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alaysiakini
新闻

“兄弟”自小分开抚养<br>重逢后皆是跨性女人

跨性别是先天还是后天的?对大马跨性别社运人士妮莎雅尤而言,这个问题一点也不陌生。

常有一些欲强加标签给LGBT群体的人士,向他们抛出这个问题。而妮莎雅尤在个人成长经验中,已有清楚答案。

妮莎昨天在面子书分享,小她三岁的妹妹萨拉丽安特拉(Saraliantra Ayub)的故事。原来,她们从小被分开抚养,而多年后重逢才知道原来的“弟弟”也是跨性女人。

妮莎出生在巫裔和印裔混血家庭,她的父母皆有上一段婚姻,并且生了顺性别(cisgender,非跨性别)的孩子。

“他们的第一段婚姻并没持续。”

父亲在六岁时去世

父母结婚时,母亲皈依为穆斯林,妮莎和萨拉也相继诞生。妮莎说,父亲在她六岁时去世。

“那时情况很糟,我母亲孤家寡人,必须抚养我们。”

“最后她必须将我的‘弟弟’交给父亲的亲戚抚养,而我就则留在母亲以基督徒为主的家庭。”

“我们在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我在13年后,即19岁时,才见到他。”

她忆述,在计划和“弟弟”见面前,心里非常纠结尴尬。

“我们都很紧张,我在想我的‘弟弟’会怎么接受,他的‘哥哥’其实是个姐姐。”

“同时,我的‘弟弟’也在想着同件事。”

惶恐终于转为惊喜

妮莎(见图)说,当两人终于见面时,惶恐终于转为惊喜,只因她们发现对方也是跨性女人。

“我们都很惊讶,发现我们彼此都是跨性女人。”

“那是多大的安慰,我们知道我们并不孤单,而最重要的是,我们这一对跨性别姐妹了解彼此的状况。”

“我们可能在很多方面不同,但庆幸我们有对方的支持。”

非选择或生活方式

妮莎强调,对自己和妹妹而言,身为跨性女人并不是一个选择或生活方式,而是一个身份。

“作为一名跨性者并非我们要求或梦想成为的,这是我们天生的样子。”

“而作为一名跨性男人或跨性女人,并不是后天的,而是天生的。只是我们必须选择接受(这个事实),还是选择一辈子拒绝这个身份,以取悦他人。”

“这是跨性别者需要作出的选择。我选择过我的生活,而不是取悦别人。”

妮莎是著名的跨性社运分子,曾在今年获得美国颁发国际妇女勇气奖(International Women of Courage Award)的殊荣。

加州圣地亚哥市也将妮莎生日定为“妮莎雅尤日”(Nisha Ayub Day),以表彰她的维权贡献。

然而,跨性别者在大马处境堪忧。妮莎就在去年被不明人士袭击,导致脚受伤。

Share this story

评论

一旦您选择留言评论,即意味您已同意我们的在此列明的 使用条规

使用条规

我们不会容忍任何粗言秽语、亵渎、粗鄙、诽谤、人身攻击、威胁恐吓,以及性歧视言论,或任何可能涉及违法,或冒犯他人的沟通方式。任何人若有“洗版”和“恶搞”等反社会行为会遭到停权。严重违规者甚至会永久停权。

检举违规者

每则评论下都有检举违规的管道,请善用它以便我们审查。请勿自行处理问题,以免触发不愉快和没必要的纷争,更导致自己被冻结权利,甚至永久停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