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拯救沙巴”VS“沙巴人的沙巴”<br>行动党促以泼冷水唤醒杨德利

陈泓缣

编按:作者是民主行动党沙巴政治教育主任

NONE 首先,沙巴民联对所有希望在野党以一对一方式对垒国阵的支持者说声道歉。从已故巴都沙比国会议员蒋国华不幸逝世,沙巴进步党和民联各自宣布出战巴都沙比国会补选,到公正党使团特地与进步党进行最后一轮谈判但还是不能劝退进步党,我们明白,那些希望在野党一对一对垒国阵的支持者会希望落空,甚至感到难过。

他们难过,是因为一般而言,三角战历来往往造成我们的共同敌人——国阵将会渔翁得利。我们不是不知道这点,也不是没有努力过,我们试图达成共识,但是既然进步党与民联立场不同、理念不一致,各自出战是次补选,可说是不可避免的。

在野党不合作无法扳倒国阵

NONE 既然局势已定,我们有责任告诉人民,如果你们要所有在野党在下一届全国大选时合作,请在巴都沙比国会补选中投选民联——公正党的候选人安沙里律师,不要投给进步党的候选人杨德利。各位,请想一想,为什么你们想要在野党以“一对一”方式对垒国阵?因为大家都明白,在当前的局势,如果在野党不能在一起合作,是不可能扳倒财雄势大,从独立执政至今的联盟——国阵。这“一对一”的愿望,用政治理论的方式来说,就是落实两线制。唯有松散的在野党联成一气,通力合作,崛起成为强大的在野党联盟(也就是308大选后形成的民联),才可能使到马来西亚有史以来的第一次改朝换代能够发生。

NONE 既然人民希望“一对一”,要求落实两线制,就必须要支持民联,因为民联才是两线制的希望。反观杨德利领导的沙巴进步党,是不是能够帮助马来西亚落实两线制的政党?不是。杨德利不是说过,他在领导进步党退出国阵后自诩进步党是地方政党。民联共主安华也明确的表示,进步党不是反对党,他们是独立政党。什么是独立政党?就是在国会需要表态反对国阵霸权政策时,故作中立不表态的政党;就是在沙巴州议会里从不支持民联民主行动党斯里丹绒州议员黄仕平提议/言论的政党。这样的政党,说好听是独立,说实在是没有立场。

选民必须泼冷水提醒杨德利

NONE 马来西亚好不容易才在308大选后出现两线制的契机,要落实两线制已经非常困难,更别谈第三势力、独立政党或多党制。进步党要成为地方政党、独立政党、第三势力,其实就是无形中成为协助国阵继续做大的帮凶。要落实两线制,要下一届全国大选有“一对一”的局面,选民就必须在这一次巴都沙比国会补选中,狠狠地泼杨德利一盘冷水。这一盘冷水,将会提醒杨德利,进步党不能故作中立,必须选择一边:不是国阵,就是民联。既然已经退出国阵,为何迟迟不能加入民联?要维护沙巴自主权其实和加入民联是没有冲突的。如果和全国性政党联盟在一起就是失去沙巴自主权,那么当年杨德利为何加入国阵?

如果反对国阵的选民因为一时的心软、同情而将票投给背水一战的杨德利,就会误导杨德利以为单单依靠沙巴进步党的力量,就能挑战国阵。到时,进步党更加不可能和民联谈判合作事宜,只有继续各自为政,各有各打。大家都知道,三大全国性政党——回教党、行动党和公正党靠在一起才能和国阵竞争,一个以沙巴为基地的进步党,要如何与国阵争锋?所以,要杨德利选择与民联合作,形成更广泛的联盟,就必须让杨德利在这一次补选中失败。只有失败,才能让进步党不再夸口要成为下一任州政府,不再贪心竞选60个州议席中的40个,与民联通力合作,促成大家希望的在野党“一对一”对垒国阵的方程式。

为了沙巴的未来、马来西亚的明天,就要落实两线制。而要落实两线制,就必须让进步党明白与民联合作的重要性。要杨德利明白与民联合作的重要性,就必须让他滑铁卢。杨德利和进步党才能痛定思痛,加入民联,与国阵对抗,这才有改朝换代的希望。总结一句,如果你要在野党在下一次全国大选时合作,就必须在这次补选中,把票投给公正党的候选人安沙里,而不是进步党的候选人杨德利。

以曾道玲减少国阵霸权影子

巴都沙比国会补选,是一场重要的补选,以测试人民到底要维持国阵霸权、巫统一党独大的现状;或者认同杨德利和进步党的“沙巴人的沙巴”;还是赞成沙巴民联所提出的“拯救沙巴,拯救大马”。

NONE 其实,国阵高层是不敢对巴都沙比国会补选掉以轻心的。这可从团结党从众多准候选人中最后选出折中人选而得知。众多政治分析员都已经指出,委派已故巴都沙比国会议员蒋国华的遗孀曾道玲出战,是打“同情牌”策略,同时争取女性选票。

曾道玲表示,参选是为了完成她丈夫的遗志。根据报道,国阵署理主席幕尤丁向她面授机宜,少说话多握手。相对其他候选人,钢琴老师曾道玲明显不适政治圈,连回答记者问题都要谋士相助。以温柔清白的候选人配上强大的竞选机器,这样的搭配,其实是要减少国阵霸权的影子,掩盖巫统背后操盘的真相。

因此,我们需要看清巴都沙比补选的局势,不能因为温柔清白的女性候选人上阵,就忘掉她依靠其中的国阵——巫统党国机制,是如何地对政治对手粗暴、如何掠夺国家资源。

已故蒋国华还有什么遗愿?

试问,曾道玲表示,她要继承丈夫的遗愿,到底已故蒋国华还有什么遗愿?还有什么大事没做?是革新已故蒋国华担任主席职位的沙巴商用汽车注册局?是继续维持老旧无能的国阵政府?是继续让国家总稽查司报告中的种种弊案不断发生?是沙巴资源不断被“吸尘机”榨干?还是曾道玲根本就讲不出要争取什么,讲不出其政治议程,而完全依靠巫统的指示和谋士的帮忙?由此知道,选择曾道玲其实和完成其丈夫遗愿无关,只是和捍卫摇摇欲坠的国阵政权有关!

NONE 要否决国阵可说是相当清楚的,那么,到底杨德利“沙巴人的沙巴”和沙巴民联“拯救沙巴,拯救大马”,哪一个是更好的选择?杨德利“沙巴人的沙巴”是过去式的,沙巴民联“拯救沙巴,拯救大马”则是前瞻性的。“沙巴人的沙巴”,是源自1980年代团结党当政时代的意识形态,是典型的地方主义,与目前全球化时代的开放趋势背道而驰。

“沙巴人的沙巴”眼中只有沙巴的小天地,没有更大的格局。看看邻居砂拉越,他们难道不是被完全由砂拉越本土政党组成的砂拉越国阵统治吗?以杨德利的标准来看,这就是“砂拉越人的砂拉越”。但是,这对改变砂拉越的困境有帮助吗?我们只是看到“白毛”财富的积累、包括数目惊人的海外资产、州内资源完全被其朋党企业垄断,不然砂拉越的诗巫补选不会吹改变之风。

须实现两线制才能拯救沙巴

“沙巴人的沙巴”,不是改变沙巴的良药。过去我们不是每九年就换州政府吗?那为什么沙巴还是沦落成今天全马最穷的州属之一?团结党执政时期不是“沙巴人的沙巴”的高峰时期吗?也不是贱价卖掉沙巴森林工业公司的股权给来自半岛的企业?杨德利不是在沙巴国阵执政时候担任过首席部长吗?20%石油税也还不是连影都看不到?

因此,要改变现状,要拯救沙巴,就要拯救马来西亚;也为了拯救马来西亚,就得拯救沙巴。沙巴民联开出来的药方是:实现两线制,要从根本下手,要赢取更多国会议席入主布城。过去沙巴本土政党都不能改变现状,是因为没有投入改变马来西亚的主流。团结党曾经与四六精神党、行动党和回教党结盟;但是1990年大选失利后就各奔西东。

今天我们有了有史以来最强大的反对党联盟——民联。我们有5个州政府(霹雳被国阵不民主收回),我们有许多国阵想也没想过,做也做不出的良好施政,如免费水供、妥善理财等等。杨德利却有过去在国阵时候执政业绩的包袱,包括沙巴信托基金。我们要一个全新的开始,要一个与全体大马主流民意一起的新开始,要一个与过去包袱说再见的开始,要一个不是“沙巴人的沙巴”但是“马来西亚人的马来西亚”的开始!

投给曾道玲等于投给巫统,等于维持现状;投杨德利等于投给机会主义者,等于回到过去;只有投给安沙里等于投给民主改革、投给两线制,于迎向美好的未来。拯救沙巴,从巴都沙比开始!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