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今大马》 新闻

在野党追击华小拨款延误案<br>要国会特委会查办教育部长

当今大马  |  发表于  |  更新于

教育部长马哈基尔承认,教育部无法按时发出2016年的华小拨款全额,招致在野党议员不满。他们不但向马哈基尔与马华正副部长兴师问罪,更要求将马哈基尔交到国会特委会查办。

公正党峇央峇鲁国会议员沈志勤发文告指出,他将于明年的国会会议提呈动议,针对华小拨款连续两年不见得问题,要求将马哈基尔交到国会特委会查办。

他说,公正党对马哈基尔要求华小“有多少就先拿多少”的言论感到震惊与愤怒,并认为马哈基尔没有能力掌握教育部拨款。

理财最差的教育部长

沈志勤(见图)认为,华小拨款连续两年不见,足见马哈基尔是理财最失败的教育部长。

“公正党认为,当首相在庄严的国会殿堂,提呈2016年财政预算案,承诺给华小5000万拨款,那拨款就必须拨款给华小。如果拨款被”骑劫“到别的地方,就是误导国会。”

“如果教育部长没有给予合理的解释,我将会在明年国会提呈动议,将教育部长交到国会特权委员会,审查教育部长到底有没有能力理财,有没有误导国会,胡乱动用拨款。”

沈志勤也是公正党策略主任。他说,华小拨款两度拨款不见,让华社深深感受华小是被遗忘,是被边缘化的事实。

“马华前总会长翁诗杰曾经说过,马华在国阵里头只能分到“面包屑”,想不到,在教育这等重要的领域,华小的小学生也只能拿到面包碎片,这是我们感到非常痛心的。”

斥政府将华小当乞丐

同时,公正党灵南国会议员许来贤(见图)发文告批评,马哈基尔不但没解决华小和教会学校特别拨款延误的问题,反而轻蔑地要求华小“有多少就先拿多少”,无疑将华小和教会学校当成了向国阵政府乞讨的乞丐。

“为各源流学校制度化拨款,原本是任何尊重基本人权的政府的义务,国阵中央政府不但做不到这一点,反而削减了今年的华小拨款。”

“更甚的是,教育部长竟然敢告诉大众,说华小不一定能够领取5000万令吉的拨款,而是有多少先拿多少。这显示国阵政府犯了三重错误:第一,不尊重基本人权、其次,边缘化华小、第三,对华小失责;而整体上则有蔑视和侮辱华社之嫌。”

促正副部长引咎辞职

他批评,国阵政府从来不将华小拨款制度化,反而逐年减少,甚至拖欠发放拨款,充份显示这个政权的失责和失信。

“他们从来不曾尊重华社和其他教育源流社群的需求和权益,没有尽政府在教育领域上应尽的义务,而只是把华社等群体和下一代的教育资源当作政治筹码,把华小当作乞丐!”

许来贤也促请马哈基尔及教育部副部长张盛闻,立刻解释华小和教会学校未领到5000万令吉拨款一事,否则就引咎辞职,以示对人民的负责。

他认为,教育部应该效仿雪州政府,公平地制度化拨款给各源流学校。

促马哈基尔交代拨款

公正党马章武莫州议员李凯伦(见图)则剑指马哈基尔与张盛闻。他说,华小拨款从每年1亿令吉减至5000万令吉,如今拨款演变成下落不明,还发展到“有多少先拿多少”的地步,再一次显示华教发展被边缘化的悲歌。

他要求马哈基尔交代,提供华小的5000万令吉拨款去向。

“还有10天就要踏入2017年,为什么2016年的华小拨款还没拿到?2016年财案早在2015年12月在国会通过,拨款最后跳票,严重影响长久以来靠华社捐助办校的华小的运作和莘莘学子的学习环境,身为副教育部长张盛闻难辞其咎。”

拨款不应是捞票工具

李凯伦认为,教育拨款不应沦为捞取选票的政治工具,更不应该被视为政治施舍的项目。

“既然中央政府一直宣称和肯定华校栽培国家人才的贡献,那么在施政和政策上应该言行一致。若政府认同再穷不能穷教育,不要停留在喊口号,而是要公平的落实在施政上,不容妥协。”

他建议中央政府向槟城州政府取经,真正落实制度化拨款。

促内阁紧急处理拨款

dap national congress 041216 tan kok wai另外,行动党蕉赖陈国伟(见图)发文告谴责马哈基尔的不屑态度,并要求内阁立即紧急处理此事,在本年度结束前,把全额教育拨款发给所有学校。

“所谓‘十年树木,百年树人’,百年树人教育基业,攸关国家未来发展,这是一项艰钜的永续工程,教育办得好,社会才会更有希望。教育预算一旦敲定,如何能够随便减少?发放拨款更不应该延误!”

陈国伟也是行动党代全国主席。他点出,这一次拨款延误赤裸裸揭示国阵执政下对待母语教育的不公不义。

“马哈基尔身为教育部的掌托人,连说好的拨款也无法落实,年关在即却讲风凉话,把拨款当成恩赐、把权益当作乞讨、把华教视如乞丐,国阵对华教的鄙视、不屑、不敬,已令人难以容忍。”

“国阵从来不曾公平的对待各源流教育,反而处处刁难为国家栽培无数优秀人才的华小。教育部长马哈基尔‘有多少就拿多少’言论显示巫统只是把华小视为乞丐,唯有在來届大选把国阵换掉,各源流教育才能公平公正的制度化发展。”

他说,尽管华小在财政预算案中获得5000万令吉拨款,然而对比各源流学校的数目,华小所获得拨款极不相称,显示华教没获得公平对待。

“以同样获得5000万令吉拨款的寄宿学校和淡小为例,全国69所寄宿学校,平均每所可得72万令吉;全国523所淡小,平均每所可得9万5000令吉;但全国1297所华小,平均每所只得区区3万8520令吉。这种分配拨款的方式对华小是非常不公平的。”

要马华两名部长反映

行动党古来国会议员张念群(见图)也发文告痛斥马哈基尔,并敦促马华两名部长廖中莱与魏家祥,必须把华小与教会学校迄今分文未得的事件带入今天的内阁会议讨论,立即解决问题及清楚交代拨款一整年下落不明的真相。

她非议,年度拨款是各部门的心脉,马哈基尔过去一整年对预算不足视若无睹,也不曾向国民交代,若非事件被媒体揭发,岂不就可以瞒天过海?在2016年只剩下不到10天的时间才来处理,多少莘莘学子的福利就这样被无辜耽误?

“马哈基尔大言不惭令人心寒,教育是国家百年大业,不但为国家培育优秀的人才,也关系到国家兴旺及可持续发展,是所有政策领域的重中之重。教育部长一句预算不足,就任由学校的年度拨款减半缩少,把国家大业视同儿戏,这是严重的失责失职!”

张念群也是行动党全国副宣传秘书。她指出,廖中莱和魏家祥必须在今天的内阁会议提出拨款延误的事项,并且要求内阁立即下令解决该问题,和公布拨款延误的真相。

相信问题仅冰山一角

行动党亚沙国会议员张聒翔(见图)也发文告表示,对马哈基尔促华小“有多少就先拿多少”拨款的言论,感到失望和愤怒。

他强调,发展及维修拨款通常使用于提升学校设施、包括修补常年失修的课室、电线等,关乎教职员以及学生福利、安全的拨款,绝对不能讨价还价。

他透露,有淡小学生家长向他投诉,许多淡小同样未收到,政府承诺的维修发展拨款,因此800所华小得不到拨款,可能只是问题冰山一角。

因此他说,教育部不但要兑现拨款承诺,也有义务公开总数5亿令吉的拨款去向。

至于马华,张聒翔说,他们的官职分配已达到“有多少,就拿多少”的固打,可惜他们有了官职,却连最基本的华校拨款发放也监督不力,令华社大失所望。

他要求国阵政府必须设法纠正这个问题,确保所有学校获得今年原来应得的拨款,并确保类似拨款短缺的问题不会重演。

“有多少就先拿多少”

昨日,马哈基尔(见图)承认,教育部无法按时发出2016年的华小拨款全额,并促华小在现阶段“有多少就先拿多少”。

政府是于2012年开始颁布特别教育拨款,华小在2012年和2013年分别获得1亿令吉拨款。

根据首相兼财长纳吉所宣布的2014、2015、2016和2017年财政预算案,华小的年度拨款缩水成5000万令吉。

去年,华小拨款也出现延迟发出的问题。首相署部长魏家祥当时说,教育部将原本2亿5000万令吉的各源流学校发展拨款,削至1亿令吉,因为另外1亿5000万令吉已用在水灾赈灾。

张盛闻后来于2015年11月6日宣布,教育部已取回属于华小的5000万令吉拨款,接着于12月初分阶段发放。

登录


Welcome back,

Your subscription expires on
  

Your subscription will expire soon, kindly renew before
  

Your subscription is expired
  Click here to renew

You are not subscribed to any subscription package
  Click here to subscribe now

Any questions?
  Email: [email protected]
  Call: +603-777-00000

Renew