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前检长指纳吉犯罪”<br>慕尤丁宣称看过证据

更新: 2016/4/4 10:13 上午

中午12点半更新

巫统冻结慕尤丁署理主席职后,慕尤丁今日指称,前总检察长曾经向他出示证据,证明首相纳吉在SRC案中犯罪。

慕尤丁发表声明说,纳吉丑闻缠身,包括一马公司案、26亿捐款案与SRC案,而巫统最高理事会竟然没有诘问纳吉。

“针对据称SRC国际公司汇入纳吉个人账户的款项,我获得前总检察长告知,且出示证据证明这是一项刑事行为。”

慕尤丁并没点名是哪个“前总检察长”,但相信是指阿都干尼。

阿都干尼在卸任前,牵头调查一马公司的特工队。他在去年7月“被卸职”,政府声称阿都干尼的健康不佳,但阿都干尼之后表明他的身体状况还行。

党领袖投诉纳吉夫妇

慕尤丁宣称,在纳吉丑闻刚爆发时,曾有一些巫统最高领袖前来会见他,向他投诉纳吉与妻子罗斯玛。

“他们要求我做些事情,以拨乱反正。他们担心,如果纳吉继续领导党,人民将会拒绝巫统。”

“我告诉他们,我无法独自一人完成这件事。我建议他们与我一起,一同劝告纳吉。最好他为了拯救巫统与国家,愿意改过。遗憾的是,他们不敢劝告纳吉。”

“最后,当情况越渐糟糕,我履行我的责任训诫纳吉,包括在跟他单独会面、内阁会议、巫统最高理事会会议,乃至后来的党活动上公开训诫他。”

“当我开始发声后,之前来见我的人却开始远离我。如今,这些人就是批评我最厉害的人。”

感叹巫统失去是非观

慕尤丁感叹,虽然纳吉涉及多宗丑闻,但巫统最高理事会却不闻不问。

“最高理事会不敢问纳吉,那笔26亿令吉是否真是给党的钱,在2013年账户关闭后,那钱去了哪。最高理事会也没问纳吉,关于SRC国际公司汇入纳吉户口的4200万令吉。”

反之,慕尤丁说,巫统最高理事会只是对付他,从一开始阻止他出席党活动,不让他在党大会上发言,到昨日冻结他的署理主席职位。

“涉及一马公司案与26亿门丑闻者不是我,而是纳吉。收取SRC公司4200万者不是我,而是纳吉。受到反贪会调查,可能面对检控者不是我,而是纳吉。”

“大多数人民拒绝的人,同样不是我,而是纳吉。造成巫统今日问题者也不是我,而是纳吉。”

“奇怪的是,被冻结党职者却是我,而纳吉则继续安坐高位,享受他的职权与金钱。”

不满未按程序对付他

慕尤丁也不满,巫统最高理事会并没按照程序,未曾向他发出要求解释信,也没有传召他问话,即冻结他的党职。

他质问,什么是巫统今时今日的是非价值观?大家只注重自己的利益,而罔顾大是大非,背离当年的创党原则。

昨日,巫统最高理事会议决,即日起冻结慕尤丁的署理主席党职,直到下一届党选。副首相兼巫统副主席阿末扎希受委,代掌巫统署理主席的职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