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logo
新闻
428佛教徒静坐抗议<br>当静坐不是一种静态

人在现场

 
428前夕,开始有许多人集聚在地点最适中菩提工作坊。这些人,有些是义工,有些是担心隔天封城而早点进城的人们。义工们准备的是让428当天的集会参与者所带上的物品。在历经了几场集会后,大家逐渐清楚一场因为人民的力量而号召的集会之必备和须知。这是一场带着对国家满满期许的人民醒觉运动。之前,参加的人也许没有表明自己的宗教自己是不是佛教徒,但是,这一次,一群佛教徒,决定站出来,在送上这份期许之际,理应也用佛教徒提倡的方式——和平的方式,来进行一场集会。

隔天一早,一群又一群的人群纷纷涌进苏丹街/茨厂街。依笔者所观察,这种氛围跟709的茨厂街不一样,今早的人群,从大清早便升温沸腾。笔者一路上从Dataran Merdeka走到苏丹街,穿过茨厂街,人民似乎随时一触即发。

不握拳不喊激烈的口

我们在指定的时间如约到菩提工作坊集合听简报,负责人廖国民师兄和Brother Soon除了交待我们如何应对突发状况外(现场出席约250当中,超过半数是第一次走上街头),他们也一再叮咛我们,和平才是最主要的目的。我们不握拳,我们不喊激烈的口号,我们希望我们能和平的走到最靠近的点,然后,静坐,真正的静坐,不止是Duduk Bantah。手腕上的系着的黄布是我们的记号。

继程法师的开示也告诉我们:纵然人家对于——“佛教徒上街”有许多的说法,但是,我们清楚,我们的目的,是希望能够有更好的国家。

律师公会总部静坐抗议

12点多,在菩提工作坊的简报还在进行,楼下开始传来有人挪移呐喊的声音。简报完毕,上街必备也分发好,中午一点,大家手系上黄布,慢慢地,静静地步行到Dataran Merdeka。当然,如预期的,我们无法靠近多一点,只能够在Bar coucil前坐下。烈日当空,我们坐了下来,直升机在我们上空中如秃鹰般盘旋,人群时而因为救护车的驶进而分开再集聚,现场有人奏起鼓有人喊着口号。国歌一唱起,大家站起来唱,唱完坐下。如此复之。

唯一的娱乐在人群的头上跳舞的大气球。人们相互推打,气球跳动跳动,在人群中来了又回,像那些被拒在门外那些人民反复的控诉。终于,大约2点15分,我们终于得以列着整齐的队伍,安定的坐了下来。静坐也就正式的开始。两点半左右,附近的人群开始移师到另一个集合地点,我们则坐在路边。有人走过来呼唤我们过去另一个集合地点。

遵安美嘉指示和平疏散

前方的气氛开始紧张,我们这里还是很平静。经过负责人的一番讨论后。我们决定回到菩提工作坊,并打算在哪儿继续我们的静坐抗议。3点步行回到了菩提工作坊,我们接到净盟的消息说,Bersih3.0集会目的已经达到,净选盟主席安美嘉要求人群和平疏散。负责人决定响应,停止我们的活动,在分享后和平解散活动。

过后的分享,不少人觉得我们这佛教徒人群,撤离得太快,意犹未尽,也好像未尽其目的(刻薄一点说,有点没有义气),也没有陪大队走到最后。事实上,我们宣布解散后,一些参与者重新的跑回现场,结果中了水炮和催泪弹的招呼。

Brother Soon解释,我们的目的已经达到,我们已经表达了我们人民的力量,非政府组织的声音,这个就是我们的目的。廖国民师兄时候也补充说,看起来我们静坐的时间很短,还没有到四点便开始解散。但事实上有许多人早在两点前已经开始并步行到现场,有些人甚至彻夜留守。所以,当净选盟宣布解散,我们也应该配合。

人民有苦难就一起承担

妙赞法师总结的时候,感恩众师父(继程法师、空源法师、慧愚法师)出席,让师父心里也踏实了。事实上,一场佛教徒进行的活动,有三宝的加被让我们觉得更加安稳。师父也开示说:我们必须把我们的心态调毕竟,群众运动和社会运动有其危险性,它不是一种嘉年华,也不是一件“好玩”的东西。这个国家是我们大家的,心跟土地是连结在一起的。倘若人民有苦难,我们必定一起承担。

集会,如果人民明确目标,也是一种促成国家成熟的机缘。当人民的力量被正视,国家的机制变得成熟,人民也会因此而获益,而变得更成熟更平和。而,喜见的是,这一次,我们有点不一样。佛教徒决定不再以个人的姿势融进集会的群众,而是以群体的形态表达了立场。如果是静坐,我们就真正的静坐散发修习的能量;如果太呱噪,我们也用正面的静坐能量表达,如同大军前佛陀树下的静坐。

静坐,不是一种静态,它就是一种佛教徒所具备的正面姿态。隔天,暴力和流血的新闻排山倒海,有捏造也有些被夸大,种种的图片和资讯,让我们昨天所见证到的和平,更为显彰。

读《当今》,掌握时政脉动

《当今大马》誓言说真话,监督当权者,捍卫公义。我们没有政要商贾撑腰,不受政治或广告商宰制,唯一的老板就是你——人民。

在新闻自由路上,我们需要你的加入与陪伴。你的订阅,让独立媒体走得更远。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
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