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k-logo
新闻
难民自救互助求生存<br>——访大马罗兴亚协会

“上月,我带着需要紧急治疗的罗兴亚难民到医院,他们要我先付2000令吉保证金。这名病患没有联合国难民署发出的难民卡,而我身上也只有约1000令吉。”

“最后,医生拒绝让他入院,说如果我们无法偿还医药费,他会把我的病人丢出医院。”

马来西亚罗兴亚协会主席法依沙(Faizal Islam Muhd Kassim)这么对我说。这是个由罗兴亚人和联合国难民署发起的自救团体,成立于2010年,现有大约1万2000名会员,并在槟城、马六甲、柔佛及怡保设有支部。

法依沙说,这是唯一一个被联合国难民署承认的难民协会,成立目的是为了要帮助其他罗兴亚难民。

“我告诉那位医生,你是医生,职责是拯救人命,不该扮演警察或移民局官员的角色。”

“我们的协会一直在协助在马的罗兴亚难民,给予医药上的支援,如载送他们去医院。有时病人没钱时,我们也会向会员筹款。”

“院方常会把我们当成麻烦,会质问我们为何来马,为什么不带钱来……他们不了解我们的问题。”

《当今大马》上周六参与由隆雪华堂民权委员会主办的交流活动,在委员会主席廖国华带领下参访在安邦的罗兴亚协会总部。该会也邀得联合国难民署特别顾问唐南发主讲,让出席者了解难民的境况。同行的还有来自台湾淡江大学的学生。

父亲是缅甸政治犯

在我眼前的罗兴亚难民法依沙(见图),口操流利英语,穿着整齐。他也是协会其中一位全职职员。他告诉我,自己在两年前通过中介人协助,从泰国入境马来西亚。

法依沙的父亲是名缅甸政治犯、著名人权律师,他曾多次被缅甸政府逮捕。

“我的父亲是一名律师,政治人物,也是一名社运分子。”

他说,他仍在仰光时,政府不断向他追问父亲的下落,甚至威胁若不告诉他们,就会逮捕他的母亲。

“我父亲在2014年获释,那时我无法出门,因为父亲的名字被刊登在报纸上,他们(当局)把我的身份证藏起来。”

“之后我在孟加拉大使馆工作,大使渐渐开始怀疑我的身份,告诉我不要再来上班了,因为我被国家情报局跟踪,这对大使馆不好。”

“那时起,我便决定要离开我的国家。”

罗兴亚人是缅甸若开邦阿拉干地区的穆斯林族群,一直以来受到缅甸政府的迫害。

会员卡给基本保障

法依沙透露,罗兴亚难民在马不被允许工作,但他们必须工作才能生活,因此只好非法打工。若被警察拦截,常会被要求给钱了事。

他说,目前在马的罗兴亚难民约有8万人,其中有5万3000人拥有联合国难民署发出的证件。雪隆一带的罗兴亚难民大部分集中在安邦一带,估计有约一万人。

法依沙说,罗兴亚协会提供会员卡(见图)给成员,让一些尚未申请到联合国难民证的罗兴亚人至少有基本的保障。虽然会员卡并非合法难民证,但希望警方能网开一面,基于同情而不为难他们。

“在会员卡上面有我们协会的热线,一些雇主会致电问说如果雇佣难民被发现怎么办,我告诉他们不必担心,只需告诉官员这只是一个临工,他(难民)自愿帮助我(雇主),而我也自愿给他一些钱。”

协会资金非常薄弱

那协会本身如何运作?副主席阿都干尼(见图,Abdul Ghani Abdul Rahman)在交流会时透露,协会非常缺乏外界支持,导致他们面临诸多困境。

“协会的资金非常薄弱,一般上我们是通过朋友的支持,才得以持续运作。我们无法从外界得到一毛钱,很难生存。罗兴亚协会无法向社团注册局注册。”

“我们大都是自愿协助的义工,只有两名全职职员,仅领取不超过500令吉的津贴。”

“最近我们从联合国得到的资金,也由于叙利亚战争而大量减少,现在我们只好自己想办法生存。”

阿都干尼说,他们不期待政治人物会拨款解救,只希望他们能怜悯罗兴亚难民的处境。

“我们国家的人已经不让我们合法居住,尽管我在缅甸土生土长,但最终成了难民。”

肤色问题更甚宗教

目前,在马的罗兴亚难民多是在2012年缅甸若开邦暴动后逃难而来。

唐南发(见图)说,其实逃离到马来西亚的罗兴亚人最早可追溯到40年代,但一直到2012年通过媒体大肆报道后才得到全球关注。

“缅甸是一个拥有数百个民族的国家,独立后的冲突不断,其中罗兴亚难民更是被边缘化。缅甸不承认罗兴亚人的公民身份,他们去学校被人欺负,看医生也需付更多钱。”

“这并非宗教问题,非罗兴亚人的穆斯林依然可以自由地在若开邦生活,没有太大问题。所以,我觉得这是肤色问题,更甚于宗教。”

勿忘在缅罗兴亚人

会后,台湾淡江大学学生表示,社会需给难民更多的关注,并通过更多管道来帮助他们。

大四生邱奕达感叹,难民生活艰辛,并非一般人能体会。

“问他们在这里过得如何,我觉得和运气有关,有些工资仍是非常微薄。难民的问题需要大家的关注,但是这些关注的背后还是我们能如何帮忙他们……我希望有更多管道,而不是只有几个办公室……”

交流结束后,阿都干尼呼吁出席者,除了关心在马罗兴亚难民,也要关注其他还在缅甸受苦的罗兴亚人,希望外界可以伸出援手,多帮助他们。

“今天你看我们活得很好,但没看见其他正在受苦的同胞。 在缅甸罗兴亚人贫民窟,有时甚至无法得到基本的饮用水。”

点击阅读作者
的其他作品
阅读更多相关内容 :
查看评论
最抢眼
最话题
最新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