三届大选,行动党在雪州都只能攻陷数个州议席而已,难以重演86,90年大选的辉煌史。

行动党也认知到攻陷灵北的重要性,除了它是教育水准最高选区之一,更是行动党总部(基地)所在地。更重要的是,攻下灵北,能带动整个雪州的“反风”,继而狂扫巴生、沙登等国州议席。

为此,自从刘天球放弃三战灵北后,行动党就推出了潘俭伟这位毕业自牛津大学的前年轻企业家潘俭伟攻打马华两届灵北国会议员周美芬。潘俭伟过去8个月在灵北区勤于走动,在华文报的见报率比起周美芬有过之而无不及。

无可否认,自从形象讨好的潘俭伟成为行动党的灵北准候选人,周美芬的确面对输选的压力,加上国内太多不利国阵的课题,马华上下开始为周美芬捏冷汗,更传出周美芬可能换选区避开潘俭伟。

个人认为,潘俭伟和周美芬一战的胜负会在2500票之内。如今反风正盛,周美芬不可能在象上届大选一样,狂胜1万8043票。灵北是行动党过去的堡垒区,至少有30%的基本选票盘,上届大选在新首相效应下,刘天球依然可获得35%的选票,可见火箭在灵北区的势力不弱。

按照目前国家的局势,单靠天时与地利,下一届灵北的选票会有10%的选票回流火箭不出奇。但火箭要胜,必须至少扭转16%的选票,这就要看火箭的“人和”,即战略。

灵北缺重量级人物

重量级人物的压阵将能动摇区域的选情。2004年,林吉祥转战怡保东区,以他的魅力带动了近打谷的“反风”,继而攻下在霹雳州的3国7州。

反观灵北,即使潘俭伟的个人成就再怎么出色,他终究是政坛新手,如果底下的两个州议席也由新人上阵,那火箭将难以攻陷这3个席位。勤劳跑动选区的雪州秘书刘永山,刚与今年头加盟行动党的谢永贤医生和著名评论人刘镇东固然都小有名气,但是要负起攻城拔寨的任务,难度仍不小。

因此,若潘俭伟已确定是国席候选人,那行动党应该派一名重量级人物攻灵北旗下的一个州议席,才有机会拿下灵北的1国2州。

火箭应派强将攻灵北州席

笔者认为,行动党应该调派该党吉隆坡区其中一个国会议员来兼攻灵北州席,最适合的人选莫过于郭素沁或陈胜尧。

郭素沁在士布爹区的服务有目共睹,更是国会积极发言以及不断揭发丑闻的女议员。她是行动党“不可或缺的资产”,下届留守士布爹区,肯定会继续以更多多数票大胜。另一个角度来说,若她只留守士布爹区,有少少浪费。

行动党其实也认知到这点,因此打算派遣郭素沁国州兼打,郭素沁在蒲种金銮镇设立服务中心,意图已很明显,在开幕礼那天,郭素沁宣称该区由她领养,明眼人都看得出郭素沁已经计划攻打金銮镇州席。

郭素沁打金銮镇,胜选机会当然大,但是胜选的价值却不比她去打灵北州席来得大,因为灵北是火箭在雪州的桥头堡,能起着“突破一点,带动全面”的效果,何况郭素沁去灵北,虽然没有直接硬碰同样是女将的周美芬,但肯定能牵制她的势力,为潘俭伟和另外一个州席候选人护航,拉走更多的中间选民和妇女选票。

另一个建议是陈胜尧来攻灵北州席,因为他的专业人士形象符合当地教育水准,何况当了议员那么多年,建立了一定的名望,应该寻求一点新突破,为行动党开疆拓土。但唯一的顾虑是,陈胜尧在甲洞区 的选情不稳,上两届都是千余票低空飞过,如果他兼攻州席,有两头不到岸之忧,所以相比起来,郭素沁比陈胜尧更适合攻灵北的州席。

因此,灵北区的理想排阵应该会是潘俭伟攻国,郭素沁攻甘榜东姑或百乐镇,在强将领衔下,剩下的一个州议席才可以考虑放上刘镇东、谢永贤或刘永山,否则全由新人上阵灵北区的火箭将难以创造出色成绩。

巴生国席舍邓章钦取谁?

根据行动党雪州主席欧阳捍华所说,行动党今届在雪州的战略是分成三大战场,即大八打灵再也区、沙登区和滨海区(巴生一代)。

按照这样的战略,理应是一个大战场有一大将率领攻城。若大八打灵再也区有郭素沁,那巴生一代的滨海区将帅就非邓章钦莫属。

邓章钦自1999年中选巴生市区(现为双溪槟榔)州议员后,表现非常出色,他除了是 媒体的宠儿,更是揭发丑闻的能手,查卡利亚千万皇宫丑闻就是在他被禁足进入州议会时揭发的,风头一时无两。

持平而论,在雪州,行动党最出色的领袖的确是邓章钦,有经验、有胆识、有口才又有魅力。已经身为三届州议员的他,必须寻求更上一层楼,如果不能国州兼攻,就勇敢地放弃现有州议席,攻巴生国席。

巴生国席是典型的混合区,华裔选民占47%、巫裔选民占33%,而印裔选民则占20%。如果邓章钦攻下巴生,对行动党本身的多元种族政党属性有着非常大的象征意义。虽然说混合选区是国阵的强区,但是邓章钦无非没有胜算。

首先,邓章钦在巴生威望甚高,除了可以获得大部分华裔支持外,相信还能抢2到3成的马来选票,而印裔社会适逢HINDRAF事件而猛刮反风,因此有望获得6至7成印裔选票,行动党赢下巴生国席不是梦。

除此之外,深受巴生人爱戴的陈仪乔将很可能因为马华内斗而失去竞选资格,那邓章钦就不会面对巴生人“两个都要”的尴尬处境,若对手是形象因为和陈仪乔斗争和受损的郑敬保,邓章钦的胜算更大。

若成功摆出邓章钦为首的滨海火箭军团,加上目前的“反风”,行动党要横扫巴生和加埔底下的州议席如班达马兰、哥打阿南沙、双溪槟榔更是水到渠成,甚至还可以连带效应地保住滨海一带的适耕庄、攻下直落拿督。所以希望行动党高层能摒弃一些派系的成见,勇敢派邓章钦攻巴生国席!

陈国伟应舍蕉赖攻沙登

过去行动党能在全国斩获多席,除了当时的大环境对华社极度不利外,当年火箭强将猛攻危险区也是获胜的关键之一。

陈国伟自1986年中选为新街场(现为蕉赖)议员后,服务受到好评。之后一连蝉联四届,在蕉赖可谓是“不败的神话”。陈国伟的草根服务形象已经深入民心,作为行动党的组织秘书,陈国伟必须认知到开疆拓土的重要性,以他的名望去进攻其他选区,并把蕉赖区让给新人,提携新人。

在蕉赖隔邻的选区就是沙登国会议席,1990年,火箭V. 大卫强阵出击,攻下当时名为蒲种的选区。但自1995年划分为沙登国席,马华派出“九命猫”叶炳汉出战后,行动党一连在沙登输3届。

在日前的行动党沙登晚宴中可以看出火箭在沙登国州议席的排阵,如无意外,应该是雪州主席欧阳捍华和著名部落客黄泉安攻城。个人认为,目前黄泉安攻沙登国席、捍华攻斯理肯邦安州席的机会比较高,而剩下的无拉港席应该是由在当地跑动的叶南进律师出征。

这样的排阵不弱,但或许只能减少多数票而不能获胜。因此必须要有一大将领军。5届国会议员陈国伟是最适合的人选。

沙登的华裔选民只有54.1%,要胜这个选区必须获得至少7成华裔选民和6成印裔选民(占10.7%)及至少2成的马来选票(34.7%)的支持。若对手是廖润强,那黄泉安将很难获得7成华裔选民的支持,顶多在反风大吹的当儿获得5成选票,届时行动党不只攻不下沙登,更浪费了黄泉安这名良将。

行动党应该考量的是,谁能跟已经担任3届州议员并在当地有一定势力的廖润强斗?黄泉安的部落客名望是否能在沙登新村这类的地方掀起效应?想来想去,把陈国伟调来攻沙登,黄泉安在蕉赖守土才能让行动党1+1获胜,所以行动党应该这么做,陈国伟也应该有勇气接受挑战!

总的来说,国家需要壮大在野党,种种不利国阵的课题已经出现,在野党要在先天不公平的选举制度中获胜,除了依靠民心的思变,策略应用得当与否更为关键,因为这将决定江山谁属。雪州属城市地带,也是最能感受到生活压力的地方,因此最大的反风可能就在雪州吹起。因此,行动党在雪州必须派大将压阵,陈国伟、郭素沁和邓章钦这些重量级领袖不能再只是守在自己的原区,而必须想办法帮助行动党开疆拓土,打败腐败的国阵,赢获更多的议席,火箭才能冲天,人民才会幸福!

祝福行动党!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