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给黎群的一封信

Dino Goh

亲爱的黎群妈妈:

我制作了一部 短片 ,纪念刚刚去世的国良,红泥山亚洲稀土厂的受害者,黎群妈妈您的小儿子。至少,这是我能够做到的事情。

bukit merah victim lai kwan 我问您身体承受得来吗(您患有高血压)?您坚强地说:我要学会看开。

我向您征求同意播放这部短片,您毫不犹豫就同意了。还说应该让更多人看到,也不希望有更多的国良会被牺牲。

前几个星期,三次去探访您,当我见到国良,我摸摸他的手,他还会跟我笑笑。没想到,那是最后一次的见面。

那一天去见您,晚上就传出了您的长孙车祸不幸去世!事隔不久,您又打电话来跟我说国良也走了,让我感觉简直是晴天霹雳!我还真害怕再听到这种电话。唉!家门真是太不幸了!

照片透显母子情深

那天在您的家里,您打开了那残旧的饼干铁盒,里面收藏了不少多年来为国良拍摄的珍藏照片,一张张打开来给我看。我问您,要不要为他收一份电子版?我斗胆向您借了一些照片回来吉隆坡扫描存档。现在大家能看到的,很多是未曾公开的照片,我筛选了好久,觉得这些都很有代表性,可以感觉到母子情深的温馨。

这些照片,本来就是要为他做一部教育短片用的。这个心愿,是否已预见了国良的离去?我不知道,感觉就好象注定了的。

我还打算为你们写一篇文章,但是我的朋友说,不要再消费你们的悲情了!我也觉得,如果出现太多关于你们消息或报导,会对您造成困扰。我也不希望搞到太煽情。

国良爱吃“红龟糕”

bukit merah victim lai kwan 2 从亚洲稀土厂事件看到,您的勇敢发言及说出真相,让自己的遭遇,无私地借镜给其他马来西亚人了解稀土辐射的祸害,而不收取任何形式的利益。这种崇高的精神,一直让我很敬佩。

于是,我们一群年轻人,以关心时事、热爱大自然团体的名义,到红泥山去拜访当年的抗辐射反毒委员会,跟这些老前辈们取经交流。也顺道去参观亚洲稀土厂的旧址、当年有毒废料乱丢的现场,还有永久埋毒槽。

我一直在做着自己认为应该做的事情,就是让更多人知道真相,因为我相信能改变!有人说我太乐观、太天真太傻、太热心太执着,也有人在面书上攻击我。我只能轻轻地叹息。不想为了证明什么、而去争论,这样反而会模糊了焦点。我们没时间了!与其去生事,不如拿时间来尝试去解决问题?

我那天从太平买了一大包糕点去给您,国良非常爱吃,他连续吃了三块红龟糕。老妈妈心里很高兴,结果每次遇见访客,您就提起这件小事。朋友们都奇怪,这个“阿豪”到底是谁?(因为您不会念英文名Dino,所以我让您称我为阿豪)

黎群妈妈,我想对您说:失去一个抚养了近三十年的儿子,肯定是您胸口永远的痛!

我不太会安慰人,但是我知道,国良现在走了,但是你多了很多很多个子女们!我们都很关心您,我们一有时间就会回去探望您,就好象回家探望自己的妈妈一样!

请您好好保重身体。祝您安康!

您的,

阿豪。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