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若只有大亨独享新闻自由……

颜重庆  |  发表于  |  更新于

当《当今大马》于2009年庆祝10周年时,我们的前记者哈兹兰查卡利亚(Hazlan Zakaria)撰写以下这首诗,反映我们作为全国首家独立新闻网站一路走来的历程。

在高压强权中,在苍白言论中,

当报纸变得一文不值、当浪费广播时间变成常态,

受够的百姓终于呐喊了:

给我们镜子吧!照照我们饱经风霜的真实面貌吧!

于是,幻灭的编辑、记者、社运人士,

携手改革那些骗人的、严酷的、讨厌的;

于是,一个网上堡垒成型了,一个电子空间出现了;

一个无过滤、无控制、不紊乱的边疆划分了。

那是一扇通往真理的窗,以正义为帘,

以道德为规,以常理为鉴;

如实反映缺陷和高压强权,

打破沉默,揭开面纱。

整整十年,时光如梭,

我们传达那些应该及必须被传达的新闻及观点;

而促使我们开始的原点,

只是一个希望一个梦,

那个大胆追寻自由的梦。

5年转眼过去,《当今大马》将在下周欢庆15周年。回头看,若要我说出一件让我自豪的事,这肯定不是《当今大马》所带来的政治影响。

这很简单,毕竟又有多少记者疯狂到要挑战一代强人马哈迪。我们当时非常的孤独,且不意外的是,我们的处境有点尴尬。

政府与市场两场战役

事实上,《当今大马》这些年来能不受自私自利的政客与拥有污点的大亨所影响,并在财政上依然独立自主,才是我最引以为豪之事。不仅政府会攻击媒体,西装笔挺的商界男女也可能威胁新闻自由。

这是《当今大马》必须面对的双重战役,不仅要挑战威权政府,也须鉴定一个可行的模式,来对抗市场的主宰。

创刊以来,我们已知道区隔新闻和经营一盘媒体生意的重要。

身为总编辑,我的工作是维持卓越的新闻报道,而我的搭档、共同创办人兼《当今大马》首席执行员詹德兰的职责,则是确保我们赚取足够的收入,来支撑营运。

大家愿付费看好新闻

我们相信,大马人愿意付费阅读好新闻。这正是我们12年前,在所有人皆不看好,认为最终会失败收场的情况下,仍采纳订阅模式的原因。

我们成功开展了网媒订阅模式,而我们也乐见其他媒体机构如《纽约时报》也陆续采用这套模式。愈见清晰的是,只有很少新闻网站可以单凭广告收入生存。

去年,美国网上广告收入达430亿美元,首度超越电视广告收入,攫取最大的市场份额。但坏消息是,网上广告的市场环境有别于传统媒体。

网络广告的竞争对手不仅是内容供应单位,信手拈来就有谷歌、面子书、雅虎、微软与美国在线(AOL)。换句话说,广告客户不再如同以往般仰赖旧式的新闻内容来吸引眼球。单是搜索引擎,就控制了近50%的网络广告市场份额。

事实上,5大网络公司当中,没有任何一家是媒体机构。在美国,10大公司牢控三分之二的网络广告市场;而这10家公司,再加上其他40家公司,就占了90%的市场份额。

单凭广告难撑新闻业

任何公司,若不在这50家公司组成的精英集团里面,就只能在剩下的微小市场份额里激烈竞争。更甚者,像《当今大马》这样的小型网站,不仅要跟本地的其他品牌竞争,也得跟谷歌这种超级大公司竞争。

许多媒体机构现已明白,网络广告的竞争是如此激烈,以至于它可能无法支撑专业的新闻事业。

在互联网时代,广告客户也比以往更有议价能力,他们不仅可追溯浏览网页人数,甚至可以知道网民到底浏览哪一部分,以及在网页上逗留的时间。

这让媒体机构感到莫大压力,到底要怎样才能吸引广告客户的注意?

当今大马的四组股东

这也是新闻室和商业部门之间,必须筑起不可逾越的城墙之原因,也必须有严格的新闻道德操守。此外,媒体机构也应该透明交待谁是拥有者。这将让新闻阅听人监督是否出现利益冲突。

《当今大马》的4组股东,除了2名联合创办人各掌29%股权外,媒体发展投资基金(MDIF)拥有29%股权,而雇员则掌握13%股权。

媒体发展投资基金是于2004年以130万令吉入股。当时,我们才开始收费,但转为订阅模式后起初几年蒙受亏损。这笔钱助了我们一把。

直至3年后,我们才看到可观的支持者人数重新支持《当今大马》。当然,并非所有人都回来。不过,这已足以让《当今大马》转亏为盈,哪怕仅是小小的盈利。

一人一砖筹募170万

从那时起,再也没有新的投资者,我们是自立更生。结果是,我们必须谨慎花费。我们每赚多一分钱,就会将一半用来回报努力工作的团队,因为他们的薪金是低于一般市场水平,而另一半则用来拓展业务运作,比方说《KiniTV》与《KiniBiz》。

但,这些收入仅能勉强维持运作。我们没有财大气粗的神秘投资者砸钱给《当今大马》。

无论如何,我们有的是一批忠心的订户。不过,我们还是对 “一人一砖,共筑《当今大马》” 运动成功筹得近170万令吉,感到惊喜万分。我衷心感激你们每一个人。

喜欢与否,网络世界跟真实世界没有分别。当媒体集团纷纷移师到网络世界,预料届时就会出现一如我们在传统媒体所见的操控与支配。

新闻消费者必须身体力行,若读者不为新闻掏腰包,将有许多大亨愿意这么做。最后,享有新闻自由者将不是马来西亚人,而是这些大亨。


本文作者颜重庆是《当今大马》总编辑,由高嘉琪翻译。 原文 <When only tycoons get to enjoy press freedom>刊于《当今大马》英文版。

注:《当今大马》欢迎大家参加本月22日傍晚7点,在位于灵市新办公室@Kini举行的15周年庆和 新办公室启用仪式 。点击阅读更多详情。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