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巫青游街示威两小时横行无阻<br>闯光大不果改上槟威大桥叫嚣

刘嘉铭

更新: 2011/7/2 5:31 凌晨

槟州巫青团今日在槟州游街示威两小时横行无阻,在硬闯光大不果后,改上槟威大桥叫嚣,丝毫不见阻扰!

NONE 槟城巫青团及绰号“光大狂人”莫哈末甘尼在今午回教徒祈祷后,率领大约300人游行到光大,向槟州首长林冠英抗议。

他们高举昨日贴满市区的海报,并且头绑红丝带,一边游行一边高喊“粉碎冠英”和“冠英残暴”等口号。

虽然在游行开始游时,数名警员尝试逮捕其中一名带头的领袖,并将他压倒在车上以阻止示威者前进,但众人依然成功突破仅由3、4警员组成的防线。

【点击观看图片辑】

与警方爆发肢体冲突

NONE 示威者一路顺利游行,甚至经过警察总部也不见任何警察的踪影。他们甚至在槟城主要车道反方向游行,间中还停在路中央践踏林冠英的肖像。

当他们抵达光大楼下时,上百名警员已在场驻守等候。虽然如此,示威者无视警察阻挡,多次试图硬闯并与警员爆发肢体冲突。

NONE 结果6人被警方逮捕,包括光大狂人及土权东北县青年团长礼祖安。在6人送上卡车后,一些示威者甚至往卡车丢矿泉水罐。

他们之后继续在市区的主要公路上毫无方向地穿梭,然后蓄意在十字路口停歇,阻挡汽车前进。有者则敲打路上的车镜及推挤记者。

赠送两活鸭子给马列

NONE 当游行弯入槟榔律后,示威者开始坐在路上高喊口号。这时,重返巫统的前公青团团长依占(Ezam Mohd Nor)上议员(左图左二)开始向群众致辞。

神奇的是,在数公里长的游行中,完全不见任何警员维持交通。

NONE 示威者最后重返光大楼下准备赠送两只活生生的鸭子给行政议员阿都马列,嘲讽后者的馓嗓子像鸭子叫(右图)。

当他们抵步时,留守的警员较第一回更少,负责的警官友善地与示威者握手,然后安排他们把鸭子放在楼梯口。眼见任务完成,众人在鼓掌后动身游行回回教堂。

依占恫言陆续有示威

依占在回教堂第二次致辞时表示,今日的游行只是给林冠英的首个警告,接下来他们将定期发动示威。

“我看不用到五年任期届满,他就要被逼离开槟城了。”

NONE 他也呼应土权的号召,要求示威者立即动身前往槟城大桥举行示威,向林冠英展示人民的力量。

在场者包括前槟州巫青团团长诺曼(Norman Zahalan)、浮罗山背巫统区团团长阿兹安(Aziaan Ariffin)及公正党前中委黄楠洋。支持者也高喊“冠英倒台”及“向净选盟说不”。

NONE 人群在演说后陆续解散,有者仍留在原地狂踩及满地丢弃林冠英的海报(右图),与回教党员在上一次净选盟集会后,清理街道的做法截然不同。

挡大桥两车道分国旗

大约下午4点15分,30名示威者转移阵地到槟城大桥中央示威。他们把车辆及摩哆车停在路旁,然后阻挡其中两个车道及向驾往威省的司机分派国旗。

他们高举的布条分别写着“两线制=两党制”、“土著在朝,华族在野,大马华人有希望吗?”及“不成英雄,而成狗熊”的字眼。

NONE 当记者告知布条的讯息莫名其妙,他们坦承不懂到底布条上写什么(左图)。

无论如何,他们情绪高昂地高喊“林冠英是共产主义者”,并痛斥后者是史上最种族主义的领袖。

截止他们4点45分解散为止,只有两三名交警及两名大桥有限公司的职员在场袖手旁观。只在众人准备离去之际说,“够了啦,该走了。”

袭击及恐吓3名记者

NONE 另一方面,巫青团等在示威过程中,至少攻击及恐吓三名媒体工作者,他们分别《光明日报》的摄影记者、一名电视台职员及《星洲日报》记者杨永年。

前两者是遭示威者推撞,杨永年则在大桥上拍照时面对巫青团的袭击。

根据杨永年,一名身穿巫青团衣服的男士因不满他拍照而恐吓他是否要尝试在海上游泳,然后四五人鼓噪,似乎要对他不利。

结果,示威者不仅在混乱中用国旗攻击他,背部更挨了一拳。

依占自首8人被逮捕

NONE 槟州总警长阿育耶谷下午召开记者会证实,警方共逮捕7人及在非法集会的罪名下展开调查。扣留者介于27岁至46岁。

他表示,警方早获知有示威而一早遣派警员到示威地点,维持社会秩序。他也希望,这是最后一次的示威。

示威主角依占稍后也前往警局自首,使到被逮捕的人数增加至8人。

此外,峇央峇鲁国会议员再林也现身警局了解状况。据他了解,今天的事件不是真正的示威。

NONE 针对数几名记者被袭击,他以本身未涉及而不知详情。

值得一提的是,民政党今早才召开记者会,谴责不法之徒朝议员住家服务中心泼漆,以及张贴海报抹黑林冠英。结果距离数个小时后,友党巫统却手持同一款海报示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