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律师向新国上书促废除死刑
死者父亲倾家荡产为儿申冤

发表于  |  更新于

更新

NONE 就在大马青年杨伟光于新加坡的死刑案件仍未见曙光之际,马来西亚公民社会今日继续向新加坡政府施压,重新挑起一宗2003年的死刑案件,来证明新加坡法庭曾误判死刑,借此要求该国暂停所有死刑,并以终身监禁取而代之。

来自“捍卫自由律师团”(Lawyers for Liberty)的数名律师,包括拉蒂花(Latheefa Koya)以及苏仁德兰(N Surendran),今午陪同41岁的慕迪(V Mourthi)前往位于吉隆坡安邦路的新加坡最高专员署,呈交一份抗议备忘录。

关键证人同时面对指控

NONE 这名父亲控诉儿子维尼斯(Vignes Mourthi,右图)在2003年遭新加坡法庭冤枉问吊,苏仁德兰更在当场指控,“新加坡冷血地谋杀了一名无辜的大马公民”。

维尼斯于2003年9月26日,因为贩毒罪名成立而在樟宜监狱问吊。

苏仁德兰指出,英国作家亚伦沙德瑞克(Alan Shadrake)所著的《曾是快乐的绞刑手:检视新加坡司法制度》(Once a Jolly Hangman : Singapore Justice in the Dock)书籍揭露,当初指证维尼斯贩毒案的关键证人,也就是逮捕他的拉仄古玛(Rajkumar),在案件聆审的同时面对强奸、肛交以及贪污的罪名,最后更被判入狱15个月。

苏仁德兰表示,这已导致拉仄古玛失去公信力,但是当时新加坡警方与控方竟然向维尼斯的律师拉维(M Ravi)隐瞒这一点。

“维尼斯在临死前都坚持本身与贩毒无关。”

著书揭露冤案却遭逮捕

苏仁德兰也声称,拉维曾询问新加坡最高法院首席大法官杨邦孝,是否能够只凭程序就判处维尼斯死刑,对方的答案竟然是“可以,答案是可以”。

他进一步指出,当沙德瑞克著书揭露这宗冤案时,新加坡政府却逮捕并控告他。

沙德瑞克是前往新加坡出席其著作的推介礼后,于7月18日被捕,并起诉他刑事煽动以及藐视法庭。

父亲新山关卡卖糕糊口

NONE 慕迪与律师在最高专员署外,将备忘录交给新加坡最高专员署一等秘书谢华特(Walter Chia,左图),对方表示将转交给新国政府。

警方大阵仗派出30名包括便衣警探在内的警员到现场驻守,不过并没有干预。

慕迪较后接受媒体访问时表示,原本拥有割胶合约的他在儿子逝世后,变卖所有财产,倾家荡产为爱儿申冤,目前只能在新山关卡靠售卖糕点糊口。

这名父亲以淡米尔语誓言,“我会继续斗争,希望真相有一天能水落石出”。

轰新加坡与落后国家无异

备忘录向新加坡政府提出6项要求,包括承认误判维尼斯、还维尼斯一个清白并赔偿其家人、改革新加坡法律确保尊重生命与自由、根据宪法向杨邦孝采取行动、停止所有死刑案件并以终身监禁取而代之,以及撤销沙德瑞克的控状,并就非法逮捕向他道歉。

拉蒂花强调,死刑是不可能重来的案件,就算判决出现错误也无法弥补,但是大马公民社会针对杨伟光案件向新加坡政府请求赦免以来,对方至今依然毫无反应。

“新加坡自称是先进国,但是其做法与沙地阿拉伯和苏丹这些国家没有分别。”

苏仁德兰则补充说,若新加坡没有回应,他们会进一步追究此事。

死刑案没政治价值不受理

此外,他们也要求马来西亚政府插手此事,“被问吊的是马来西亚人,因此马来西亚政府必须处理此事”。

不过,拉蒂花也点出,由于杨伟光和维尼斯的案件没有“政治价值”,因此政治人物和政府都没有积极处理此事。

新国人被迫到新山买书

另一方面,《曾是快乐的绞刑手:检视新加坡司法制度》的出版商张永新也有出席这项活动。

他接受《当今大马》访问时表示,新加坡政府不应逮捕与提控沙德瑞克,因为后者是根据事实证据撰写该书。

他透露,虽然新国政府没有禁止售卖此书,但是却劝告书店不要公开售卖,结果新加坡人纷纷选择到隔岸的新山购买,让此书在新山热卖,目前已经进入第三版,至今已印刷了4000本。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