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卡巴星—真正有信仰的人

林冠英

更新: 2014/4/18 6:11 早上

编按:林冠英是民主行动党秘书长

当我于2014年4月17日凌晨四点坐在家门前,等待司机前来载我到怡保医院。

一小时前,妹妹慧英告知我太太玉清关于卡巴星逝世的噩耗,我感到震惊及木然。我之前因身体不适而提早休息,因此当太太告知噩耗时,我还昏昏沉沉没回过神来。

我们亲爱的行动党全国主席卡巴星已经走了。一个生命力如此强韧、聪明及有活力的强人走了。一个给予我们力量、视野及指导的领袖走了。在我们遭受牢狱之灾、竞选受挫时不离不弃的朋友走了。一个和蔼的父亲、尽责的丈夫突然在2014年4月17日下大雨的清晨,走了。

毫无预警走了

手机短讯及推文不断响起,我的思绪几近崩溃,我找不到任何字眼可以形容这种突然失去的痛苦。行动党领袖都很震惊,因为它来得太突然、太无预警了。卡巴还有很多事没来得及贡献,就走了。

我将会怀念卡巴爽朗的声音,他的乐观源自于做对的事、无论胜算多么低他都保持斗争精神。我还是可以听见卡巴的声音,无畏正直、突显深沉的人性。

不怕得罪权贵

卡巴是少数勇于直言、受朋友、敌人尊敬、无畏无惧的人。就连副首相慕尤丁在致最后敬意时也私底下告诉卡巴的妻子“撇开政治不谈,卡巴星是一个非常伟大、非常有胆量的人”。的确,只要卡巴认为是对的,他都不怕得罪那些权贵。他原谅那些没法达到他的要求的人士,但是他不会忘记。

他是律师中的佼佼者,他捍卫每个人都有权利获得公平审判及辩护的原则。这也是为什么他在之前敌人受在不正义对待时,他也愿意挺身而出。的确,没有永远的朋友,也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永远的原则。

分辨有无信仰

1987年及88年我们被当局援引内安法令扣留在甘文丁扣留营,当时我们共处一室,以及我在1998年至99年在加影监狱服刑时,他前来探望我,他提醒我分辩真正有信仰和信仰不牢靠者的差别。

真正有信仰的人,会明确地依据自己的信仰,明辩是非。真正有信仰的人不会腐败,甚至在一无所有的时候还会斗争,因为那是为对的事而做的。他们继续斗争,因为这是他们做为人必须做的事,苟且偷生,纵容不公义及贪污是不能被接受的。

从不怕被打败

他从不害怕被打败,他说过,偶而失败是好事,这犹如在你的灵魂加入钢铁,让你越战越勇,让你在跌倒后懂得马上爬起来。“再说,我输了选举、吉祥也输了,但是我们还在。”他眼神炯炯地提醒我。他说,失败只是考验你的勇气,看看你要花多少的时间振作起来。

当他遭遇2005年家门前的车祸而导致半身瘫痪后,他拒绝低头。他不让身体受限于轮椅、继续发出声音,他继续使用他聪明的法律脑袋来改善司法及纠正错误。

我们从甘文丁扣留营开始结缘,并共同经历了党同志间独有的同甘共苦。从他身上我学习了很多,他的智慧、不屈不挠的意志及精神一直在引导着我。我们共患难,不论是面对无审讯扣留或煽动法令的迫害。的确,这些经历让我们更加强韧及意志更加坚定。

与吉祥兄弟情

他把热忱倾注于行动党,他与我父亲林吉祥之前的兄弟情谊,以及与曾敏兴医生、P.巴都、陈庆佳之前的同志情谊。他对林吉祥及曾敏兴的信任,是让行动党重振旗鼓、走出失败底谷的基石。

行动党的“三人行”:吉祥、卡巴星及曾敏兴从不屈服、从不向贪污及专制的政权低头。他们随时准备带着荣耀牺牲,他们宁可站着死,也不愿跪着求生。

我会想念你,卡巴。我很庆幸,能成为你的伙伴。马来西亚人民也会想念卡巴,并向这个伟大的马来西亚爱国者致敬,他让每一个国民为这个国家感到骄傲,也曾为那样权利被剥夺、弱势、无力自保、贫穷及无力发言的群体带来希望。

你最大的遗产不是国内外领袖或著名人士所献上的荣耀。最令我们感动的是,许多不认识你、你没见过但被你贡献而感动的普通马来西亚人为你的牺牲,流下不舍的眼泪。

你已经为党、为国及为人民付出那么多,安息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