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苏丹街商家陈情反对捷运征地<br>基建公司坚持:发展必有牺牲

李龙辉

下午2点半更新

政府征用吉隆坡苏丹街私人地段兴建捷运站掀反弹。近百名受波及商家今早趁对话会,向负责捷运工程的国家基建有限公司陈情,反对征收他们的建筑。

这些商家在国家基建有限公司今早举办的对话会上,对征用土地一事提出连珠式的疑问,质疑为何不能另觅其他地方建地下捷运站?

他们也在行动党武吉免登国会议员方贵伦的代表下,将一份备忘录呈给该公司工程发展部主任祖基菲里(Zulkifli Mohd Yusoff)。

不过,祖基菲里再三强调,“发展必定有所牺牲”,坚称这是捷运系统目前最好的轨道路线。

征用土地涵盖地面地下

他也解释,根据《1965年国家土地法典》第44(1)(a)条文,政府所征用的土地是涵盖该地段以上及地下的空间。

他说,基于安全理由,当地下捷运站和轨道的建筑工程在进行时,必须拆除任何在地面上受影响的建筑物,以免工程造成地陷,进而导致建筑物崩塌酿成悲剧。

曾拆除甘榜峇鲁的房子

NONE 祖基菲里(右图)以该公司在上世纪90年代兴建太子轻快铁航线(现易名为格拉纳再也航线)为例说明,当年该公司为了在甘榜峇鲁兴建地下站和轨道,同样拆除了该地区的十数间房子。

他接着说,当该公司在建筑该轻快铁的地下路线时,曾导致出现不下10个坑洞,因此若当时有建筑物在上面的话,将非常危险。

他继指,该公司其实早在当时便与总检察署土地局研究,能否在现有法律框架下,不拆除地上建筑物建地下轻快铁路线。

“但总检察署说,那是不可能的。”

祖基菲里强调,要在不征用土地的情况下打造捷运系统,简直是天方夜谭。除了苏丹街之外,政府也征用了加影和哥打白沙罗等地段,“所有人都受波及”。

香港伦敦法令地质不同

多名出席者在这场历时1小时半的对话会中,不断站起来向祖基菲里抛出疑问。

一名受波及的商家抛出疑问,为何香港和伦敦等地,可在地下捷运站上面建筑购物广场,而大马不行?

对此,祖基菲里就说,这是因为这些国家的法令与地质都与大马不同,不能相提并论。

针对为何不选择在苏丹街旁的空地下建筑捷运站,他指出,如此一来便会远离现有的中央艺术坊轻快铁站,无法整合捷运与轻快铁路线。

他接着说,从技术层面而言,若地下捷运站不是建在苏丹街地下,将导致捷运列车为了避开该街道,作出数个接近90度的拐弯,这是列车无法做到的事情。

声称获92%的公众支持

祖基菲里也宣称,根据该公司在今年2月14日至5月14日所举办的展览中获得近7000个公众回馈意见,其中有92%是支持这项捷运工程的。

“这里每个人都必须同意,没有公共交通的话……我们不要吉隆坡好像曼谷和雅加达般,他们的道路其实是一个停车场,车是不会动的。”

方贵伦要提动议改法令

NONE 在那之前,代表商家发言的方贵伦(左图左)就指出,基于苏丹街和毗邻的茨厂街的百年建筑物是吉隆坡的旅游景点和文化遗产,因此反对政府援引《1960年土地征用法令》征用苏丹街一带逾20家私人店铺的地段。

他也声称,本身将在下一季国会提呈动议,修改《1965年国家土地法典》。

然而,祖基菲里向出席者说,本身了解苏丹街有许多建筑物都已有过百年历史,“但你们必须明白,发展必定有所牺牲。”

举办听证会作合理赔偿

他指出,该公司将在本月15日起一连三天进行听证会,聆听商家欲索得的赔偿额和问题。

他也说,该公司将在未来4至6个月内进行2或3次听证会,确保所有受波及的人士都获得合理赔偿。

他也表明,若日后捷运站上有购物广场或商业中心等发展项目,这批受波及的人士将有机会获得一家店铺经营生意。

担心破坏当地文化遗产

NONE 不过,在茨厂街与苏丹街路口经营乐安酒店业者的林月娇却站起来表示,本身并不在乎赔偿数额,反而担心茨厂街和苏丹街因这项发展工程遭到破坏。

“你怎样为文化遗产制定一个价钱呢?”

然而,祖基菲里驳斥说,捷运工程并没摧毁整个茨厂街,而只有一两个建筑受影响。

吉隆坡捷运系统路线全长51公里,总共涉及31站,其中位于吉隆坡市中心的7站将是地下站,至于其他24站则是高架系统。

这项隶属大吉隆坡计划的大型工程将在今年11月动工,预计在2016年竣工,2017年开始操作。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