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行动党就华小拨款轰张盛闻<br>公正党要六名正副部长减薪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  更新于

傍晚6点更新

随着《中国报》报道,大马华小与教会学校据称仍未拿到教育部的5000万令吉年度拨款,两名行动党议员将矛头指向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指他口惠而实不至,理应引咎辞职。

同时,公正党领袖除了追问华小拨款去向,更扬言要针对6名正副部长,在国会提呈减薪动议。

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今日发文告,痛斥张盛闻在大大小小的华教议题,只会用嘴巴作秀,毫无绩效可言。

她指出,国内超过800所华小,到今天为止,仍未接获今年教育部应该发放的5000万令吉拨款,而今天距离2016年12月也只剩下10天。

“从统考文凭事件、华小增建课题、大马学术鉴定机构(MQA)不承认统考资格事件、国际学生能力评估量(PISA)2015年度评估报告涉嫌篡改事件,乃至华小特别教育拨款,足见张盛闻自2015年8月出任副教育部长以来,喜欢信口开河捞取廉价宣传,最后却拿不出实际政绩。”

与校数学生人数不相称

张念群(见图)也是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她指出,首相纳吉于2012年颁布特别教育拨款,那时候华小是获得1亿令吉拨款,2013年亦如是;然而2013年全国大选之后,在2014、2015、2016和2017年的财政预算案,华小的年度拨款缩水成5000万令吉。

她续指,华小在财案中所获得拨款与学校数目和学生人数不相称,从学校数量来看,华小目前有1297所,比起淡小(523所)、教会学校(438所)、寄宿学校(69所)、玛拉初级理科学院(49所)、人民宗教学校(116所)等都来得高。

同样的,她说,在学生人数方面,华小也占了比较高的比例,更甚的是,这项不公平的拨款,竟然还严重迟到,影响了学校的维修和发展。

“由此可见,国阵对待多源流母语教育是看大选时机而定,马华更是把母语教育的资源当作竞选的筹码。”

“马华最喜欢夸口‘有人在朝好办事’,然而张盛闻出任副教育部长之后,却连准时发放拨款都做不好,我促请他引咎辞职,不要再丢马华的脸了。”

连准时发拨款也做不好

张念群重申,行动党对待各源流教育的施政理念就是“公平”两个字,这一点彰显在雪州和槟州政府,自2008执政以来,就公平地制度化拨款给各源流学校。

“国阵不单做不到公平地制度化拨款,现在连准时发放拨款这项基本工作也做不好。发展教育是政府本分,然而国阵政府却本末倒置,把下一代的教育资源当作政治筹码,造成校方及人民要反过来乞求政府发放拨款”

张念群呼吁国阵政府,别再牺牲千千万万学子的福利和权益,立即解决2016年度特别教育拨款延误的问题,并且承诺2017年度的特别教育拨款不再重犯延误的错误。

为何不在上半年就解决?

另外,行动党亚沙国会议员张聒翔(见图)也发文告,对此事表示震惊与失望。

他更说,除了华小的拨款,2016年财案承诺给予教会学校以及国民型中学的拨款,同样还未兑现。

“张盛闻昨天回应,指教育部秘书长于今年10月与财政部商讨的华校特别教育拨款还未发放,这说明了教育部在处理华校拨款方面极度不认真,也漠视华校面对资金不足的问题。”

“张盛闻必须向华社交代,为何教育部要等到10月,才和财政部商讨华校年度拨款还未兑现的事宜,而不是在2016年的上半年,就该自发地解决拨款发放的问题。”

马华不入阁拨款没迟到

张聒翔指出,505大选过后,马华就不断利用内阁没有马华代表,因此很难向政府传达华社意愿以及解决华教课题,并以此来合理化该党推翻505大选成绩不如308就不入阁的决定。

他说,505之后,马华不入阁,拨款迟到的状况并没有发生;然而,马华现今在内阁有3名部长、教育部和财政部各有一名副部长,小小的华校拨款却无法解决。

“请问尊敬的张盛闻副部长,如果政府拖欠他个人副部长的薪水、津贴等等将近一年,他会等到没有收到薪水10个月后才与财政部或政府商讨吗?由此可见,马华处理华小事务,是极度的不负责任。”

张聒翔呼吁国阵中央政府,正视华小拨款迟迟未兑现的问题,且必须立即发放2016年预算案所承诺的拨款,不容再拖延。

《中国报》今日报道,华小与教会学校迄今未拿到,教育部应该发放的5000万令吉拨款。

难道六名部长发白日梦?

公正党策略主任沈志勤(见图)发文告指出,教育部拨款在距离2016年结束不到10天,拨款仍未交到学校手中,是教育部及财政部严重失职。

“教育孩子是政府最重要的职责。拨款到年终还没有发放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教育部长及财政部6名正副部长过去355天到底是在干什么?吃饭聊天发白日梦吗?”

正副部长失职并非首次

沈志勤也是峇央峇鲁国会议员。他说,此事已非首宗案例,去年年底也发生类似事件,张盛闻自揭3000万华小拨款不见踪影。

“国阵民都鲁国会议员张庆信还爆料,拨款被用在吉兰丹水灾拯灾活动。没有料到张盛文不仅没有向错误中吸取教训,今年再次失职。”

他狠批,马华口口声声说教育部已经进行华小制度化拨款很多年,看起来这是腐败的制度,华小继续被排挤,完全不被重视。

“由于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发生,教育部及财政部长及副部长失职的事件,公正党将在明年国会动议为两个部门6名正副部长减薪。”

要求交代华小拨款去向

另外,公正党最高理事兼雪州行政议员黄洁冰(见图)呼吁张盛闻兑现承诺,尽快解决华小拨款问题,向社会大众交代拨款去向。

黄洁冰发文告表示,雪州政府一视同仁对待州内各源流学校,不论是独中或华小,都能获得政府同等照顾。

她说,雪州政府自2009年起制度化教育拨款,每年都拨出1600万令吉的教育款项资助州内各源流学校,包括华小400万令吉、巴生4所独中200万令吉、淡小400万令吉以及宗教学校600万令吉。

雪州共拨款1亿4900万

她认为,国阵政府应向雪州政府学习,因雪州制度化拨款在国内首开先河立下榜样,单单华校拨款就占了其中33%。

“在2017年财政预算案中,雪州政府更进一步将制度化拨款增加至2100万令吉,宗教学校获900万令吉、华小700万令吉以及淡小500万令吉,甚至另外拨款100万令吉给州内5所国民型中学及25所教会学校。”

“2009至2017年,雪州政府总共制度化拨款1亿4900万令吉给州内各源流学校。相比马华常年有代表出任副教育部长,却几乎每年都会发生华小拨款下落不明的情况发生,简直匪夷所思。”

黑箱作业到底何时才了?

同时,人民公正党全国副宣传主任林秀凌则发文告质问,华小拨款黑箱作业何时了?

她说,中央政府尝试效仿雪州政府,自2012年起在财政预算案,设特别教育拨款给华小为数1亿令吉,可是2014年起却减至5000万令吉,去年还发生拨给华小3000万令吉“不见了“的问题。

她点出,张盛闻于去年12月中,承诺2016年华小教育拨款,最迟可于今年3月前发放予各校,但如今已经踏入12月,张盛闻却表示教育部正在和财政部商讨此事,这是极度低效率的做法。

“政府每年重复华小年度拨款延迟的问题,暴露了教育部没有认真看待和处理华小拨款,过程中因黑箱作业而导致拨款迟迟未发放,间接影响华小发展。”

她说,政府教育拨款迟迟未到手并非个案,纳吉本身涉嫌一马公司丑闻和26亿门,还有沙巴水务局60%拨款被私吞,都证明了国阵政府已经无法有效率和透明地管理政府财物和拨款,结果赔上国家前途和人民未来。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