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中莱代表马华见部长表达关注
惟避谈关丹稀土厂是否安全课题

    发表于     更新于

鉴于彭亨和关丹民众开始担忧格宾稀土提炼厂将冲击公众健康,以马华署理总会长廖中莱为首的彭亨州马华,今日也率领华团代表会见科学、工艺及革新部长麦西慕表达他们的关注,并敦促政府必须公开和透明处理这项课题,确保人民能够充分知情,明白其安全程度。

无论如何,身为卫生部长的廖中莱却避谈是否认为稀土提炼厂安全的问题,相反他只是引述大马原子能执照局的解释,声称格宾稀土提炼厂的含有辐射,与霹雳州红泥山的稀土提炼厂相比“非常低”。

不过,他也强调,本身并非是捍卫政府同意兴建稀土提炼厂的决定。

他也保证,卫生部将和大马原子能执照局联手展开专业的监督,确保稀土厂是根据国际标准运作,以保证公众健康不会受到妥协。

NONE 廖中莱(右图)今日下午是率领彭亨州马华与华团代表,针对澳洲稀土矿商Lynas公司在关丹格宾工业区兴建提炼厂一事,会见麦西慕和大马原子能执照局总监拉惹阿都阿兹(Raja Abdul Aziz Raja Adnan),提呈备忘录并举行会谈。

他随后也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汇报会谈结果。陪同的彭亨州马华和华团领袖包括州马华署理主席何启文、关丹区会主席郑联科,以及彭亨中华工商总会会长兼彭亨华人社团联合会署理会长林锦胜。

“最重要的还是说服公众”

Lynas稀土提炼厂目前已经获得政府发出工地和兴建执照展开兴建工程,但是他们仍然必须在完工后获得营运执照,才能够正式提炼稀土。

无论如何,在美国《纽约时报》揭露这项总值50亿令吉的工程后,它已经招惹彭亨州民间和反对党的反对声浪,担心它将会重演80年代红泥山稀土厂所引发的辐射问题。

对此,廖中莱就表示,他已经向部长表达彭亨州和关丹人民的担忧,并敦促政府必须在发出营运执照之前展开充分、公开和透明的咨询,以让当地人民了解其安全程度和措施。

“他们说服我是没用的,最重要的还是说服公众。”

“我们要求关丹人民获得充分的咨询,他们不能单方面批准任何准证,他们必须先确保彭亨人民获得充分知情。”

炮轰反对党炒作辐射问题

azlan 他指出,如果人民当中还有出现担忧,那么政府当局就必须继续展开咨询工作,以去除人民的恐惧。

“关丹现在到处都有传言,因此我们必须消除这些恐惧,我们必须把所有科学依据和数据都告诉民众。”

他也趁机炮轰反对党试图炒作稀土厂辐射的问题。

“我们不想有人因为政治利益而玩弄这项课题。如果它是不好,我们就会说不好。如果是ok,那就是ok。”

与红泥山处理的稀土不同

无论如何,廖中莱却拒绝直接回答,他身为卫生部长是否认为这项计划不会威胁公众健康,以及Lynas公司为何不选择在原产地兴建提炼厂的问题。

他只是表示,本身获得大马原子能执照局告知,格宾稀土厂和红泥山稀土厂处理的稀土是完全不同的稀土。

“红泥山稀土厂的辐射水平较高,而这个计划是非常低。”

“大马原子能执照局将会专业处理这项问题,他们有本身的专业,他们将会跟随国际标准。这也是他们为什么会发出之前两张(工地和兴建)准证。”

他也一再强调,本身并非捍卫格宾稀土厂,相反会确保这项计划是遵守国际标准。

他指出,卫生部将和大马原子能执照局展开联合监督,以确保公众安全不会受到威胁。

“大马原子能执照局已经邀请我们协助监督这项计划,我们支持更严谨的措施。”

当今大马

登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