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mk-logo
新闻
阿都拉改革遭遇巫统反弹<br>大马戈尔巴乔夫有心无力
Apr 2, 2009 5:09 AM
更新: 5:45 AM

pak lah abdullah ahmad badawi final meeting with cabinet members 010409 03 所谓“盖棺定论”,首相阿都拉卸任之际,媒体纷纷给他的政绩打分。新加坡《海峡时报》不客气直言,他的改革遭遇巫统和官僚的强大反弹,以致有心无力,能留给马来西亚的政治遗产,实是凤毛麟角。另,有外交官更形容他是大马版的戈尔巴乔夫。

上台执政稍微超过5年后,阿都拉昨天主持了最后一次的内阁会议,并且向内阁部长们道别。当这个国家经历多事之秋,阿都拉却要熄灯离去。

他的继承人纳吉预料将在明天(3日)正式宣誓成为新任首相。

《海峡时报》指出,就经济领域而言,阿都拉要让政府更透明的承诺从未实现。

经济走廊计划或无疾而终

他也未能削减官僚机构的繁文缛节,或者打击贪腐现象;这些问题都在在打击着大马企图成为本区域投资中心的竞争力。

这位第5任首相阿都拉一手推动的经济走廊计划,例如柔佛的依斯干达发展区域,仍处于雏形状态,似乎毫无能力抵挡全球经济风暴的袭击。

阿都拉掌政期间,始终摆脱不了自己政党巫统的双重桎梏:首先是去年3月大选国阵差劲的表现;其次是允许前副首相安华重返政坛。

“他是大马的戈尔巴乔夫”

不过,阿都拉的政治成绩单在未来有不同解读的空间;许多分析家和外交官相信,史册最终会给这位温文敦厚的首相有更仁慈的评语。

一名资深东南亚国家外交官表示,“历史将定位他为马来西亚的戈尔巴乔夫”。

“释出精灵不会再回瓶子”

戈尔巴乔夫是已解体的苏联前总统,他在任期间推动改革开放政策,不过苏联也在其执政期间开始衰弱,最终1991年底正式解体灭亡。戈尔巴乔夫在西方国家的声望极高,被视为是结束冷战的功臣;但在俄罗斯,他却很不受欢迎,被看作国家没落的罪人。

“(继承的)纳吉和其团队将了解到,被释放出来的精灵将不可能再回到瓶子里头了。”

巫统纠缠着错综恩庇关系

najib mahathir pak lah umno 2009 agm final day 280309 08 《海峡时报》认为,最为一个善良的政治人物,阿都拉认知大马所面对的难题,例如政府机构贪腐问题、通过大型计划以刺激经济的需求、政治恩庇体系,都渐渐地侵蚀大马吸引外来投资的竞争力。

不过,阿都拉企图清理政府包袱的努力却遭遇公务人员体系的强大反弹。

而且,他的改革议程也违反了巫统的政治文化。巫统如今是一个建立在错综复杂的恩庇关系之上的政党,各个党阀都依赖林林种种的政府合约,来维持其属下的政治效忠。

民心思变改革沛然无法挡

接棒的纳吉将很快发现,阿都拉的经济改革失败,只是推迟了这个国家亟需的改革苦药。纳吉将毫无选择,只能够再次对抗阿都拉所不敌的反动力量。

纳吉也将了解,阿都拉所以开放更大的政治空间,只因为改革潮流已浩荡无法阻挡。选民的思维越来越缜密,他们对巫统的统治风格早已厌倦。

阿都拉在本周二与各报高层进行的告别餐会时表示,“当我谈论民主和自由时,这不是容易的事情。但你仍必须让人民享有”。

早年受到敦拉萨赏识提拔

尽管阿都拉予人温文敦厚的形象,但他其实是个拥有深厚草根经验的政治人物。

pak lah abdullah ahmad badawi final meeting with cabinet members 010409 05 他毕业于马来亚大学伊斯兰研究,阿都拉在1960年代进入政府机构服务,并且受到敦拉萨的赏识。敦拉萨是纳吉的父亲,他后来出任马来西亚第二任首相。

1969年513种族冲突之后,敦拉萨上台,并委任阿都拉成为自己在国家行动理事会的助理秘书。这个理事会是当时为期两年的紧急状态下,大马的最高权力机构。

料不会对继承人指指点点

国家行动理事会解散后,阿都拉重返政府机构,并且在1974年加入政治活动。4年后,他在家乡槟城第一次赢得甲抛峇底国会议席。此后,他成功8次蝉联这个议席。

不若第4任首相马哈迪那样,阿都拉卸任后应该不会对其继承人指指点点。

应不会要求出任国油顾问

此外,根据阿都拉贴身助理透露,阿都拉也不会要求受委为国油顾问。这个职位过去都由卸任首相来出任,如今马哈迪正在担任此职。

这名熟悉阿都拉退休计划的助理表示,“他不要给纳吉制造麻烦”。

阿都拉曾公开透露,自己退位后将投入宣扬回教的工作。纳吉预料将委任他出任政府的智库组织大马伊斯兰研究机构(Institute of Islamic Understanding Malaysia)的首脑。

根据官员消息,这个组织将易名国际回教学习机构(International Institute of Islamic Learning),好让它的业务范围能扩大到国际层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