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巫统”就26亿门告纳吉
要追回汇往新加坡资金

发表于  |  更新于

下午4点更新

首相纳吉26亿门不断延烧,《砂拉越报告》指绝大部分资金转移新加坡银行后,巫统妇女组党员阿妮娜今日以巫统名义,入禀吉隆坡高庭起诉纳吉,以追回这笔资金。

这笔资金总共6亿5000万美元,占26亿门所涉及资金的95%。

这名党员在这项诉讼中,把首相纳吉列为第一答辩人、巫统行政秘书阿都拉勿列为第二答辩人。

《华尔街日报》今年7月3日 揭露 ,一笔26亿令吉(6亿8100万美元)资金,流入首相纳吉个人银行账户,揭弊组织《砂报告》较后指控,纳吉在2013年8月30日关闭账户之际,把这笔资金中的6亿5000万美元,转移至Tanore金融公司在安勤银行新加坡分行的账户。

阿妮娜(Anina Saaduddin)也是巫统妇女组党员,她曾于8月10日在浮罗交怡妇女组区部代表大会上,以吉打州马来俚语“小便”(kencing),斥责纳吉欺骗巫统300万名党员。

她于今早通过律师楼入禀吉隆坡高庭。

“我肯定不是孤单的”

入禀起诉后,阿妮娜(见图)在吉隆坡大使路法庭向媒体表示,她这次兴讼并未孤身只影。

这位浮罗交怡区部党员表示,她打官司是为了300万巫统党员,以及马来西亚人民的利益。

“在此事里,我肯定不是孤单的。”

惟询及是否跟不断向纳吉逼宫的前首相马哈迪同伙,阿尼娜拒绝回应。

要求政治献金账目

阿妮娜在诉状中要求法庭发出禁令,禁止纳吉及阿都拉勿或通过在纪律局、州联委会、区部及支部的代表,革除、吊销或对她采取纪律行动。

她也要追讨回那笔被纳吉转移至新加坡银行的6亿5000万美元资金。

她也在诉状中要求知道纳吉接收所有政治献金的账目,同时要求知道纳吉AmPrivate个人银行账户(2112022009694)接收政治献金的账目。

她也寻求答辩人给予赔偿及堂费等。

巫统账目没有记载

根据《当今大马》所看见的入禀书,阿妮娜说,巫统是根据党章运作,并受附于1966年社团法令。

她指出,巫统是由受遴选与委任的最高理事会成员所管辖,并由纪律局及巫统州联委会所监督。

她说,纳吉在2013年3月21日及3月25日,通过安勤银行新加坡分行的账户,把26亿令吉(6亿8100万美元)资金汇入纳吉在Ambank的两个个人银行账户。

她续说,纳吉已公开表示,26亿令吉是来自中东的捐款,而巫统最高理事会表示,纳吉被任命为巫统信托人,并指理事会已收到大笔来自纳吉个人银行账户的资金。

指纳吉已违反党章

因此阿妮娜表示,纳吉所接受的26亿令吉政治献金,是作为巫统用途或利益。

她进一步表示,巫统及纳吉是受附于社团法令及党章,根据社团法令第14(d),巫统必须每年呈交稽查帐目给社团注册局。

巫统的财政报告每年从1月1日至12月31日,而巫统所有的钱必须汇入一个商业户口或存款户口。

但她说,这笔26亿令吉并没出现在巫统2013年至2014年财政报告的稽查户口。

因此她指控纳吉身为巫统信托人,已违反巫统党章以及社团注册局和其他法令有关信托人的条文。

新国账户不属纳吉

阿妮娜在诉讼书进一步表示,该笔6亿5000万美元是于2013年8月30日,转账至新加坡银行户口。

她也指控,该银行户口不属于巫统,纳吉也没有通知巫统有关巨款的下落。

她说,纳吉身为党主席却在巫统不知情下,挪用该笔巨款作为私利,身为巫统信托人的纳吉已犯下失信罪。

因此,她说纳吉和巫统最高理事会已越权,构成舞弊。

最高理事不愿对付

阿妮娜续称,纳吉是此案的嫌疑但却牢控巫统,并在党内掌握权力与影响力,因此巫统无法对抗纳吉,巫统最高理事会甚至无法或不愿对付党主席纳吉。

她指称,纳吉在革除巫统署理主席慕尤丁官职一事上滥权,更何况巫统及其臂膀已站在纳吉一边,这让巫统无法采取行动。

鉴于纳吉掌握大权,她说,巫统最高理事会、州联委会、区部和支部不会起诉纳吉或要求查看6亿5000万美元的账目。

自纳吉26亿门爆发后,这次起诉是纳吉面对的第二宗官司。早前,公正党和伊党针对26亿门,起诉纳吉、国阵总秘书东姑安南、一马公司和选委会。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