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的其他作品
mk-logo
新闻
放软姿态公开申诉回国心愿<br>陈平施压但不对抗亦不道歉

采访侧写

在庆祝《合艾和平协议》20周年前夕,85岁的马来亚共产党总书记陈平罕见地露面,接受大马各中文媒体的联访。一如预料,陈平欲回国安享晚年的愿望成了当天的提问重点。

媒体不再像当年,欲从他口中涉猎鲜为人知的武装斗争情节,反之却纷纷将焦点围绕在回国的课题上。毕竟,联邦法院7个月前的裁决,对这名在森林里领导反英殖战争,渴望回国祭祖的游击队领袖,已是关上了最后一道大门。

在一个可轻率将宽恕错误必然等同于否定过去,而不愿费劲辨识差别的社会,谁又可确定任何和解的骨子里,其实是败者永远为寇的政治法则。

难怪陈平一针见血地表示,副首相“永不宽恕“的言论,对解决问题没帮助。

“Selamat Tinggal”解读多

chin peng pc at hatyai 271109 或许,那是斗士要面对的最后一回合斗争。由齿缝挤出来的一句“Selamat Tinggal”固然可有不同解读,或对故乡既想拥抱,又深知希望渺茫的无奈,或正如陈平说,希望大马人民安居乐业。但听者有意,“告别”与“再见”太容易勾起对自知之明、悲观与认命的联想。

然而,认清现况与言弃是两回事。一身蓝底碎花峇迪长袖衣,配深蓝长裤的陈平在1小时20分钟的访问中不只一次,而是多次强调了,不放弃回返霹雳州实兆远故乡,祭拜祖先及及与家人团聚的二十载回国心愿。

当年在森林颠沛流离及被流放的陈平,在脸上留下了岁月的痕迹,但没有一丝日暮途穷的悲凉。

不介意偷渡方式圆回国梦

chin peng pc at hatyai 271109 02 尽管曾表态拒绝以毫无尊严的偷渡方式回国,他现倒不假思索地抛出一句“不介意”,而显然放软了姿态。

不仅如此,访谈结束前,陈平更以国语对记者笑说,将穷尽一切办法,甚至以偷渡方式一圆回国梦。

值得一提的是,陈平是在记者询问会否愿意以公开道歉换取回国条件,摇头说”我不会同意”。这其实与他早前表明,若有证据证明马共故意滥杀无辜,他愿意做出道歉的立场并不相悖。

从访谈中可见,陈平对把案件带上国际法庭审讯不表乐观,更愿意尝试说服政府与反对他的人站在人道立场,让他回国尽一份孩子的孝道。

【点击观赏短片】

仅说“被耍弄”没恶言批评

若象征马共最高领导的陈平临终前都不获准再踏上大马的土地上,当局纵使一一执行了《合艾和平协议》与其行政安排,肯定对协议留下一个不可抹却的缺陷与缺憾。

陈平对这个说法表示认同。唯他始终谨慎地传达诉求,以“被耍弄”和“遗憾”等字眼来形容不获回国的心情,并未恶言批评大马政府。

该名我国史上最神秘的传奇人物不仅是发言严谨,其代表律师梁卓经除了在联访前更与记者会约法三章,要记者一一自我介绍与媒体机构、旁人不可入镜和由媒体承担记者会开销。

当访问涉及法律问题,梁卓经也马上介入厘清一些模糊的地带和概念。

思路仍然敏捷表现极度冷静

虽然陈平的回答皆很精简,但难以否认,自称年老记忆力衰退的陈平依然思路敏捷,面对刁钻的提问也表现得极度冷静,总不疾不徐地在肢体语言配合下做出解答。

对当年华玲和谈及合艾协议前谈判等马共秘辛的问题,他巧妙地以记忆不全没有回答,否则称要先翻查日记,拒绝印证前英驻马最高专员邓普勒(Gerald Templer)的说法,发表一箩筐“共产党人的典型废话”。

chin peng hat yai interview 6 陈平曾在《我方的历史》序文中指出,书中仅记载一个选择走不同道路的人,为他理想中的祖国奋斗的历程,既非自夸,亦非道歉。

如今,他则似乎采取一种既施压但不对抗,亦不道歉的做法,放软姿态地公开喊出“我方的最后心愿”。在他透过媒体制造舆论压力之后,球目前是踢回到政府的脚下了。

而政府是否敢于在柏林围墙倒塌二十年后,拿出勇气纠正前朝的不敢为,真实履行《合艾和平协议》的承诺,关上历史的这一页,展现大和解的精神,允许一个手无寸铁,行动需要人家扶助的老人回国安享晚年,则将直接检视首相纳吉的政治格局。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