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logo
新闻
净选盟大集会打破恐惧迷思<br>千人现身分享本身上街经验

尽管政府与主流媒体在净选盟2.0的709大集会前后不断展开“文攻武伐”,来妖魔化这场获得逾万人参与的大集会,但是从当时现身集会各族民众所展现的无所畏惧,面子书上“黄潮泛滥”,网上的恶搞短片百花齐放,直到集会后参与者仍然不断撰写各自的上街经历;就连海外黄潮也在各国响起,甚至如影随行笼罩首相纳吉的英国访问行程,一场以面子书时代为主力的公民社会运动,业已见雏形。

昨晚有近千名曾参与大集会的人士现身隆雪华堂,分享本身的上街经历,叙述集会现场“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团结互助精神,畅谈如何消弭对于513种族暴动及国家机器暴力的恐惧与迷思,并誓言继续穿黄衣继续保温,形成709世代的集体回忆。

催生自由毫无恐惧民族

NONE 净选盟2.0委员黄进发指出,709大集会实际上超越了单纯的选举改革诉求,各族人民为了共同目标走上街头的观景,更催生了人民真正自由的新马来西亚民族。

他说,尽管我国早已不是英殖民地,但却从来未摆脱犹如当时的恐惧,因为我国只有国家机关(state),却没有建立起民族(nation)。

“我们上街寻找民主,结果我们找到国家。”

他指出,国人从独立一直到709大集会当天,都活在对彼此不信任及对暴力的恐惧当中。

然而,他说,“709当天,我们粉碎了心中的那道墙。”

他指出,自1969年爆发513种族屠杀事件直到当天,从未有这么多华裔,与马来同胞一同走上街头。

“513事件从1969年开始统治我国42年,709当天我们在吉隆坡街上,为它办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葬礼。”

黄进发认为,经过这场大集会所催生的新马来西亚,国人不要再活在恐惧之中,反而应该堂堂正正地站出来,维护本身的权力。

“当我们下一次见到警察却完全不怕的时候,那就是一个独立的马来西亚。”

近千人为巴哈鲁丁默哀

NONE 黄进发昨晚在隆雪华堂光前堂所举办的“709:我们的集体记忆”讲座会上,如是指出。其余三名主讲人是时评人唐南发、《独立新闻在线》马来文版主编林宏祥及《当今大马》中文版主编杨凯斌。

这场讲座吸引了近千人赴会,不少出席者也毫无畏惧地,穿上净选盟2.0的T恤或黄色衣服。在讲座开始前,大会也为因参与709大集会而不幸逝世的回教党党员巴哈鲁丁默哀一分钟。

妻子可惜没被水炮集中

NONE 不少出席者也不避忌地站起来发言,与观众分享他们在当天出席集会的心情故事。

其中有一名中年男子,就分享他与太太首次参与709大集会的故事。他说,妻子原本相当害怕,在过程中也感受到催泪弹所造成的呛鼻痛楚。

但是,太太在集会结束后反而告诉他,“可惜我们没有被水炮击中,不然就很完美了。”

建议“5E方案”加强运动

妇女行动协会署理主席何玉苓也与出席者分享其集会经验,指远在澳洲的女儿原本会担心母亲参与集会而被捕,但在何玉苓告诉她出席这场集会的意义后,女儿也放心让妈妈上街了。

一名男子则呼吁在场的华裔出席者多多与友族同胞联系,并提出加强公民运动的“5E方案”,即Enlightening(启蒙)、Editing(编辑,媒体须向大众解释运动的重要性)、Equip(装备,主动作出实际行动)、Engage(加强联系)和Energize(激励,让运动走得更广更深)。

书写集会经验消除恐惧

NONE 为了消除对于暴力的恐惧,杨凯斌认为,撰写参与集会的经验相当重要。

“恐惧是来自我们不敢讲话,恐惧是来自我们无知,恐惧是来自我们不敢表达和挑战某些东西。”

“所以,最大的解决方法,就是以书写的方式与自己对话,和家庭与朋友对话。”

他鼓励集会者踊跃向《当今大马》和《独立新闻在线》投稿及发表在面子书上投稿,以便在日后可将这些故事编成一本毫无版权,广泛流传的书籍。

他也建议,集会者也可通过在网上建立更好的人际网络,交流联系与传达讯息,因为网络是一个强大的动员武器。

分享感想证明已没恐惧

NONE 唐南发也认同说,当集会者事后毫无避忌地在网上撰写本身参与“非法集会”的感想,显示大家已经去除了513事件的恐惧。

“大家在这场示威里面,根本没有看到所谓的种族冲突,因为大家在面对国家暴力时,已经不会说要马来人承受70%的催泪弹,没有这回事。”

反之,他说,现场的马来同胞都会先帮助友族,好让他们可以撑得住催泪弹和水炮的攻势。

“马来人愿意承受70%的催泪弹,是因为要帮助华人先逃离现场,这是我亲眼看到的。”

林宏祥也说,尽管当权者在集会前不断恐吓民众,甚至变本加厉,在前一天将整个吉隆坡市都锁起来,但人潮最终还是涌现在街头,“你这样的恐吓是失效的”。

中文报集会报道投机

中文报章“名笔”在大集会报道上的投机表现,也受到主讲者及与会者的批评。

NONE 林宏祥直言中文报章再也不是领导主流舆论的媒体,许多人在大集会后,只愿在面子书阅读集会者的心情故事。

他说,中文报章依然沉醉在旧有模式之中,在社论中称赞警察面对集会者专业,与在网上所看见的影片有天渊之别。

“所以,这样的论述其实是远离事实,远离主流了。”

与党报相比满足现状

他批评,中文报章处于一个可悲的处境,满足于现有的一套办报方针,不愿再跨出去。

“中文报有些时候很吊诡。你说它交不出专业的报道,它就跟你说,‘你知道吗,我们中文报很惨的,我们在走钢线’……。”

唐南发直批,中文报章高层不应将报章,与实为党报的国英文报章相比,反而应该与上世纪70至90年代的中文报相比。

“当你不如以前的报纸的时候,不只是中文水平的问题,(还包括)内容的问题。那你今天就要反省说,你为什么会走到今天这一步。”

名笔看天气写文章轻浮

唐南发甚至直接点名《星洲日报》副总编辑郑丁贤,将709当天的3场集会,即净选盟、土著权威组织和巫青团的集会调侃成一场戏,轻浮对待这个活动,非常不负责任。

他指出,这些写文章的中文报章高层举止反复,立场跟着权威随时改变。

“如果你有一贯的立场,从头到尾就是‘反对’,我会佩服尊重你。你不要今天‘是’,明天‘不是’,后天又‘好像不是’又‘好像是’,好像看天气这样来写文章,是很不负责任的。”

无论如何,他认同在采访前线工作的记者的努力付出,也明白记者的文章有时候是无法突破上层关卡审查,才会导致中文报章报道落得如此局面。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
ADS
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