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今分析

林冠英购屋案:
从四道问题看懂来龙去脉

发表于  |  更新于

【今分析】 以简单直接的语言,为你梳理脉络

过去一周,槟首长林冠英和他的独立洋房在媒体上炒得沸沸腾腾。但究竟风波的起源是什么,我们知道和不知道的又有多少?

《当今大马》在此梳理林冠英廉价购屋案,以方便读者了解来龙去脉。

谁抛出的指控?

巫统打昔牛汝莪国会议员兼柏达主席沙布丁(Shabudin Yahaya)上周四在国会抛下震撼弹,影射身为峇眼国会议员的林冠英涉贪。

他指控,林冠英以低于市价的价格,向彭丽君购买一间双层独立式洋房。

有关交易原本并非什么严重的事,甚至不是一项罪行。但沙布丁却将此事扯上槟政府2012年低价出售山竹园地皮一事。

假设一名首长真的以相对便宜的价格购买洋房,并以低价出售政府土地给私人公司为交换,那反贪会就可能需介入调查。

不过,这项指控是否有根据?首先,我们要了解山竹园计划。

什么是山竹园计划?

有关计划的地段位于车水路,面积0.4公顷,已在2012年出售给吉隆坡国际牙科中心私人有限公司(KLIDC)。

由于民政党质疑土地市价比州政府售价高一倍,林冠英当时献仪,民政党以2200万令吉买下地段。

结果,民政党接受挑战而缴付1%抵押金,唯最终因无法在期限内缴足余款而交易告吹。

吉隆坡国际牙科中心私人有限公司计划在当地,建造包含一间牙科医院和酒店套房的发展计划。

为何国阵会把购房案扯上山竹园计划?

林冠英独立洋房的前屋主是彭丽君,虽然她是一名商人,但在吉隆坡国际牙科中心私人有限公司没有任何利益。

那么,为何国阵依然要把两件事扯在一起呢?

尽管两者没有直接的关联,亲巫统部落格指称,吉隆坡国际牙科中心私人有限公司的主要股东跟彭丽君是生意上的伙伴,而有间接的联系。

根据公司委员会的文件,彭丽君是Windbond管理&咨询有限公司的董事之一,并持有20%的股权。

Windbond公司的另一名股东陈永州(译音,Tang Yong Chew)掌握了剩余的80%股权。与此同时,他也持有吉隆坡国际牙科中心私人有限公司的60%股份。

那么,这算是确凿的犯罪证据吗?那可未必,因为林冠英已点出,山竹园是通过公开招标的方式脱售。

况且,林冠英本身不是敲定得标者的槟州招标委员会成员。有关招标委员会是由槟州秘书担任主席。

因此,虽然彭丽君与吉隆坡国际牙科中心私人有限公司有间接关系,但目前没证据显示,林冠英滥用其职权低价出售山竹园的地段,或曾涉及有关土地交易。

洋房售价低于市价?

回到宾鸿路25号的双层独立式洋房,林冠英去年7月28日以280万令吉购买这座1万161.13平方尺的屋子,即每平方尺275令吉56仙。

前屋主彭丽君在2008年9月27日,以250万令吉或每平方尺246令吉购下屋子。她接着为房子进行装修,再以每个月5000令吉的租金,租给林冠英长达6年。

巫统部落客拿林冠英的屋子,跟宾鸿路一间屋子比较。这间屋子占地4983.69平方尺,且在2014年装修不久后,于2014年以360万令吉(或每平方尺722令吉36仙)。巫统部落客即以此指控,林冠英的购价远低于市价。

如果以这宗2014年的房产交易为准,林冠英购买的洋房应价值超过700万令吉。不过,有关数额可能已被夸大,因为宾鸿路的屋况有极大的差异,有者破旧,一些则很豪华。所以,屋价可能有相当大的差别。

然而,槟巫青团团长拉菲查周一提呈文件给反贪会时表示,林冠英购买的单位估价为427万令吉。他宣称,该文件是内陆税收局针对有关产业转让的评估申报副本。

若文件属实,林冠英购买的洋房确实非常划算。

但是,单凭产业交易而没有任何的条件交换,不足以构成刑事罪。

况且,彭丽君昨天在法定声明中强调,她并非吉隆坡国际牙科中心私人有限公司的管理层或与州政府有商业来往。她强调,双方是在一方愿卖、一方愿买的情况下,把屋子脱售给林冠英。她说,林冠英是备受尊敬的领袖,而她以能够出售房子给他感到骄傲。

彭丽君并没出席昨日的记者会,而是交由槟州行政议员彭文宝代读她的法定声明。彭文宝也是彭氏联宗会顾问。他说,彭丽君是她的远亲。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