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公民宣言》:<br>撤除纳吉拯救国家

更新: 2016/4/4 8:58 早上

傍晚6点15分更新

前首相马哈迪今天在倒纳吉大会上,逐字朗读这份《公民宣言》,声称人民已经对首相纳吉领导的政府失去信心,要求纳吉下台谢罪。

这次大会坐在最前排的政治和非政府组织领袖包括:马哈迪、西蒂哈斯玛、玛丽亚陈、安美嘉、慕斯达法阿里、再益依布拉欣、林吉祥、林良实、慕尤丁、阿兹敏阿里、山努西、慕克里兹、莫哈末沙布、胡桑慕沙、玛夫兹。

其他出席者还有:拉菲兹、沙拉胡丁阿育、郭素沁、蔡添强、陆兆福、希山慕丁莱益斯、凯鲁丁阿曼拉沙里、淡林嘉化、卡迪耶欣、莫哈末泰益、黄洁冰、卡玛鲁丁加化、姆加希、哈山努丁、凯鲁丁阿布哈山、弗兹阿都拉曼、阿都拉沙尼、拉惹卡马鲁等。

以下是《公民宣言》的中文全文翻译:

1. 我们,如下列名的马来西亚人民欲表达我们对国内时下政治、经济及社会课题的担忧。

2. 我们希望马来西亚人关注首相纳吉领导给国家所带来的破坏。

3. 根据安永会计师事务所2013年亚太舞弊调查报告,在他(纳吉)的领导下,大马沦为十大最贪污国之一。在2015年贪污印象指数中,大马也连跌四级,从第50跌至第54位。

4. 这是因为他相信金钱可保障他的首相地位。他相信金钱是一切——“金钱万能”(Cash is King)。

5. 由于财务拮据,所有部门与公共机构,包括大学的拨款减少。虽然已宣布要拨款,却没有财政来源。

6. 2009年,他设立一个主权财富基金为政府挣钱。

7. 他成立一马公司(1MDB),之后让它扛下难以承受的420亿令吉负债,无法负担。它不再能称作财富基金,反之是国家负债基金。

8. 一马公司借贷200亿令吉,以超过市价的121亿令吉价钱,购买三座发电厂。虽然获得建新发电厂合同,以及延长即将结束的特许经营权,但一马公司这些发电厂后来却以98亿3000万令吉被转售出去,亏损22亿7000万令吉。

9. 一马公司也于2009至2011年间,为一些不存在的计划与资产,向沙地石油国际(PSI)公司投资或借出18亿3000万美元。由于投资批准乃基于错误的资讯,因此国家银行要求一马公司把钱撤回大马。从这些钱当中,14亿5000万美元已直接或间接输送到刘特佐所控制的公司,包括Good Star Limited公司等。

10. 为了掩盖这些消失不见的钱,一马公司以23亿1800万美元,注销沙地石油国际公司的投资与贷款,声称它已赚得4亿8800万美元。无论如何,这笔资金一分钱都未返回马来西亚。反之,一马公司声称那笔钱已投入开曼群岛的基金,但之后却被揭露是一间无牌的投资管理公司。身为一马公司稽查公司的毕马威会计事务所(KPMG)被撤换,因为不愿核实这些在开曼群岛基金的神秘投资价值。

11. 一马公司也声称,开曼群岛的投资已全数撤回,报道指于2014年11月5日高达12亿2000美元已撤回,但他们用于在同一天却用以偿还阿尔巴投资(Aabar Investments PJS)。这是为了偿还收回给予阿尔巴投资购买一马公司49%股权的选择权。此意味这是一项骗局,因为阿尔巴投资的母公司,即国际石油投资公司(IPIC)向伦敦股票交易所提呈的账目并没提及任何接获这些付款的记录。相反地,国际石油投资公司的账户声称,一马公司因为收回选择权而欠它4亿8100万美元。

12. 一马公司也已于2014年9月向德意志银行(Deutsche Bank)联营集团借贷9亿7500万美元,以做同样的目的,即给阿尔巴投资支付赔偿。《华尔街日报》揭露,这些钱用于支付在英属维京群岛的第三方,而且他们拥有类似的名字即“阿尔巴投资有限公司”(Aabar Investment PJS Limited),但其业主却跟国际石油投资公司毫无关系。这种狡猾的骗局成功蒙骗一马公司的稽查公司德勤大马(Deloitte Malaysia),后者误信阿尔巴投资拿到了这笔款项。

13. 2015年1月,一马公司宣布,已赎回次批和最后的总值11亿美元的开曼群岛投资。首相起初向国会汇报,声称该笔基金已汇入新加坡的瑞意银行(BSI Bank)账户。两个月后的2015年5月,他告诉国会,该笔基金并非现金而是资产。过后,他又解释,这些资产乃“单位”,意味它们根本未赎回。这证明一马公司和首相屡次欺骗大马人民。这也意味,原先投资到沙地国际石油公司,较后再转到开曼群岛的资金依然失踪无痕。

14. 前峇都加湾巫统区部副主席报警,举报一马公司不见大笔资金。警方不但没调查,反之以破坏国家经济罪名,援引2012年国安法盘问、逮捕并起诉报案者。他的律师也在同样条文下被逮捕和起诉。此举意在阻吓民众向警方检举一马公司。

15. 《华尔街日报》报道,纳吉在Ambank的私人账户拥有6亿8100万美元。

16. 纳吉起初否认,然后坦承账户内确实拥有巨款。他声称获得一名阿拉伯人捐款,然后又说,钱是为了赢得第13届大选的银弹,接着再称,是给他对抗恐怖主义的献金。他之后也声称,沙地阿拉伯王子为捐款人,但稍后又改成已故沙地国王。

17. 一名沙地部长接着跳出来声称,没有记录显示沙地阿拉伯曾赠礼。他更主张,这些钱可能是投资,但其总数很小。

18. 纳吉曾恫言上庭起诉《华尔街日报》,但空雷不雨。相反地,他要求其律师,询问何以《华尔街日报》刊载相关报道。

19. 迄今,《华尔街日报》一次又一次地据实报道纳吉账户6亿8100万美元的事情。尽管可在出版地兴讼,但他至今尚未起诉《华尔街日报》。

20. 鉴于对纳吉私人账户巨款的怀疑和担心,政府设立一支特工队以调查此事,成员包括警方、总检察长、国家银行和反贪会。

21. 调查团队还未完成他们任务之前,纳吉就以生病无法履职为由,革除总检察长。纳吉公然误导国家元首,以便殿下批准撤换总检察长。纳吉也透过更换主席和多名成员方式,瘫痪公账会,阻止后者调查一马公司。新任主席是纳吉的相识,他主动声称纳吉没有犯下任何过失。

22. 纳吉之后委任新的总检察长。新总检察长最近才拒绝国行要求采取行动的建议,同时指称后者的报告未显示纳吉犯错。

23. 国行的上诉不受理。

24. 新任总检察长也拒绝反贪会的报告。该报告内容未曾公开,意图揭露报告内容的人也受到恐吓。

25. 新任总检察长也在无合理解释下,拒绝两个机构的建议——即使他们拥有相关的权力及专业。

26. 这项拒绝也阻止了事件被带上法庭,让所有证据摊开和受审。如此一来,总检察长已扮演检控官及法官角色。司法程序阻塞不前。

27. 遭革除的副首相之后揭露,前总检察长向他出示纳吉涉及相关丑闻的犯罪证据。在此同时,多个外国政府机构,如瑞士、新加坡、美国、香港及英国已开始调查一马公司。

28. 大马报纸受钳制之下,人民更仰赖外国媒体报道。但是,当人民根据外国媒体进行讨论或撰写文章,政府却通过总警长邀人报案,好让警方可以调查他们。

29. 矛盾的是,警方却没有调查针对纳吉和刘特佐的投报,以及国行和反贪会提呈总检察长的报告。总检察长也恐吓说,任何人若泄露政府机密,或会面对终身监禁和10下打鞭的刑罚。这意即公众将无法知道政府所犯的刑罪。

30. 总检察长宣布,26亿巨款的23亿令吉,已归还沙地阿拉伯,但口说无凭。

31. 人民生活也愈见困苦。

32. 纳吉征收消费税、过路费调涨,这些都导致生活成本高企、迫使商家关闭、外资工厂停止运作和撤离。这导致失业率上扬。

33. 尽管面对人民反弹,纳吉仍签署由美国主导的跨太协议,即便该协议侵蚀我们制定政策和合适法律权力。

34. 现今大马国际形象恶劣,除了名列十大贪污国,马来西亚也被视为不民主的国家。言论和新闻自由受钳制,人民活在逮捕阴影中。

新设的国安会法令赋予首相,而不是元首宣布某个地点成为安全区的权力,在这些安全区内,政府可以在违反公正的程序下将一个人未审先扣。

35. 反之,若政府官员若在相关法令下犯错或滥权,人民却无法对付他们。吹哨者或爆料者受干扰与惩罚,不得保护。揭弊的言论自由受多种法律的钳制,宪赋的基本权利不再有意义。

36. 基于这些理由,我们,下列的马来西亚人民,赞同及支持:

(一)通过非暴力与合法途径,撤除首相纳吉;

(二)撤除协助纳吉,助纣为孽者;

(三)废除违反宪法的法律;

(四)恢复警方、反贪会、国家银行、公账会等机构的廉信。

37. 我们呼吁所有马来西亚人民,不分种族、宗教、政治、信仰或政党,不论老或少,请与我们携手从纳吉政府手中拯救马来西亚,开拓改革政府机构的道路,以捍卫民主及恢复行政、立法及司法的三权分立,保障国家机构的独立、诚信、专业及廉洁。


本《公民宣言》中文版由叶家喜与刘伟鸿共同翻译。

Share this story

广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